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必江 发表于 2019-8-15 10:08:43

月经不调治验 李翰卿

月经不调
妇人经先期 证分虚热瘀
月经先期者多虚多热,虚者统摄无权,冲任失固,热者迫血妄行,血海不宁。李老认为,瘀者,瘀血阻滞胞中,经脉不利,排泄失常,而见月经先期。故本病总括为虚证、热证及瘀证三种,辨证首重兼证并结合月经量色质情况,如热者必见喜冷恶热,其中实热者经色紫稠量多,兼见心烦胸闷,舌红苔薄黄,脉滑数;虚热者经量少,色红,质稠粘,兼见颧红,手足心热,脉虚数;虚证精神疲倦,气短,经量多,色淡,质稀薄,脉缓弱或虚大;瘀证见小腹胀满疼痛。按之更甚,或大便黑,或舌有瘀点,经色紫黯有块,量少而经行不畅,舌有瘀点,脉细涩。
妇人以血为用,肝主藏血,体阴而用阳,肝血充足则肝气柔和,肝的藏血功能正常则经调。四物为妇人经产一切血病通用之方,故李老治本病以四物汤化裁:实热者知柏四物汤,芩术四物汤;虚热者地骨皮饮(四物加地骨皮、丹皮)或先期饮(胶艾四物加知母、香附及黄连、黄芩、黄柏);虚证以圣愈汤;瘀证以桃红四物汤;热盛滞血者用姜芩四物汤(四物加姜黄、黄芩、丹皮、香附、元胡)。

附案:
李某,女,23岁。门诊号:69072。
1963年7月5日初诊:月经提前10天约年余,经前1~2天鼻衄,经色鲜红,量较多,性情急躁,喜冷饮,舌苔薄黄。脉有力。处方:
生地9克 当归9克 生白芍9克 川芎4.5克 知母7.5克 黄柏7.5克
二诊:服药12天后,月经如期来潮,鼻衄未发作。
按:本病为先期与逆经并存,证属热,因患者性情急躁,为肝阳偏亢之体,血逆而上行,热而妄行所致。热为阳邪,阴可制之,故喜冷饮。综其脉证为实热,为经量多而热重之证。李老在此用知柏四物清热凉血调经,以四物养血柔肝,知母、黄柏滋阴降火,引火归原,使血从下行,并取其滋阴之性,以恐热重伤阴,故治之必效。

月经后期 非止虚寒
治之有法 未必调经
多数医家认为月经后期多虚、多寒,李老宗《景岳全书》“血热者经期常早,其营血流利及未甚亏者多有之,进有阳火内灼,血本热而亦每过期者,此水亏血少,燥涩而然”之论认为,热之初,热迫血行,经来失期,热之进,血为热结,气血运行迟缓,血海满溢先期,故经来后期,由此热亦为本病之机。此外,内外湿聚而化痰,痰湿停滞冲任,阻塞经脉,经脉气血运行不利而经迟;血虚气弱,生化不足,气血运行无力而过期;气分郁滞,血行不畅,及寒邪搏击冲任,气血凝滞,或阳虚而阴寒内生,月经后期。故本病从血热、血寒、气血两虚、气滞血瘀及痰湿五型论治。傅青主以为“盖后期之多少,实有不同,后期而来少,血寒而不足,后期而来多,血寒而有余”,故血寒一证又有实寒、虚寒之异。李老认为,虚寒非必阳虚生内寒,实际上它有气虚、血虚、阳虚、阴虚兼寒之别,并有在脏、在腑之不同,可见临证有纯实纯虚者,有虚实寒热错杂者,亦有在气、在血、在阳、在阴、在脏腑之不同,论治必须据诸证候的轻重、多少、缓急而分别主次以施治,并从整体出发,或治他病而调经,或调经而愈他病,不可主次不明,轻重不分,否则抓不住事物内部的主要矛盾则疗效差矣。
血寒者,症必见经迟,喜热恶寒,不喜冷性饮食,下腹发凉,量多或少,色淡或黯,舌淡苔薄白,脉沉迟。其中,虚寒者,方用双和饮或金匮温经汤,双和饮药物组成有四物加黄芪、肉桂、甘草;属肝、脾、肾虚寒者,方用温经摄血汤,药物有熟地、白芍、川芎、白术、五味子、柴胡、肉桂、续断;实寒者,用吴茱萸汤或桂枝汤。
血热者,喜冷恶热,喜冷性饮食,经来后期,血色紫黑有块,下腹或痛,舌红苔黄,脉虚数。方用加减一阳煎,药物有生地、芍药、麦冬、熟地、知母、地骨皮、炙草等。
气滞血瘀者,症见经行后期,下腹胀痛,经色紫黑有块,或胸胁不适,脉沉涩或弦。方用过期饮,药物组成有四物加桃仁、红花、香附、木香、木通、莪术等。
气血两虚者,经迟色淡,无下腹胀痛,喜按,头晕神疲,面色苍白或萎黄,脉细弱。治宜补益气血,方用人参养荣汤。
痰湿阻滞者,症见经迟,色淡量少,质稠粘,胸脘满闷,恶心呕痰,舌白苔腻,脉滑。方用七制香附丸。

附案:
案一 白某,女,23岁。门诊号:58924。
1962年9月29日初诊:患者月经2~3月一潮,自觉恶心,头晕,气短,口苦,少腹胀满,着热减轻,经检查排除妊娠,舌苔薄白,脉弱。处方:
生白芍9克 当归9克 川芎3克 柴胡3克 香附4。5克 橘皮7.5克 炙草3克
水煎服。
按:肝主藏血,体阴而用阳,肝血不足,肝气失于条达,气不宣达,血为气滞,阻滞冲任,血海不能如期满溢而经期延后。李老认为本例因肝病之肝血虚、肝气郁,治之从肝,养血解郁,肝病愈则经调,故治以养肝血、理气郁而调经,体现了整体论治,由他病而致经不调者治他病而经则调的学术思想。

案二 方某,女,38岁。门诊号:59003。
1962年12月19日初诊:患者50天行经一次,少腹凉,喜热饮,扁桃体常发炎,舌苔薄白,脉缓。处方:
生白芍9克 当归9克 川芎4.5克 党参4.5克 阿胶(烊)6克 桂枝4.5克 丹皮4.5克 半夏4.5克 麦冬9克 吴茱萸4。5克 炙草3克
二诊:服上药2剂后,少腹冷感减轻,扁桃体未再发炎。续服上方2剂。
按:本病证属冲任胞宫虚而兼寒,经血不能如期下泄,郁而化热上炎,热与血结而成咽病之扁桃体炎,总属虚而上热下寒之证,故用温经汤温经散寒,补虚清热,经调则他病自愈,故扁桃体炎未再作.

月经愆期病 关系肝脾肾
肝气因郁滞 脾肾多虚证
月经愆期以月经周期紊乱为主症,或一月两至,或逾月不潮,经期尚正常,经量不太多,为气血失调,血海蓄溢失常之故。肝藏血,主疏泄,司血海,有储蓄和调节血量的作用,肝气条达,疏泄正常则血行不怠,血海如期满溢则经候如常,疏泄过度则先期,疏泄不足则后期,疏泄失常,时太过或不及,气机紊乱则血行亦乱。肾主封藏,又主疏泄经血,肾气充盛,冲任二脉流通,经血渐盈则应时而下,肾虚充藏失司,应藏不藏则先期,当泄不泄则后期而来,藏泄紊乱则时先时后。脾为气血生化之源,脾气健运,气血旺盛,冲任气血调和,脾虚则失于输布,气血生成不足,失于统摄,或血海过期不能满溢而经来先后不定期。故本病在肝、脾、肾三脏,变化在气血。然五行生克乘侮,气血相互为根,肝病犯脾及肾,肾病失于养肝煦土,气滞血瘀而成多脏受累、气血同病之候,故辨证当详辨在肝、在脾、在肾,审其气血虚盛,庶不致误。治之疏肝、补肾、健脾,调理冲任气血,使气血调顺,冲任安和,则经来如期,否则迁延难愈,渐成闭经或崩漏之证则为棘手。
肝郁证,经来先后不定,量时多时少,色紫,精神烦闷,胸腹乳房胀痛,舌苔薄,脉弦。本证肝多犯脾,气滞血瘀,故治疗宜疏肝健脾,活血调经,方用逍遥散合失笑散化裁。
肾虚证,症见月经时先时后,量少色淡质清,头晕,腰酸,舌淡,脉沉细。本型每肝肾同病,治之肝肾兼顾。方用傅氏定经汤,药物有菟丝子、白芍、当归、熟地、山药、茯苓、黑芥穗及柴胡。
脾虚证,症见月经周期不定,量或多或少,色淡。体倦,胸腹胀满,肌肉消瘦,饮食不化,大便溏泄,舌淡苔白腻,脉缓。治宜健脾调经,方用参苓白术散。

附案:
游某,女,27岁。门诊号:48304。
1962年9月8日初诊:患者月经不定期,色紫不爽,精神不振,少腹疼痛,时连胸胁,舌苔薄白,脉弦。处方:
柴胡3克 当归7.5克 生白芍7.5克 茯苓4.5克生白术4.5克 香附4.5克 青皮6克 生蒲黄4.5克 五灵脂4.5克 槟榔7.5克 瓜蒌9克 炙車3克
按:肝气郁滞,疏泄失度,或过之或不及,故经行或先或后不定,气滞血行不畅则经色紫而不爽,肝经所循处憋胀疼、脉弦为肝郁候。治以逍遥散加香附、青皮、槟榔理气调经,瓜蒌宽胸,失笑散活血止痛。

调经二法
1.调经首当调肝理气
月经病治疗重在调经,调经之法首当调理肝气。李老推崇《医宗金鉴》所云“内因经病多忧愁忿郁伤情”,即言七情过度为月经病之内在因素,其最多见者为忧思、忿怒、郁气所伤。女子性情要强,稍有失望即悲伤痛哭、郁郁寡欢而成肝气不舒的种种证候。肝藏血,主疏泄,主一身之气机,气机以条达为顺,气机郁滞,阻碍血行,则冲任失调,经血疏泄失常,导致月经不调。调肝理气使气机调畅,血行和调,经脉通利,则经病自愈。
2。调和饮食不可或缺
“先天天癸始父母,后天经血水谷生”。胃主受纳,腐熟水谷,脾主运化,“血为水谷之精微,若伤脾胃何以生”,可见饮食对于月经的重要性。如若饮食失当,损伤脾胃,则精微不足,脾失统摄,冲任气血不和,形成种种月经病,故调理和节制饮食为治疗月经病所不可或缺。

月经不调析因 当重全身兼症
月经病,为月经的期、量、色、质及味的异常,或伴随月经周期出现的症状为特征的疾病,亦称“月经不调”。前者为月经病本症,后者为月经病兼症,辨证当重视全身兼症并结合月经症状审因论治。.临证不外虚、实、寒、热四种:寒证者,必喜热恶寒,不喜冷性饮食,四肢厥冷,下腹凉,脉沉迟,常见经迟而来,痛经,色晦,质清澈,臭味轻;热证者,必喜冷恶热,喜热饮,口干舌燥,舌红,苔黄,脉数,常先期而来,色鲜明,味臭,量多;虚证者,神疲乏力,气短懒言,肢倦脉虚,常见闭经,经期吐泻,经色浅淡,量多;实证者,必呈邪气有余之证,当分别气郁、血瘀、痰湿的不同而各异。其辨证特色不同于多数医家。而以月经的量、色、质、味为辨证要点。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月经不调治验 李翰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