民生中医 发表于 2011-12-1 14:04:23

中西医:放弃偏见与傲慢,多多沟通、学习、对话吧!

最近一期上海出的《新民周刊》以“中医抗癌,有谱没谱?”为题,刊载了一组采访稿,内容颇有深意,故转载于下(有所节删):

  中国最权威的肝癌临床研究专家汤钊猷院士近日透露说,作为一名西医,他在40多年的临床诊疗生涯中,尽管从未在正规论文或国际会议中提及,但其实一直在使用中医,并不断总结着应用中的得失。

  中西医之争由来已久,除了近百多年来历史上的三次大交锋,大争小论时有发生,而在日常生活中,对抗癌治癌之法孰优孰劣的争论,最容易引发中医与西医两大门派粉丝的“交火”。

  前不久,中国最著名的肝癌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汤钊猷,以81岁高龄出版新书《院士抗癌新视点:消灭与改造并举》。这位蜚声国内外的外科医生,当年的英文版专著《亚临床肝癌》——被国际医疗界誉为肝癌领域的里程碑之作,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与天书无异;如今,汤院士以最通俗的笔法向普通人“科普”他的“斗癌45载随想”,使非专业读者读来既不失学术又倍感易读易懂的亲切。

  特别引人关注的是,这位权威西医在书中深刻反思了西医基于“消灭肿瘤”战略的抗癌术,并倡导从中医中发掘宝藏,鼓励医生和患者走“消灭与改造并举”的中国式抗癌道路。

  权威西医的“新”中医视角,很快引来各方关注。

  权威西医的中医视点

  山西悬空寺、西夏王陵、应县木塔,汤钊猷院士指着自己的另一部新作《汤钊猷摄影随想》中的三幅风景照,对记者说:这三大古代建筑精华常常引发我的怀古之思。在古代中国,虽然没有完整系统的建筑学理论的指导,却依然凭借着经验建造出令人惊叹称奇的千年经典之作。“中医学与此类似,从大量实践出发,不断修正,经历了千百年考验,这都是祖先留给我们后人的宝贵财富和深刻启示。”汤院士说。

  汤钊猷透露说,作为一名西医,他在40多年的临床诊疗生涯中,其实一直在使用中医,并不断总结着应用中的得失,如使用攻补兼施的“消积软坚方”和六味地黄丸补法等。但由于没有进行科学的实证研究,所以汤教授从未在正规论文或国际会议中提及。

  近20年来,汤钊猷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肝癌的转移和复发,这与令他“成名”的临床研究——早期肝癌也就是俗称“小肝癌”的发现和治疗似乎背道而驰。对此,汤院士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大量临床观察和研究已经证实:癌症被发现时哪怕还只是很小的肿瘤,病人血液里仍然可能存在循环的癌细胞,目前常规的西医疗法要达到100%消灭癌细胞是困难的,只要残留1%,就有可能通过血液循环导致癌细胞转移,致患者于死地。这一结果对提倡癌症“早发现,早治愈”的汤钊猷来说,着实有点沮丧。

  汤院士说,各种癌症尽管各有“个性”,但“共性”却是主要的,如失控的自身复制、抵抗细胞死亡、逃避生长抑制因子以及激活侵袭转移等。毋庸置疑,近百年来基于“消灭肿瘤”战略的抗癌战,取得了肯定的进展,但离“攻克癌症”还有很大的距离。在常见癌症中,据对癌症人群的统计,5年生存率超过50%的癌症种类仍寥寥无几。尽管以消灭肿瘤为目标的新疗法层出不穷,扩大了癌症病人的受益面,但很多疗法的疗效已接近其高限,治疗后转移复发仍然是进一步提高疗效的瓶颈。

  “穷则思变”,汤钊猷75岁时启动了第一个关于中医的“西式”研究课题,他和他的团队从荷人肝癌裸鼠的实验研究中证实,含5味中药的“松友饮”可诱导癌细胞凋亡,延长动物生存期,并发现它的一些分子机制。这一研究成果已经发表在国际癌症杂志上。

  “中医西医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是可以互补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前景非常值得期待。”汤钊猷教授说,在治癌方面,中医有不少思路已经被西医所证实,比如“清热解毒”,现代医学越来越多的证据提示癌症与炎症有着密切关系,而且已证明抗炎药(如阿司匹林等)有助治癌。

  汤钊猷总结了中西医在治疗目标、原则、战略、途径及疗效评价等十大方面的区别。他认为,西医较重视微观和局部,中医则较重视宏观和整体;西医较重视看肿瘤,中医则较重视看肿瘤病人;西医治病重在消除病因,中医则重在恢复平衡;西医常堵杀,中医常疏导;西医以消灭肿瘤为主,中医则可能长于改造肿瘤和改造机体;西医常用单一药物,一病一方,中医则常用复方,辨证论证,而且常常是同病异治、异病同治;西医关注肿瘤大小,临床常用完全缓解、部分缓解等来平衡,而中医则注重症状、生存质量和生存期;西医基本上按急性病来治疗癌症,力求速战速决,中医则基本上按慢性病来治疗,重远期疗效;西医在当前阶段重视由机制到应用,而中医则历来重实践结果,在反复实践基础上,形成独特的中医理论;西医在消灭肿瘤方面力量较强,办法较多,中医则在改造机体、改造残癌方面可能有优势。这些区别使得中西医取长补短联手攻克癌症前景可期。

  其实,充分关注到中医在抗癌中作用的西医,远不止汤院士一人。三氧化二砷是传统中药砒霜中的主要成分。上世纪70年代,哈医大一院中医科和血液科的医生创造性地将三氧化二砷应用于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M3型)的患者,之后又拓展到经维甲酸治疗复发的M3型病例上,其完全缓解率突破90%以上。在此临床报告的基础上,现任国家卫生部部长的陈竺及其团队首次从分子生物学及基因水平揭示了三氧化二砷诱导早幼粒白血病细胞凋亡的机理。此后,全世界的学者开始将砒霜引入肝癌、淋巴瘤等多种肿瘤的研究领域,取得了一项又一项科学成果。

对于汤钊猷院士在书中提及的小故事:他的儿子、妻子和母亲分别在上世纪50年代、70年代和本世纪仅运用针灸就治好急性阑尾炎并从未复发的经历,秦悦农表示这不具有推广意义:“这其中有幸运的成分。”秦悦农告诉记者,据上海数家医院对万例急性阑尾炎患者的统计结果表明,用中草药或者中成药抗炎的保守疗法的成功率可达80%,然而,剩下的保守治疗无效的20%通常会升级为阑尾穿孔发展为腹膜炎。“尤其是针灸保守治疗,耽误病情导致疾病升级,实属得不偿失。而且必须注意的是,保守疗法成功的那80%病人,其中有3/4在一年之内复发。”因此,秦悦农认为,在针灸等中医保守疗法与阑尾切除术的西医疗法PK中,后者因为安全系数高、风险小而凸显优势。“这也并不存在‘褒西贬中’的问题。”

秦悦农说,西医通过手术切除等方法对实体癌症的杀伤显然更为直接有效,但化疗、放疗等手段却可能使病人机体受到很大伤害。“此时,中医的闪亮登场则是雪中送炭:中医通过‘扶正’提高病人自身免疫力,不仅减少痛苦,而且降低了复发率。”

  中医的未来:当好搭档?

  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曾两度成为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人物的美国整合医学创始人安德鲁·魏尔,前两年在接受中国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在步美国后尘,这也发生在卫生领域。然而美国医疗体系已经碰到很多问题。中国想要变成美国,问题会更大”,他进一步表示,“中国有非常强大的中医体系和传统,这些应当和西医结合起来使用。”

  看来识货中医的不仅仅是中国的西医。“很多中国人甚至中医医生都不知道,中医学对于世界医学发展有多大贡献。”现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检验医学研发中心主任的何健博士如是表示。毕业于美国梅约(奥)医学中心的何健说,在梅约(奥),他的美国同事会因为中药而嘲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因为美国目前在进口中药时,一旦被发现成分多样就很难获得批准。“殊不知,多种成分联合作用恰恰是中医药的优势”,他的美国同事显然对中医有所研究。

  何健说,西方医学其实包括治疗医学和功能医学两大分支。百多年前,西学东渐时,中国只吸收了立竿见影的西方治疗医学,却把以预防保健为主的功能医学忽视。何健认为,鉴于当前中医的生存状况,中医最好另辟蹊径,走与西医的功能医学结合的新路子。他说,其实,欧美的功能医学早已开始研究包括中医在内的东方医学,并寻找着相应的科学依据,“在把握到东方医学的机理之后,功能医学则被制成相应的西医药品,为西医所用,甚至返销中国。”而且,何健指出,很多中医的理论精华诸如人体是互相关联统一的整体等,已经被吸收充实到西医里。

  何健还特别提到,最近他和老友布兰德博士(Jeff Bland)——美国奥巴马政府的医疗改革顾问、世界功能医学之父,进行了一番长谈。他告诉何健,在他提出的被美国政府采纳的医改思路中,中医就被结合进了功能医学。何健说,这是世界对中医的认同,美国医改都用到了中医,我们就更应该自珍自重自家的好东西了。

  对于目前治疗如癌症之类的疑难病症,何健表示,首选依旧是西医,而中医在术后提高人体免疫力的作用很大。“我认为,以全身调理为主、治愈速度相对缓慢的中医,暂时不敌西方治疗医学的强劲,但足以另辟蹊径。西方功能医学研究中医,就是从保养调理的定位出发,防疾病于未然。”何健表示。



上述观点是公允的,客观的,科学且超前的。医疗只是一类实用技术。有效加简、便、廉是其评价标准。客观地说,今天临床疾病问题(不仅仅是癌症),现代医学充其量只能解决一小部分,而且,是代价昂贵地(不只是经济、也包括躯体、环境代价)解决一部分,中医药学也只能解决一部分。然而,生命与健康又是那么地可贵,中西医学许多方面可以互补。我总是以人的左右手为例,的确有人擅长于用右手,有人则擅长于用左手。当你遇到急难事件时(有人对你行凶了,也好比遇到了癌症这类中西医都只有一部分疗效的疾病时),只有愚昧的人,会说我坚持仍只用一只手,哪怕死也无憾!这不是科学,这是另一种“原教旨主义”,是愚不可及!可惜,这类人当自己没有生病时,不少!自己遇到了,也许就改变了!如几年前我遇到一位坚定的反中医者,自己的妻子生了癌症,通过我北京的朋友,悄悄地找到我,求求能否中医药配合配合!然后反复关照,请勿声扬,他对中医药态度也改了!我很鄙视这类人,说的与做的完全不一样!当然,病还是看的,现在恢复不错。的确,在那以后再也没有见他对中医信口雌黄了!

客观地说:在我处求诊的西医师很多,主任、院长(包括肿瘤科的)也不少!我们相互之间能够很好的交流、沟通!其实,医疗只是一种手段、工具,公共工具!在一篇论文里,我把它们(各种医疗手段)比作为代步工具,飞机、高铁是,汽车、轮船是,马车、自行车,乃至摇橹的船,包括步行也都是。的确,前面这些手段科学些,但仅仅靠这些行吗?能够达到目的地就行!何必一定要区分中国的、欧美的,迂腐不迂腐!学学邓小平理论吧!白猫黑猫能够逮住老鼠的,就是好猫!包括饮食、包括心理、包括体能锻炼,都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之一,不是吗?

大师就是大师!不仅汤教授如此说!吴孟超院士也非常强调,他很主张肝癌术后中医药调理!因为他六十年代给一个肝癌患者动手术,患者借中医药调整,活到了今天(几年前吴老说的时候);化疗泰斗孙燕院士也如此强调,孙燕院士是大陆化疗的鼻祖,台湾媒体却称他为西医院校培养的信奉中医的专家!我没有记错的话,“贞芪扶正胶囊/冲剂”就是出自他的创造!而反观那些耿耿于怀者,大都是出道不久,血气方刚,自以为天下无所不能者!正如孙思邈所言:学医三日,便以为天下无病(不)能治!

作为一名生活在当下的现代医生,一名以中医为主要手段的肿瘤医师(我一直是这样定位,也一直让学生这样定位的),我临床一般是不会建议癌症病人拒绝手术或其他西医治疗。毕竟,西医治疗癌症的功绩有目共睹,而且进步神速。对于许多西医疗效不错的手段,比如手术对于乳腺癌,化疗对于小细胞肺癌、淋巴瘤、卵巢癌;放疗对于鼻咽癌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手段,除非身体状态不容许,否则,就是另一类无知及迂腐!当然,如何同时配合中医药,减毒增效,那是另一个问题。其中,充满着智慧与技巧!

俗话说:半杯水晃荡!其实,很多人对医学及保健方法(包括中医师对西医,更包括西医师对中医,包括西医学各个分科之间/化疗的常常排斥放疗,放疗的每每毁于化疗,医疗临床总是对心理、饮食等不屑一顾)的偏见,源自于“半杯水”!缺乏起码的了解。只是一知半解的滔滔不绝!中西医之间(包括各个相关学科之间)增加了解、增加沟通、增加对话,也许将不仅仅是双方知识与技能的长进,更是患者的福音,也是中华民族对世界能够做出贡献的契机!

让我们放弃偏见与傲慢,学会多多沟通、相互学习、经常对话吧!

CCCCTC 发表于 2018-3-29 09:01:50

各有所长。不能一票否决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中西医:放弃偏见与傲慢,多多沟通、学习、对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