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 发表于 2020-2-24 14:14:35

从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攻坚战看中医被西化的危害性

在抗击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西医学查出了病原体是冠状病毒,传播途径是飞沫与接触并从鼻而入,所以戴口罩勤洗手早治疗早隔离是非常重要的防御措施。但西医学对此病却没有特异性治疗药物,只是一般性的对症处理。最最重大的失误是不让中医药学自始至终担纲主导、参与战事。
如果主持决策战疫的领导者,对中医学有深刻正确的认识,对国家高层“中西医并重”“中国梦”以及关于中医药学是“瑰宝”的一系列重大决策与指示,真正大力推行而不是口是心非,能够早早地治愈患者,切断传播源头,情况能像今天这样不尽人意吗?
人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医药学在中华民族的健康事业中贡献巨大、有史可鑑、有目共睹。《黄帝内经》说:“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认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东晋(342年)前的《肘后方》说:“疗猘犬咬人方,乃杀所咬犬,取脑傅(敷)之,后不复发”。明·万金著《痘疹世医心得》,指出天花、麻疹患者“彼此传染,但发作不再作耳”。明清时期的《治痘十全(1628年)》《痘疹定论(1861)》均记载了宋·王旦之子人工种痘预防天花的事迹。其后逐渐远播到俄、日、韩、土耳其乃至欧洲。尤其是清代温病学派,著《瘟疫论》《温病条辨》等,创造性地提出了有关传染病的理论和有效治疗方法。从而在2002--2003年抗击非典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自从西学东渐以来就出现了一个专门用西方医学改造、诋毁甚至消灭中医药学的“西化派”。他们有一条貌似科学的理由,说实验室非常科学,要把中医药学放到实验室里去实验去证实,才能发给通行证。那么,西医学把自己是否已经实验明白了呢?你敢说冠状病毒的潜伏期有超过14天甚至更长?为什么有的无症状咽拭子阴性者却具有传染性呢?既然对此病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先进发达的制药业却制造不出特效药呢?西医学发明的抗生素的确非常厉害,它其实属于中医药学的“清热解毒”,与鱼腥草、蒲公英、板蓝根等同类。而且容易发生过敏反应和耐药性。激素也很厉害,但毒副作用非常大。用于非典治疗后,造成了身体永久性的残疾,而且不是个案。人体的许多疾病,并非病菌病毒感染,而是自身结构物质与功能的紊乱和退化所致。而西医学的抗菌抗病毒、激素、手术切除等绝招,对此病症却束手无策。西医学的主导思想是“祛邪”,眼睛里只看到了“病”,却看不见“人”。用手术切除、化疗、放疗去治癌,在当时治愈者之后,因为手术化疗放疗激惹癌变扩散知多少?无法治疗回家该吃该喝等死者知多少?往往放疗化疗把免疫功能破坏殆尽后,癌没退人却没了。降压药能治愈高血压吗?用降压药掩盖了症状,掩盖了病程向重发展的真相,服药不断的人突然卒中离世,就是最好的说明。本来感冒是自愈性疾病,却用退烧药止痛药激素药掩盖症状,削弱人体抗病力,导致久病不愈次生它病。冠心病本来中医药可以打通阻塞血管,却放入支架造成长期更严重的堵塞,医疗费居高不下还使患者趋之若鹜。这说明,西医学的实验室研究方法及其治疗方法并非高明。他们所谓的实验室验证之准入证一说,并不针对自己,而是西化派反对中医的借口或花招。你们没有冠状病毒肺炎特效药,就应该让有能力有把握治愈患者的中医药学主导治疗,西医学做好对症支持疗法、危急抢救及流行病学调查和控制传播,这是中医为主,西医支持的最佳方案。
中医药学能和西医学一样放到实验室里去实验吗?不能。因为实验室的实验对象是具体的生命物质如细胞、病菌、病毒、蛋白质等,它们属于微观层次。与万事万物一样,物质具有宏观与微观两个层次。比如,老虎属于微观,老虎群体则属于宏观。个人属于微观,个人所形成的公司、部队、社区、部委等就属于宏观。两者是绝然不同的概念。个人的力量与工作效率,与团队团体集团的力量与效率不可同日共语。人体是多细胞生物,或者说是亿万细胞们共同群居所形成的社会(国家)。人体多细胞群居时,就会发生普遍联系,从而会形成人体巨系统与互联网。比如全身细胞群的“吃饭问题”,乃是一个多组织多脏器共同形成的巨系统,中医学谓之“脾主运化”;全身的安全保卫工作也是多组织多细胞们共同合作而形成的巨系统,中医学谓之“肺主卫气”。成为巨系统与互联网后,就会产生“合力”,而属于宏观层次了。人体生命科学存在着微观层次及其科学与宏观层次及其科学两个方面。中医药学就是研究人体宏观层次之巨系统、互联网及其合力的科学。也可以说,中医药学是研究蛋白质和细胞群体之合力的宏观科学。比如“阴阳、升降、脾气升清、肺者相傅之官、肺主治节”就是宏观概念,能在实验室里研究吗?这些宏观概念的特点是普遍联系,所以中医药学的研究方法是“思辨式论述”。微观是基础,微观形成宏观,但宏观反过来能够涵盖微观。分子细胞虽然非常复杂花哨,但都可以被中医学的宏观理论所包容所涵盖。研究微观层次的西医学是人体科学的低级阶段,研究宏观层次的中医药学是人体科学的高级阶段。实验室研究方法适用于西医学,不能适用于高级阶段的宏观层次的中医药学。如果把实验室研究当成对中医学的准入门槛,那是大错特错地愚蠢行为。
全世界唯有中国有中医与西医两种医学科学,这是最为珍贵的医学科学资源。中医学是本土主人,西医学是远方来客。可以说,自从有了中华民族,就有了中医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宰相肚里能撑船,中医学是人体宏观科学,西医学是人体微观科学,正好优势互补,补偏救弊,创造出超级科学的新医药学和人体生命科学。西医学的实验室研究的确有其先进科学之处。但中医学有更为科学高级的气势磅礴的“人体自然实验室”。它的实验对象不是小白鼠,而是世世代代全体中华民族的血肉之躯;具有西医学绝无仅有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重复性;书写记载了汗牛充栋的文献资料。
西医学以自然科学为傲。其实不然。自然界有风寒暑湿、高低升降、阴阳水火,而且与人体息息相关、一呼一应。比如,辣椒辛辣属于火性,人吃辣椒后会“上火”;阳气虚弱者到了海南暖和地方,就不容易受风寒侵扰;人脱衣受凉会打喷嚏鼻塞咳嗽恶寒身痛,这是感受风寒之邪,用解表祛寒中药方剂就能治疗;免疫虚弱谓之“气血虚表虚”,用黄芪白术防风等药方益气固表就能预防;久病感冒咳嗽及其他慢性疾病,只须补益气血,强化自身卫外免疫功能,就能治愈…。如此与大自然不离不弃,密切呼应的中医药学才是真正的自然科学。西医学对人体规律性、大自然规律性多有违背之处,却被人们抬高为自然科学,从此孳生了一个西化派,黄皮白心,鼻孔朝天,以打压中医药学为能事。以阴阳为例,自然界就有阴阳,山有阴面和阳面,衣服有里有外面,尤其是向日葵最懂阴阳,老是向着太阳一面。阳气虚阴气重者老是怕冷喜暖,阳气盛阴气虚者老是怕热喜凉。夏季酷暑最热,人喜坦胸畅腹,致阳气外散,此时胃肠道却最凉,最忌冷饮冷食,损伤脾胃,要喝开水暖胃。以升降为例,自然界有电梯升降、飞机升降、爬高上低之升降,人体当然也有升降。有升高血糖、血压的机制,升高者谓之“肝主升”,降低者谓之“肺主降”;升高者谓之火升阳升,降低者谓之火降阳降。糖尿病血糖居高不下,这是肝阳上亢而肺降失司、木火刑金。肝阳上亢,又责肾阴虚而不能潜阳。降糖药就是平肝,胰岛素就是滋阴。人体上部为阳,下部为阴。如果上身怕热,腿脚怕冷,这是上盛下虚。如此等等,中医药学把自然界的阴阳上下升降等规律性引入人体之中,形成其理论与临床,这才是真正遵循自然规律性的高级自然科学!
中国科学界实际上是西方科学的克隆品。尊重西医学没错,但你打压中医学,不把中医药学视为自然科学,甚至营造西医科学中医不科学的舆论,导致西化派领导与决策中医学,排斥中医学,篡改中医学的基本理论,置《黄帝内经》关于中医学是人体社会科学和系统科学的头条于视若罔闻。并且用篡改后的伪中医学去授业传教和所谓的“中医研究”,用西医学模式办中医医院,考核颁发行医证书,在客观上做着消灭中医药学的数典忘祖的事情。
所谓的中医研究,不研究水谷精微、气血、阴阳升降等等中医学理论。明明葡萄糖就属于水谷精微,你们闭着眼睛不承认,闭口不提肾上腺素、胰高血糖素等等升高血糖与“肝主升”的对应关系;明明“肾精”就是蛋白质和细胞,张景岳说:“精之为物,重浊有质,形体因之而成也”,“形即精也,精即形也”,可是你们就是顾左右而言它;明明有“肾藏精”,就有“肾释精”,后者就是“精动为血”,蛋白质和细胞处于静态谓之“肾藏精”,处于动态如工作态、激活态就是“血”,故全身无处不有蛋白质和细胞,就无处不有“血”。可是你们硬是把藏象巨系统的“血”说成血管内的脏器血液;本来《黄帝内经》之“脾气散精,上归于肺”明确指出肺脾共主运化,或者说在营养物质的运化过程中,必须有肺气的氧化作用,你们就是绝口不提…。所谓的“中医研究”实际上是阻扰中医学现代化科学化,破坏国家之中西医结合与中西医并重的西化派。古人的科学水平有限,可以用抽象的阴阳五行等语言说理。但在科学日新月异高速发展的今天,对人体结构与机理已经在分子细胞水平精确了解的情况下,比如葡萄糖的升降机理已经非常清楚,你们阻扰中医学和现代科学见面接轨对话,却大唱中医研究取得丰功伟绩的赞歌,你们对中医学的中国梦、中西医并重、中西医融合是踏实贯彻执行还是阳奉阴违?西化派的实质是“西管中”,而真正的中医药学就在民间,是只看病和研究学问的匠人,他们没有决策权和话语权,身不由己,任凭西化派摆布而默默无语。但是,上次的非典,这次的冠状肺炎,将西化派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西化不除,中医不兴!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从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攻坚战看中医被西化的危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