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guoluan 发表于 2018-3-26 03:31:36

经络研究与气功修炼

                                           关于经络本质研究的设想
   经络是一个古老的概念,历千年虽不曾揭露其本质但其实用性及真实性是经历过实践与时间的考验的,是不可以被证伪的。笔者才疏学浅,断不敢对各学科的大佬们品头论足抑或是对各学科的深奥的知识指手画脚。无奈笔者偏偏自幼喜欢异想天开,对古老的呼吸、吐纳、导引之术甚是好奇,偏偏又喜欢点近代自然科学,不曾有建树却也将这唯物主义的灵魂植入骨髓。
    对古老的修炼之术的着迷最初却是源自于其东方神秘的色彩,这色彩是仙境的诗画,是唯心的殿堂。细细想来难道今天所做的一切研究都只是这唯心与唯物的碰撞吗?相由心生却也容易想到如果没有相的寄托心从何来。但是本篇研究的最终目的却不是在这所谓的哲学问题上浪费笔墨以至于陷入无穷辩论的泥潭。
   心之所属在脑,研究经络问题当然与这人体的神经系统有着必然的分不开的联系,如果直接谈神经系统的问题又会使研究本身走进正规科学研究的模式,出现知识无限复杂化的问题,这也是笔者研究不了的,也不是关于经络本质的研究最合理的入手方式。
    老子曾言大道至简,没有高深的科学知识笔者尝试解开这困扰人们多年的经络之谜,未免会被旁人说成是“自大”抑或是“痴人说梦”这都没什么,人都有追求真理的权利,也都可以有坚持自我的自由。我很庆幸自己生在这样一个年代,言论自由,获取知识的途径方便,知识不是某个人的专利,他是为大众服务的,网络时代给了我这样的环境。
   对未知的探索我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很多人在这一领域做出了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这些贡献为今天的探索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站在这个平台上,我才更有胆量走下去。
   在经络的研究之前必须先了解跟经络相关的重要组成部分——穴位。通过大量实验探索,发现穴位的三维位置均处于各种“结缔组织结构”之中,在这类结构中,除了胶原纤维及多糖水凝胶网络外,还存在微血管网络、植物神经网络和淋巴网络,穴位的结缔组织结构中富集有钙、磷等8种元素,发现穴位区域富集肥大细胞,研究发现肥大细胞密度在腧穴区明显高于非穴区。
   看到肥大细胞的时候,笔者首先想到的就是人体一个重要的病理反应——炎症。这种在炎症区域才出现的白细胞聚集现象在正常的穴位区域也出现富集,这难道是巧合吗?为什么穴位区域没有出现炎症反应?搞明白这个问题或许就能把对穴位功能的认识提升一大步。可以这样认识,穴位区域有一个功能较之其他区域更能抵御炎性反应。
   出现这样的问题,可以首先做这样一个假设,就是穴位区域的淋巴网络盲端的密集程度一定是比其他区域要高的。只有这样其释放出来的致炎介质以及其他如蛋白质、细菌、异物、癌细胞等较之其他区域就更容易进入淋巴管内。这样的话在人体就会出现这样一些区域较之其他区域对炎性反应的抵御能力是不一样的,暂时认定这些所谓的区域就是人体穴位。
   抛开人体穴位先看一下人体内一大类具有趋化能力的细胞——白细胞。白细胞的趋化作用是靠趋化因子实现的,趋化因子是指能够吸引白细胞移行到感染部位的一些低分子量(多为8-10KD)的蛋白质(如IL-8、MCP-1等),在炎症反应中具有重要作用。知道了这些后就要考虑能够导致白细胞趋化的宏观因素有哪些?首先能够想到的就是物理的刺激比如针灸上的针刺或者灸烤穴位等,然后就是化学性的刺激比如化学性的灼伤皮肤或许以后研究的药物归经理论与此也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再有就是神经性的刺激了,就当前的假设,这一点很重要,甚至如果假设成立的话那么自古以来所有的以意识为主导的修炼方法都会与此有关。
   纵观人体两类重要的细胞群,如果说红细胞代表的是血的话,那么白细胞咱们暂且认为它是气的代表。那么神经性的刺激导致的白细胞的趋化过程就可以认为是气功修炼过程中的行气过程了。所以修炼讲究方式、方法,意念的引导只有将气送入它该去的地方也就是合适的穴位才行,否则弄偏了,也就是修炼上所讲的走火,会导致炎症的发生。上面所讲的这些都是受自主意识控制的神经系统诱发的结果,具有很大的随意性,这跟经络的形成是没有太大关系的。但是在穴位区域还存在着一种植物性神经网,居于同一经络干线上的穴位区域的植物性神经网络应该是同源的。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或许只有在物种的进化过程中才能找到答案,进化的过程中,或许有的物种淋巴网络盲端密度大的区域与植物性神经网络密度大的区域不重合,也就是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穴位,这样的生命体是病态的、脆落的,是很容易被进化的潮流所淘汰掉的,于是存活下来的就是今天这种经络分布形态了。植物性神经网络的分布与淋巴网络高度统一,居于相同经络上的植物性神经网络同源。
根据上面的分析,穴位就是比其他地方抗炎能力稍微强一些的点或者区域,如果没有神经系统将它们联系起来的话它们就只是孤立的点或者区域而不能形成经络,神经系统是穴位之间相互关联的通道,是经络系统的非平行载体。就像一排并联的灯泡,每一灯泡都有自己独立的线路连接电源,但是当灯泡全亮的时候就是一排明亮的线,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连接在了相同的电源上。
   大自然是一个很好的诱导师,它自诞生之初就只遵循着自己的规律和周期,它不会考虑这规律和周期对人类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它的规则很简单——适者生存。但是人不一样,人必须努力的去适应自然,在这过程中人体神经系统对周身的影响就会产生相应的周期性以适应自然变化的需要。在不同的时间段或者不同的环境下神经系统对哪条经络起的作用强一些有利于人生命发展的需要这些都会随着自然环境周期性的长期稳定性而被固定下来,这就是中医学中最重要的观点——天人合一。
    解决了经络形态学的问题之后接下来要考虑的问题就是经络的功能了。中医上讲经络是气的通道,气分营卫,如果前面的假设白细胞族群是气的代表成立的话,那么卫气就很容易找到白细胞免疫学方面的根据。卫太过则容易伤身,所以气要选择的行走路线就必须是能够抵御其卫太过能力比较强的区域所形成的线路,所以气行经络是符合生理需要的。不懂的练功规则强行意念引导的话就很容易上火甚至诱发炎症,这就是气行路线偏离经络所致,也就是平常所说的走火,是很危险的操作。
   气的卫的功能好理解,关于气的营的功能却挺让人费解,这个问题也是笔者思索最久的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营养物质通过经络输布全身的话能够大幅度改善人体的功能呢?肯定不是葡萄糖,其实人体缺的根本不是能量,而是能够将能量进行转化的方式和途径。于是笔者想到了酶这一关键的生命物质,不过似乎这也不对,酶再怎么神奇也只是蛋白质而已,周身细胞都有合成它的能力,是没有必要费那么大劲进行全身输布的。我们都知道人体要获得能量除了人体自身的能量物质之外还要有氧的参与才行,人体获取氧的途径再明确不过了,有血红蛋白的参与,巧的是也是一种蛋白质,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上面的在起作用的铁。大自然造物从来不缺对称美,看到铁笔者自然而然的就可以通过查阅相关知识找到人体另一种重要金属——锌。血从铁,气从锌多么好的搭配啊!跟血糖相关的重要酶胰岛素需要锌。其实也没必要渴求什么,否则就会是一个讽刺性的结果,原来锌跟气有这么重要的关系呀,然后就是大半瓶葡萄糖酸锌片下肚,然后就毒死了。看武侠小说尚且有这样的觉悟——某功力高强的人将功力传给另外一人结果因对方不能控制会爆体而亡,当然小说毕竟只是小说,再怎么符合审美也只是虚构而已,但至少能说明一点问题,那就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东西再好对你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关于锌元素的重要性其实是没有必要多说什么的,人体中的很多酶都需要锌的参与才能起作用的。偏偏锌又不是那么好被人体吸收,其实吸收不难,只要是溶于水的离子又有什么难吸收的,关键是游离状态的锌离子对人体是有毒的,很难被利用而已。当今市面上补锌的产品无外乎无机锌、有机锌和蛋白锌,尤其是蛋白锌吹嘘的最严重,说是有利于吸收和利用。笔者却不这样认为,锌在人体外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其实不算太重要,关键是看锌进入人体后是怎么运作的。的确锌进入人体后如果不能以离子状态转移的话那么就必然要与一定的蛋白结合,但这蛋白必须是你自己本体的才行,外源性的只能被作为食物消化掉,是没有作用的。人体唾液中含有一种叫味觉素的唾液蛋白是结合两个锌的,这在生理上很重要。正规的气功锻炼在功法开始的时候大都要求将唾液也就是所说的金津玉液用意念送入下丹田,这不是故弄玄虚的玩法,这是有科学根据的。功法一般将修炼分成四个阶段:聚津成精、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这是古人的说法虽然不一定都那么科学但毕竟是经过实践总结出来的,是有一定的功用性的。关于聚津成精暂且不管它是怎样一个运作过程,单看人体自然生殖的精液确实是含有大量锌的。或许古人所说的精另有所指可这并不影响当前的分析。当代的一些医学工作者通过对精液的成分分析没有发现对人体多么重要的成分于是得出结论精液的缺失是不影响人体的健康的。的确,那些精液笔者也始终考虑不明白它是怎样能够转化成气参与人体循环的,毕竟进入那个地方的东西它的最终归宿还是要排除体外的怎会逆流循环呢?当然这个问题放在当前讨论的锌在人体的吸收和利用上来进行分析的话或许会有不一样的发现。按照之前的理论结合铁的是红细胞的话,也推测结合锌的是白细胞势必显得很对称很完美。红细胞代表血,白细胞代表气,锌的吸收过程就是一个化气的过程——炼津化气。只不过代表自然生殖的精液在产生的过程中为了给下一代准备充足的原料会比较大量的利用人体吸收进来的锌,这就形成了一个竞争的关系,一个是自身利用,一个是留给下一代。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导师马克思也曾在《资本论》中说过正如自然的生殖乃是生命力的一种消耗这样的话。所有的练功过程筑基阶段都是要求禁欲的,虽然这么做有点反人类,可也只能说这是在自身建设与后代建设之间寻找一种平衡吧。
    气功锻炼也是一个系统工程,功法的所有要求必须符合自然规律以及生理规律才有效,不管其过程是多么高深还是多么神秘,练功的入门手段还是从锻炼呼吸开始的。查阅了所有与锌相关的酶之后笔者找到了这个人类第一个发现的锌酶——碳酸酐酶,此时的心情或许是很激动的吧,与人类呼吸相关的要素竟然与锌的关系也是这么密切。呼吸运动比较有趣,它可以受人体自主意识的控制也可以不受,不管受与不受呼吸都不会自主停止。也就是说呼吸运动受两类神经系统的控制,这与前面讲的经络或许不谋而合,受植物性神经的控制经络天然形成作为气的运行通道,然而也可以受自主意识的控制对气的运行进行引导。自主意识既可以控制呼吸的节律也可以控制气的运行,这在修炼上来说才是真正后天与先天的统一。
   练功不当就会走火入魔,前面已经讲了,当意念引导气的运行路线与人体的经络出现偏差的时候就是走火,那么入魔呢?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形?长期进行气功锻炼的人会在人脑中形成一种思维定势或者说是意念定势,就算是单次的对气的引导出现少量的偏差这都不算什么,很多次后意念累加形成的这个意念定势却很重要,这个人体所有的想法、心情乃至意念形成的定势如果与本修炼方法最终应该形成的意念定势偏差过大的话就是入魔啦。所以说练功先炼德,德行不够的人强练是会很容易入魔的。
   

xqguoluan 发表于 2018-3-26 03:32:30

      练功入门除了调整呼吸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意守下丹田,至于这个下丹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又具备怎样一个生理结构呢?一开始这个问题困惑笔者许久,实在搞不明白但用心体会它又确实管用。在查阅相关资料的过程中笔者偶然发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的百度词条,上面有个内容是这样描述的笔者比较感兴趣就记了下来:长期以来,医学界在临床治疗时发现,所有接受强化治疗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在停止治疗后身体中很快又重新出现艾滋病病毒,并由此推断在感染者的机体中不但存在艾滋病病毒的藏身之所,而且机体的免疫系统难以对其进行有效控制。艾滋病毒的这个藏身之所就是肠系膜淋巴结。肠淋巴结中的T-CD8淋巴细胞(细胞毒素T淋巴细胞)活力较差,其他组织中的这种被称为杀手的淋巴细胞通常能够消灭被感染的细胞,控制病毒,但肠淋巴结中的这种淋巴细胞缺乏这一能力,从而导致艾滋病病毒在其中藏身,并逐渐扩散到其他器官,使病情加重。随后,研究人员证实导致肠淋巴结中T-CD8淋巴细胞功能缺损的是TGF-β细胞因子,正是它抑制了T-CD8淋巴细胞的活性,导致其早衰。转化生长因子-β(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TGF-β)是属于一组新近发现的调节细胞生长和分化的TGF-β超家族。起初对TGF-β的生物学功能研究主要在炎症、组织修复和胚胎发育等方面,近年来发现TGF-β对细胞的生长、分化和免疫功能都有重要的调节作用。
   通过上面这些知识的描述笔者了解到了两个概念:一个是肠系膜淋巴结,一个是转化生长因子-β。似乎这个转化生长因子-β是肠系膜淋巴结的专属,虽然这是在病理状态下发现的结论,但是在正常的人体中也是有着这样的结构的。笔者认为肠系膜淋巴结或许就是下丹田的原形,而转化生长因子-β则是下丹田功能的直接作用因素。在意守下丹田的状态下气是向下丹田部位聚集的,在正常的情况下经络中运行的气的量如果过多的话相对也会导致卫气过多势必会造成对自身的伤害(虽然经络相对于其他区域抵御这种伤害的能力稍微强一些但也仅仅是强一些而已,如果卫气过多的话还是会造成伤害的)。但人体是一个有着负反馈机制的系统,为了避免自身受到伤害如果卫气过多的话系统会自动调节经络内部气的通行量,所以没有经过气功锻炼的人正常情况下所谓经络是气运行的通道这一功能是很微弱的,或许正常状态下经络这一功能可以弱到不被人们察觉的地步,因此千百年来这若存若无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人们。而在转化生长因子-β的作用下气的卫的作用就大大的削弱了,没有了负反馈机制的限制,在自身不断修炼的培植下经络里的气的运行量会慢慢的变大,营气的作用也会相应的变大,这正是气功锻炼带给人的飞跃,或许是质的飞跃。
   当然对卫气的削弱绝不能是简单的单向的,否则卫气过弱也是个麻烦,毕竟人还是要抵御外邪入侵的吗。下丹田修炼完毕的更高一个境界就是中丹田了,可以认为中丹田就是胸腺所在的位置,就像一个气的练兵场,在这个层次达到炼气化神的境界,想想会不会很神奇呢,对气的控制既能很好的杀灭外邪又能保护自身内部的和谐,会不会很爽呢?该是怎样一种体验呢?
   至于到上丹田的修炼,达到炼神还虚的境界,这就是对中枢神经系统以及周身神经系统的终极修炼了,该是怎样一种境界及体验呢?肉体凡胎的笔者解答不了。






                     郭庆军
                     作于2018年3月16日


xqguoluan 发表于 2018-3-26 03:39:34

      关于经络本质研究设想的补充说明
                      致郭庆臣
   关于经络的这个研究方向,我绝不是一时的冲动或者头脑发热就开始进行的。这个研究起点大约在我刚上高中的时候,第一次获得知识面的一个较大幅度的提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起经络这个客观主体进入了我的视野,记得那个时候弟弟你才刚上小学四年级。我的关于经络的认识最早源自于那个时代的“气功热”的这么一个潮流,我赶在了末班车上。不管是气功盗用了中医的经络概念也好还是中医的经络概念最初源自于古人对自身修炼的感悟也罢,这个经络的概念算是在我的头脑里深深的植根了。我的好奇牵引着我随着知识面的扩充不断的向着这个研究方向靠拢,甚至我上大学那会儿也写过一篇关于经络研究的论文,最终还是被学校无情的无视掉了,当然那个时候我的一些观念还很模糊,结论相当的不成熟就算说不上是错误的也没有什么用处,被无视掉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既然我研究的立足点是气功也就决定了我的整个研究历程的一切手段都不会是当今自然科学研究的前沿,我只是不断的用最大众化的最教科书式的科学常识试图去理解、验证甚至是感悟它们中的联系,但是我的最终目的却是将“气功”这一当时尚且带有江湖骗术性质的学科真正的带进科学的殿堂。纵观中医古籍,古人对经络的认识绝对不是实验室的产物,虽然同样是出自于实践,但按现代人们的观念来分两者确实有很大的区别的。一个是外证实践一个是内证实践。当前经络研究的现状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外证实践,气功师们无有跑出来亲自搞研究的,就算有也只是被研究的对象而已。这两种认知方式近乎水火不容的存在,真正能将这两种认知手段融汇贯通的集大成者又有何人?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特定的认知手段,同样就会给它的从业者赋予一个特定的执念,在这一领域研究越深的人执念也就越重了。我在研究之初就发现了这个秘密,以至于多年来一直在这二者之间摇摆,虽已快到不惑之年却在哪一方面都无有建树,唯坚持自己的信念不忘初心。对经络的研究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漫长的探索认知过程如果做不到不断的对自身加以调整的话是很容易精神崩溃的,幸运的是我还有一个让我感到骄傲的弟弟,在你生命成长的每一个关键环节都有我刻意影响的痕迹,有多少次我都在幻想着有朝一日你我兄弟两人共同携手解决掉了这个世纪难题而欢喜自豪的情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今弟弟也早已学业有成,正好也从事了一直以来我所期望你能从事的脑与神经科学的研究工作。我总觉着不管哪一天我能成功我总有最后一项工作是我所研究不了的,那就是经络的最终影响因素关于神经系统的研究,我的直觉是对的,直到前几天我最终结论定稿我都一直认为经络形成最终的决定因素在神经系统,我不懂复杂的神经系统究竟是怎样运作的,因此我只能将处于同一经络上的各个穴位相互连接的神经系统定义为同源。我知道这样做只为尽快得出结论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因此在我的结论概括一定稿我就马上发送给你了,是希望你帮我解决这个我解决不了的问题。关于别人的研究进展情况我一直是关注着的,因为全部都是关于外证手段的探索,我从来都没有觉得别人会先我一步发现真理,直到最近两天我看到张维波教授的关于经络的"循经低流阻通道"学说,我突然发现张教授的观点会不会跟我的结论相冲突?这种冲突能够以至于让我开始怀疑人生。张教授的结论是经过实验验证的,不可能有错,这两天我就一直在思索人体关于通道的问题,就当前对人体的生理认知来看人体是不缺通道的,不管血管也好淋巴管道也好,这有管路的通道比比皆是干嘛非多此一举弄这么一个没有管路的通道出来呢?如果只是为了运送组织液,那么将组织液由这一个穴位运送到下一个穴位又有什么目的和用途呢?这一个穴位的组织液跟下一个穴位的组织液从成分上来讲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说组织液由淋巴入血再由血液循环系统将其带到全身需要它的地方单就传输速度来说的话岂不更快?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之前我完成的结论概述中曾经提到过一个关于经络的形象化的模型,就是一排并联的灯泡,灯泡比喻成穴位,连接的线路比喻成是神经,我们也可以在这些并联的灯泡之间再加一些较小点的并联灯泡,甚至无限往里加都行,这样模型就做好了。这个模型似乎少了点什么,对了,缺少开关,从一开始我就一直认为控制灯泡亮灭的开关在电源上,从经络上来讲也就是中枢神经对其进行有规律的控制,进行上面的一系列分析之后我突然发现开关的位置或许设错了。开关应该在灯泡上,而且是光控的开关,光控距离比较短只能影响相邻的或者靠得很近的几个灯泡,光控开关的控制逻辑与平常我们用到的光控灯是反着的,环境亮的时候开关打开,反之则关闭。这样的话点亮其中一个灯泡随着时间的推移整条线上的灯泡都会被点亮的,这样的话不管灯泡是不是都连接在相同的电源上结论都是一样的了。循经低流阻通道正是提供了这样一种功能,当穴位受到针刺的时候在趋化作用的引导下白细胞向这个部位聚集,此时该部位的组织液中白细胞的数量增加,在白细胞完成它的营或者卫的功能之后或许细胞已经凋亡或许没有,不管怎样都会随组织液有一部分通过淋巴管回流,还有一部分通过循经低流阻通道进入到下一个经络点产生新的刺激重复上一个经络点的循环。这种点的循环的持续传导就形成了经络循环。机体通过这样一个机制来运化白细胞除了实现其抵御外邪的功能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实现锌元素在全身的输布。在中医治疗学上除了针和灸这一重要的治疗手段外还有很大的一个空间是留给中药的,以及由中药学引申出来的药物归经理论。中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属性就是味,而人体内与味觉相关的蛋白正好是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居于人体唾液之中。唾液在中医上被称为津,不同味的中药恰巧可以实现津的不同途径的输送,这样算不算是药物偏性的一种体现呢?就像用意念引导所谓的金津玉液归入下丹田一样这种人体内的微弱的引导作用或许在关键时候就成为了人体救命的稻草。时至今日我对经络现象的探索已历第二十个年头了,不管怎么样是时候该告一个段落了,自己一个人孤身摸索的时代也该放过去成为历史了。主体观念已形成或许还不成熟或许还会有这样那样的错误需要修改,但不管怎样诚心的寻找志同道合的合作者共同来研究这个课题,实在不想继续一个人再搞了,到了这个程度上再不与人交流就很难再有提高了。                      郭庆军                   书于2018年3月20日

灵巫呓语 发表于 2018-6-26 17:35:45

最近的医学研究成果和古老的经络学说不谋而合

中医赤子 发表于 2018-7-5 11:37:09


大概看了一下,关于“气分营卫”这部分内容及以下的内容,有待商榷。
营气和卫气,不是实指某种气和某种气,而是就气的功能、部位而言的,就像一个野战军部队,在中部就列编为中部野战军,调防到南部就列编为南部野战军。

作者可能是纯粹的研究者,这篇文章的内容有很多是推测和假想。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经络研究与气功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