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 发表于 2020-2-24 21:10:42

从流感谈中医对瘟疫的认识与治疗

流行性感冒不是感冒,是传染病,是一种瘟疫。

流感年年有

症状各不同

那年奥司他韦一战成名

中医肯定也行

这几年临床中应用中医中药治疗流感也可以做到一剂愈,中药的组方配伍等用药理念具有可重复性,疗效上说可以不次于西医西药。下面用几个病例,谈一下具体组方和用药,用药理念,不仅针对退热,还有头部及肺部的炎症渗出的抑制,及已经渗出的快速吸收。

之前呢先牢骚一下,组方原则是根据经方的原则,并不用原方甚至原药。就像胡希恕先生讲的,六经辨证六经用六类带有阴阳属性的部位(胡老讲的更详细清晰)更好理解,说伤寒论的方子多是用来对付夏天吹空调,吃冷饮之类受寒凉侵袭致病的砖家很可笑。瘟疫伤人,有阴寒有阳热,在历史上也是,有的瘟疫投凉药无效且加速死亡,有的瘟疫投热药不行,温病学说呢多用清,袪之法(达原饮还真有些例外),实在概括不了所有的瘟疫的应对,普通人们也会想到清热解毒这个词,解毒对,清热解毒更像西医对病治疗的方式方法,如果有效就应该用西医的规则办,就像青蒿一握绞其汁,然后提取青蒿素,哪味药治哪种病,甚至按公斤体重用多大量,怎么用等等,对证治疗与对病治疗结合应用最好

如果还不能正确拿出对病治疗的方案,那就辨证论治吧,就像下图几个传染病患者舌象,可窥一二,从流感谈中医对瘟疫的认识与治疗

图234舌苔厚腻略黄,舌质青暗,是寒湿夹杂轻微的郁热,图5舌苔略黄厚,舌质是舌尖偏红中后部瘀暗,寒湿兼寒湿郁久化火挟瘀,怎么治疗后面再详细分析,图1舌红苔薄黄就不用讲了,西医甚至都能开出正确方子。 疫气流行,感者多,患者的四诊表现,正邪交争之初或发病或无感觉(就像无症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寒热阴阳有不同,之后证候大多类似(这也是瘟疫用药可以对病治疗的佐证),后期转归又有不同, 病例1: 杨XX,女,8岁,2019年冬,发热由38渐至40.2℃十余小时无汗出,头痛略晕略有呕恶,眼结膜充血,舌略红,脉数,发病于流感季节,同学接触史 筠姜10g黄芩20g丹皮20g半夏10g 茵陈30g当归10g双花20g瓜蒌10g 甘草16g          一剂煎服 傍晚服药,第二天早晨体温正常,诸症皆无,孩子的父母有些不太适应,非要再拿一付药巩固一下,   茵陈20g黄芩10g当归10g丹皮10g   双花20g白芷10g前胡10g竹叶3g 甘草10g 随访正常,就这么简单,就好了 病例2: 王XX,女,16岁,2019年冬,上午低热,下午高热40.2℃无汗出,前额部头痛,咽痛,眼结膜充血,大便3天未下,舌质略红,   筠姜12g青蒿20g黄芩20g丹皮20g    白芍30g双花30g连翘15g甘草10g 前胡10g大黄5g      一剂煎服晚6时开始服中药,至清晨热退,食欲差,略有呕意,大便未下      青蒿20g黄芩20g半夏6g甘草10g      白薇10g白芍30g连翘15g丹皮20g      大黄6g生姜15g   一剂煎服 随访当天上学了,未再有反复 病例3: 董XX,男,55岁,货车司机,2019年冬被患病同行传染一天,自述本人自三个月前患大面积疱疹愈后,感觉体质特差,不耐劳不抗病,这次仅与患病同行对面说话十几分钟后不久即感觉全身不舒服,现症状,全身特别酸痛乏力,前额部头痛严重,轻度咳嗽略有胸闷,眼结膜充血,低热38℃无汗出,舌质舌苔无明显异常,麻黄6g杏仁10g桂枝20g白芍20g筠姜15g青蒿15g黄芩20g丹参30g当归30g鱼腥草30g连翘20g甘草10g枳壳10g前胡15g丹皮30g         3剂煎服 服药后第二天早晨热退,下午37.5℃,头痛轻,第三天早晨体温正常后未再反复,头痛无,第四天来诊,略有咳嗽,乏力大轻,无汗,但是看其舌象,舌质青暗严重(比图2.3.4的暗)舌苔正常,自述这几天有黑便略稀,里寒严重,必须用药       麻黄10g杏仁10g桂枝30g甘草10g       当归20g鱼腥草30g石见穿30g鱼骨30g       黄芩20g筠姜10g大黄6g草蔻6g   茵陈30g竹叶10g      5剂煎服 随访已无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舌质接近正常,未再服药 病例4: 王XX,46岁,2019年冬,流感病人接触史,全身酸痛乏力多日,现症状鼻流清涕如注,前额部头痛,低热畏寒无汗,,轻微咳嗽痰少,眼结膜红,舌质轻微偏暗苔正常,    麻黄10g杏仁10g桂枝24g白芍24g    丹皮24g筠姜15g青蒿20g黄芩24g    连翘15g石见穿30g白芷15g辛夷6g    当归24g甘草10g          2剂煎服 服药后热除,头痛无,鼻塞粘涕较多,夹杂少量黄涕,耳堵胀感头胀感,轻度咳嗽少量粘痰,舌质略暗    麻黄3g麻黄根3g杏仁10g桂枝30g    白芍30g白芷15g辛夷10g黄芩20g    黄连10g连翘10g甘草10g    3剂煎服 诸症除,耳堵胀感一剂除                                       1,为什么用筠姜不用普通干姜,因为一直用筠姜,普通干姜没试过 2,为什么初起就用小柴胡汤合甘草干姜汤,本年度流感就像病例3,4那样,治疗得当舌质不会变青暗更不会青瘀暗,没及时治疗或治疗不当比如很多输液打针数日来诊的,舌质就会像图2,3,4,5中的那样,很暗,甚至更重,也遇到过初起即舌质青暗严重,面红眼结膜充血严重并发热的病例,“五疫之至,无问大小,症状相似”,初起时因个人体质不同瘟疫侵犯程度不同症状可能有所不同,但总会在某个阶段症状相似,在这个阶段更能判断出此瘟疫的阴阳寒热属性,像此次流感判断属于阴寒性质,一开始即表现全身症状,眼结膜充血很有代表意义,表里半表半里俱病,时间三五天甚至更短还会表现不同程度的三阴证,一开始即用救里加和解的办法,观察疗效治愈速度较快,没有发现其它变证等不良反应,此疫毒说直中脏腑也不为过,膜原一说我们知道记住就可以了。 3,小柴胡汤合甘草干姜汤为什么用茵陈青蒿不用柴胡,用和解的方法,选取了青蒿而不用柴胡,用干姜还是用草果,说到底还是因病而做出的选择,观察干姜是直接抗病毒的原因好得快呢,还是因为调节体质,帮助病人袪邪外出更多呢,好像二者皆有,就像麻黄治病也是二者皆有。另,对于初起即高热(多数在39.5-40.2℃之间)的患者,早期用药一剂即愈,诸症皆无。而那些低热患者反而时间要长,原因是不是个人免疫不同,疫毒在体内潜伏期长,繁殖的更多侵犯的系统器官更多造成的?伤寒直中也有了现代解释哈 4,麻黄汤和桂枝汤或二者合用对于初起炎症的渗出有很好的抑制作用,关键你得会辩证施治,对于已经渗出的桂枝汤有很好的促吸收作用,剂量上面有,可以少加麻黄(或根),病例4中的头重耳堵,不要只从细菌病毒处考虑,体液充斥了吗?进入组织进行正常循环就解决了,经方实验录曾讲过一个病例,说一人外感后,吐绿色痰浊甚多,经过辩证就开了桂枝汤一诊而愈,作者讲了一句话,古人不欺人也。白芍固然有抗菌作用,但辨证论治后的桂枝汤帮助病人袪邪外出更重要,另现在白芍饮片有从地里挖出就切片晒干的,有挖出后水煮去皮,晒干,到饮片厂再水泡浸透,切片烘干,甚者为颜色好看再硫熏,药性肯定不同 5,还是说这个已有的炎症的渗出,成人咳吐排出肯定加速病情恢复,夫甘遂之破水饮,葶苈之泻痈胀,与皂荚之消胶痰,可称鼎足而三。小青龙汤去麻黄加荛花也是对付这种渗出的办法,还是那句话要辨证论治,早期外感只要治疗得当如果有胃中停饮吐出来肯定也是恢复要迅速,比用药化饮要快些,儿童不会咳吐怎么办,对于稀薄之痰猪苓利尿也是个没好办法的办法。胶黏之痰牛黄肯定有很好的作用,毕竟卖药材的对“牛黄化痰,麝香透手”不是随便说的,有这种作用的才被认为是真药,牛黄买不到现在肺部支气管镜灌洗解决了很多问题。 6,黄痰黄涕,黄芩黄连就解决了,为什么还用一两味清热解毒药,就太阳经病来说,胡老也说过用经方对证用药后,有的也会继续传变入里,为什么?这时候清热解毒药有些作用,感觉只用经方那些药即使不传变,但是扁桃体淋巴结会肿大和不舒服,加上清热解毒药就不会,黄芩黄连在这里可以理解为抗菌药,对这个时候的扁桃体淋巴结肿大和不舒服不起作用,双花连翘等等可以起作用 7,治疗中后期,就像图2,3,4,5的舌象,用桂枝当归温通阳气,或加猪苓,通阳不利水非其治也,或加干姜总是要辩证施治,图5的寒瘀热夹杂当然要寒热药并用,比如当归丹皮,本经云,当归治咳逆上气,寒热洒洒在皮肤中,柴胡汤中的人参,多人疑问是否现在的人参,我在临床应用中观察在感染性疾病中,若非救逆用人参确实助火大些,用西洋参更安全些。转自今日头条作者塘畔书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从流感谈中医对瘟疫的认识与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