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月 发表于 2018-4-21 17:41:13

唐略:“鸿茅药酒”只是序幕,中医界将迎来群魔乱舞的十年!

这几天在闹“鸿茅药酒”的事情。这件事背后,折射出了当今中医的危机:第一,是中医自身不争气;第二,是敌对势力的虎视眈眈!

长期以来对中医的否定,抑制,误导,迫使中医西化,而无法西化的民间中医,只能被迫改行,很多优秀的民间中医备受打击,都不再让后人学医了,或者让后人直接学西医。

现在,突然对中医如此肯定,如此扶持,那扶起来的是什么呢?不是优秀中医,而是一大批投机者。他们顺着政策而苦心钻营,投合民众心理而肆意宣传。

比如鸿茅药酒,首先是广告有点过分。虽不明言,但给人的感觉就是百病皆治。陪老人一起看电视时,我最怕看到这个药酒的广告,似乎不立马下单给他们买几瓶,就是不孝。但我真不敢买,要知道药酒跟汤药、丸药一样,是有适用范围的,没有包治百病的药酒,也没有一成不变的药酒配方。

一刀切,虚夸疗效,过度宣传,是这些投机者的第一个伎俩。

鸿茅药酒的处方,现在申请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据说,这个方子源自乾隆四年,这酒后来成为贡酒,给道光皇帝治过病,贺龙元帅喝它来抵御塞外严寒。后来日寇到处寻找此方,酒厂被毁坏,解放后,几经周折,方子又被找了回来。

这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我们已不可考。不过,昨天下午在火车上,我遇到一个从东北来北京联系艾灸加盟连锁的人,攀谈起来,我只说我是学习历史的,他就说想请我给他的产品编一个故事,最好是源于清朝康熙或乾隆年间,曾经给皇帝治好过病,我说那也得有据可考啊。他说,现在哪个搞中医的不是这样编故事啊?这话震惊了我。

迷信秘方,编造故事,是这些投机者的第二个伎俩。

有人因为也姓张就自称是张仲景的第几代孙,有人因为母亲当过公社的接生员就说自己是中医世家自幼随母学医,有人因为家里祖上有人学医就说自己是几代家传……这些都是有良知的。而没有良知的呢?故事就编得更离谱了。

如今民间中医有望拿证了,这个证叫“确有专长证书”。现在实施细则还没出来,各种“确有专长培训班”就如雨后春笋。此外,各种培训,各种加盟,各种神奇,各种包治百病,各种秘方,各种讲故事,纷至沓来。中医界将迎来群魔乱舞的十年!

正气虚则邪气旺,稍用补药,邪气就更盛。好中医太少了,老百姓对中医的了解太少了,才给了群魔乱舞的大好机会。

而那些反中医者,是紧紧地盯着与中医沾边的一点一滴,稍有差池,就要大肆宣传。以后,中医还将有更多的把柄落到他们手里。

不过,话又说回来,说“鸿茅药酒是毒药”的广东医生谭某某,也是有问题的。他是个西医,确切地说,是个麻醉师,他不能通过鸿茅药酒含有制首乌、半夏、酒精、槟榔,就说鸿茅药酒是毒药。抛开中药的炮制、配伍、用量去谈毒性,都是在耍流氓。外行妄议,误导舆论,是当今中医界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

坏人永远比好人更了解政策,更能钻各种空子。

中医学子,走正路,多读书,多临床,就是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期为中医扶助正气!

老百姓呢?谁都不能靠,唯有自己多了解中医,提高识别能力,才是正途。此外还有几点也是要注意的,就是:

警惕祖传中医!

警惕祖传秘方!

警惕精彩的故事!

警惕御医的招牌!

一个中医只要疗效好,根本不需要打出祖宗的名号!(文/唐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唐略:“鸿茅药酒”只是序幕,中医界将迎来群魔乱舞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