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化自然 发表于 2020-4-18 14:42:34

中药中温浸泡法,打破2000年来传统瓦罐兼煮法释放保存药材药效

致全国的医务工作者和全国的生病患者,来分享我10多年来吃药过程中试验,探索,得到的发现!
    我名王槐荣,今年63岁,泸州市龙马潭区红星街道办事处长桥村社区人,身份证号510502195702194130,把我10多年以来对中药(我在吃药的过程中,不断试验,打破2000年以来高温100度用瓦罐煮药,从几分钟--几十分钟煮死了中药药效的传统,创新改变为“中温”浸泡药的结论,释放保住了中药的药力,药效,以前吃中药见效慢或医治不了的,现在是彻底改变了)的逐步认识贡献出来,在传统的中医治病过程中,中药的药效只保留了极小一点点。我孤独一人很多年,三四天都没有说一句话,不善与人交往交流,文笔以不行,如有言语上有不对的地方,再次说声对不起!
    我属于亚健康的身体,幼年流清鼻滴(题)到11.12岁,农村那环境没有医治过,在北京东郊机场当兵,我每晚要起夜两三次,宿舍的门到小便槽(连里在墙边上随便挖了个槽)不到20米,冬天零下20度,所有起夜的都没有为了小便再加衣服,穿睡觉的内衣内裤就跑出去了,我每次拉完小便咽喉就要痛,回到宿舍睡到被子里很快就不痛了(没有医治过,不知道是身体的问题)。33岁离婚,子姜鸭子好吃就吃两年,酸菜鱼好吃就吃两年,......一人没有刻意去做什么,到后来吃啥屙啥,没有消化,咽喉长期疼痛红肿,到泸州医学院咽喉科去医治,他们除了输液没有办法,一年100次左右,两手背被那针扎得没有一块好肉,全是针眼,两三年就没有想到去看中医。
    可能在2002年左右,我战友张亮(三代名中医,1908年富顺县颁发他爷爷的绣牌都在,外省找他看病的有层次的人都很多,就是习惯不好,上午看病,中午喝酒,下午打牌,晚上挑着喝,牌再接着打,死在酒桌6.7年了,不然他的成就会更大)搬到红星农贸市场对面开诊所,我买菜就要经过战友的诊所。
    我对张亮讲了我的情况,张亮讲:中西医各有长处短处,西医的理论没有“内科五脏阴阳平衡”这种病理学术,所以西医医不了;中医非常慢,要几个月来调理阴阳平衡,青霉素输液与阴阳平衡风马牛不及,......我说一年如何;战友用8.9个月(这么长时间,这么低的效率,确实对中医治不好病,骂“是骗子”最好的攻击武器)帮我调理了阴阳平衡,时间漫长,效果非常明显,消除咽喉长期红肿疼痛,没有再输液了。过后战友讲:你的肾脉很弱,最好到医学院做全面的体检,过后才好医治。医学院体检的结果是:肾不饱满,不充盈,脂肪肝超标。
    我在战友那吃了两年的中药补肾,我没有感觉有向好的迹象,就停了,过后一朋友推荐另外一个拿着祖传药方,对外卖药的中医,名气以很大,每天去抓药人的不断,补肾药方里配虫草,鹿鞭,...价格以不低,吃了两年以没啥感觉,以停了;一个人睡在床上经常性的想,中药真的不行(很多年轻人都认为:中医是骗子,根本没有效)?但我上边又是中医才医到的,这怎么说?我总觉得那里不对,肯定有我们2000年以来没有想到的地方。我本身是搞机械的,机械的精准度不能相差一丝一毫;中医中药是一个大概率?难道是在这大概率上?西药是精纯提炼合成,就那么几小颗,中药是一大包各种树枝,树根,树皮,地里长的碳水化合物,成分以不少,为啥药效太慢,或者根本看不见药效?过后这10多年,我就找这精准度,反复的试验,试验得越久,离中心的精准度就越来越近,大概在2015年,2016年接近精准度的中心了,只是没有形成结论,只是觉得方式应该是这样走的,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它的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历史的重大意义,只是有意无意的在忙和不忙,心烦不顺和高兴之间去买现成的药和自己的工艺进行了对比,其实就是根本没当成一回事,当然,以没有静下心来多想。
    前7.8年耳鸣(同时以滴尿,每天必须换内裤,觉得自己到点了,很是心恢意冷,),很随性吃上海的槐角丸有半年多不鸣了,停2.3月又耳鸣了,再吃槐角丸半年多不见好转的迹象,战友以死了。去随便找了一个50来岁开诊所的中医,讲了一下耳鸣,需要补肾的中药,他开了7付,让我吃7--14天瓦罐煮30分钟汤药;我只按我发明的方式吃,过后断断续续长期按我的方式吃,耳几年前一直不鸣了,尿以不滴了。
    近几年我一直吃补肾的药,吃牛,羊肉比较多,饮食都以阳性(燥热)为主,隔一二月的火热就冲起来咽喉红肿疼痛,就要吃亲热消火消炎的药,去诊所买现成的中成药他们必须给你配几天的青霉素或头孢,他们说:不配青霉素或头孢炎是消不下来的。大概在2018年的上半年,才比较认真的对去买现成的中成药配(青霉素或头孢)和我发明的方式,把消炎的速度效果进行对比,到2020年差不多两年间(以前还有两年的无意对比),一共二三十次的对比,青霉素,头孢没有优势可言,我发明的工艺速效消炎的时间只有青霉素或头孢的50%,或者更少。这个结果是不是我身体的特殊性?
    我左上口腔最后边的大牙,平面掉了10年左右了,就留陷入牙埂里的三个脚,分两排陷在牙埂上,最近三四年经常痛;今年春节过后咽喉痛,牙根以跟着痛,中医没有坐诊,西医开的中成药配青霉素三天药,吃后咽喉好了,牙根没好,封城关市了;没过几天咽喉又红肿了,等到终于有中药店开门了,排队太长,我让他们空闲了抓亲热消炎的中药,第二天一早拿到中药,找粉碎机打成粉末,按我发明的方式吃,三次就好了,咽喉的红肿就消炎下去了,牙根痛得更利害。
    3月12日下午,大牙实在痛得没办法,又想去大医院把大牙拔掉,新冠肺炎又担心交叉感染;打电话给赖医生,是一个50多岁卫校毕业拜师,自学的中医;我说了一下牙痛的情况和想法,赖医生讲:大牙的牙根很长,必须要拔才能掉,痛是掉不了的,你这是阴肾(我记得他讲的大概意思),牙根里缺水,要滋阴补肾......,我让他开处方......,他讲你吃三付来看看,如没有效还是到医院去看牙科(他一点信心都没有,这是他在30多年的学医实践,对中医中药药效(中药材药效被100度高温煮死了)一个极限的认识高度......,中医大多都是继承,长期以来都不知道,中药的药效绝大部分都被100度高温煮死了或那些中成药的颗粒(没有经过1.30小时以上的中温浸泡),认识不到中药药效释放出来应该达到的高度;药效从量变到质变,脱变,这个脱变不可想象的),我把赖医生开的中药(知母15克,黄柏15克,生地30克,山药15克,枣皮15克,丹皮15克,云苓15克,泽夕15克,玄参20克,细辛9克,女贞15克,三付)抓回去,按我发明的方式吃。
    从3月12日下午6时吃第一次药,到3月15日下午6时整三天,非常明显的感到牙根的痛减少了很多;我决定坚持吃一段时间,自己反正以是要吃补肾药的。17日早晨8点钟,4天半牙根基本不痛了。这是第一次吃“滋阴补肾”的中药,这四天半解决了我5--6年来,脚后跟周围皮肤干裂,看到一块一块掉着的白色肉皮,每天晚上要化半小时,用热水浸泡,然后用手指甲扣掉老肉皮,如几天不扣掉老肉皮,脚后跟周围的老肉皮厚起来,厚起来的皮肤就要开裂;现在看起来就正常了,没有老肉皮掉着,以扣不下来。以前洗脚扣下来的老肉皮水都是浑浊的,现在水清彻了。
    现在是23日,吃中药10天,我有98%的把握,解决了我近20年来夏天热,皮肤发痒的困扰。最早皮肤发痒那几年用硫磺香皂洗澡,过后用洁尔阴洗澡,近三四年夏天用洁尔阴涂抹在身上,一天几次都还是痒得很,扣得难受;前几天温度高,衣服穿得多,出去散步出汗发热,有意几天不洗澡,不换内衣,感觉到给前几年比,是要好得多,皮肤至少不发痒了;就看夏天大汗淋淋时发痒不?前几年夏天我的额头出汗时,看到象没有外边那层肤,不知今年如何?
    现在是30日,吃药18天,解决了皮肤保水的问题。至少有10年了,一到冬天,我的手心的皮肤不说开裂,可以说非常粗糙,要到端午节以后,粗糙的手心才慢慢变回不粗糙。现在手心手背都不粗糙了,有光泽,很正常。
    我的口腔痛了一个多星期,又没有烫到,前几天吃那前段时间咽喉疼痛清火消炎剩下的中药粉末,三四天不见好转,我估计吃错了药;4日下午五点钟,给赖医生打电话,说了口腔痛的情况,赖医生给我发微信(升麻12克,雅连12克,当归12克,生地24克,丹皮12克,石羔30克,防风12克,枝子12克,合香12克,桔梗12克,六一散30克,板兰根30克,三付),5日一早抓中药,过后找粉碎机打成粉末,9.30回到家,电热壶烧开水,用质量不太好的保温杯,10克中药,250克开水,搞转调混浊65度车紧盖子,11.30加冲100克新烧开水吃,重新按上述方法配药测71度车紧盖子,11.45钟手指去摸口腔那痛的地方,非常明显那痛的地方不怎么痛了;晚上6.30加100克新烧开水吃11.30浸泡的中药,还是按上述比例方法浸泡中药准备明早吃测71度车紧盖子,到6日凌晨4点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了,才吃两次消炎疼痛就好了,当然阴阳平衡还得吃2--3天。
    我在10多年中,瓦罐分别煮开(四川话100度)1分钟,2分钟,3分钟......,10分钟,20分钟,30分钟,......1小时,1.5小时,2小时,...瓦罐分别煮开1分钟,2分钟,3分钟......,停火,冷却后再煮......效果都基本一样,没有明显区别。过后用不烧开的办法,90度,80度,70度,60度小火保持一段时间,10多年试验得出的结论:其实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问题,100度的高温能消毒,杀死细菌,同时以煮死了中药的药效!!!
    处于现在比较好的方法就是:一是把中药的药效浸泡出来,又不在高温下烫死中药的药效,用一般比较普通喝茶水的保温杯,根据季节温差,10克左右的中药,150--250克左右的开水,在保温杯里冲转绞转后,温度在60--75度比较好,车紧盖子浸泡1.30小时以上。(夏天室内温度高,烧的开水要冷一下,才能冲药,如是晚上冲来到明天早晨吃,冲2小时以后放到冰箱上层)
    中国有13多亿的人口,“中药中温浸泡”的研究成果,早一天公开,对每一个患者,减少痛苦,早日恢复健康,对每一个家庭,减少一大笔经济负担,对整国家而言成果确实很大。
    我10多年的努力,公开很简单,使中医治病的成效提高了几个等级,经济价值,社会价值不可估量,对中医走出国门加了一万分动力。(日期是记录在电脑上)
             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红星街道办事处长桥社区      王槐荣      18982408467
                                                                     2020年4月7日

我于2020年4月8日上午9点,到泸州市科技局申报上面讲的“科技成果”,接待的两个公务员都给我说,个人申报不好办(现在好像没这机构)
    2020年4月12日寄了7家中医药大学和一家报社,我想在全国公开的面还是不够宽,应该让全国的医务工作者和全国的生病患者早一天尝试一下,“中温浸泡中药粉末”的药效,在患者身上是100%,还是30%,50%,80%有效?所以在网上公开。

                                                                     2020年4月18日

about888 发表于 2020-6-25 19:35:12

楼主,对于一般的中药,有可能提高疗效。但是那些烈性的药有可能超量。比如半夏,附子等。医生开的量已考虑先煮去毒后的量,如果打成粉后的量就要大大减小,否则会中毒。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中药中温浸泡法,打破2000年来传统瓦罐兼煮法释放保存药材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