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ngyiwang 发表于 2009-10-8 15:56:30

谈发热

谈发热


发热之说与高热治疗几例:

发热这话,有人一听说以为是毛病,或者害怕。在人体的生长发育过程中,或在治疗某些病的过程中,发热对人体或有时是很有利的。这在实际中已证实。只是人对一些自然给人类的好处常会把她忘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人是最喜欢好处与利益的。可事实就恰恰如此。如果人类可以净心思考一下问题,也许麻烦就会减少很多,可事实不是阿,他会说我们现代科技日新月异的变化。生产力突飞猛进的发展。可是人有没有想一想,人类在得到利益的同时。也同时存在面临着比过去的仍何时代的潜在危机要大呢?所以古人发现了现代人会有这种毛病,苦心地说;“今时之人以妄为常”什么是常,就是说反自然行之。人体的疾病如此。人的社会行为如此。世界的行为如此。无妄之灾,不可不知。对现代人要说好听的话,只能说有些是这样的。有人可能会问,你说病就说病为什么要和世界连在一起。组成世界的很重要一部分是人。如果人有毛病是不是与世界有关系。这种的说法是中医的整体观的一部分。话还是转到正题好,不要说的太远。

大凡人生都有发热的感受,只是长大以后有没有忘了这感受而已。如果是病了几天的发热,或发热汗出,又马上发热,那人是很难受的,那种难受形容不出来,只有亲入其境才知道。但又有谁喜欢亲入其境呢,可有时也是身不由已阿。利害的会搞你神昏颠倒,自已说什么话也不知道,平时看不到的东西过来过去,神识都欲飘走。在这里想讲一事与人听。在好几年前我的一个邻居小孩得了小病,傍晚小男孩跑出去玩,(一般发热这时温度都会比较高)他眼闭起来对一小孩说,你眼睛闭起来会看到东西吗,回答,看不到东西,他说怎么搞的我眼闭起可看很多东西。恰时小孩母亲出来要把小孩叫回去。他说;妈妈怎么搞的我眼睛一闭,就象看电影一样,他妈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我听了很好笑。因为小孩说的是真话。在我小时候也有这种现象,问人家人也不懂。但当时我不是发热。上面讲的是发热时有的人会出现的一些现象。

今讲对人有好处的发热。那就是中医说的“变蒸”这只会在幼儿身上发生。今引《医宗金鉴》幼科杂病心法要诀的部分说明;“万物春生夏长,儿生同此变形神。三十二日为一变,六十四日为一蒸。变长百骸生脏腑。蒸增智慧发聪明。十八五百七十六,变蒸既毕形神成。变蒸之状身微热,耳尻骨冷无病情。”书中说明的是幼儿发育生长一个时期的人体正常发热,变蒸。象这种人体生长智慧的自然发热是不要治疗的,隔天把就会好。但也有的父母或医生不识给打针吃药。这对小孩的身体是有损害的。那么要怎区别正常发热与不正常发热呢?

一,“变蒸之状身微热,”也说是说这自然现象的变化。小孩身上的温度要比正常温度,高一点。这时小孩会比较爱睡,胃口也会有点变化。不喜大人多动他。因为此时小孩有点不舒服,但是可以克服的不舒服。克服之后会更强壮。此时若大人爱之过头,硬要找点毛病出了。违背了自然,是大人的过错阿。书中再说;“耳尻骨冷无病情。”这进一步告诉人们正常发热与不正常发热之分。耳指耳后。正是鉴别有邪无邪、有热无热、有病没病的一个很有效地方。若身体受邪此处必热。若无邪此处不热。“夫耳肾之窃。少阳相火之脉行耳前后”“尻骨”是指尾骨无热。还可看小孩的手足指,若厥冷为受邪,正常则无。手掌背与手心。尺肤的温度对比。额头。还可看次指的三关。三关辩有无寒热是很准的。如果这些外诊的地方都没问题,可以放心。但是人读书要活一点,千万不敢把书读死了。如果是在小孩变蒸的这时间,大人不注意维护。外邪侵入。你可千万不敢打开书给人看,此小孩今日是三十二天,是什么六十四天。是正常的变蒸不管他。是长身体,长智慧。那就是有病不治了。但也有可能小孩在变蒸前几天就闹毛病。到正常变蒸日毛病还没好。这时也是要先治毛病的。这些多变因素医者都要充分考虑。为医者当明白什么是常,什么是非常。方不误事。

前面讲幼儿生长时间自然变化的有利发热。但是在一些疾病的治疗过程中,这种对人体有利,可治病的发热也是常有的事。只是不知你有没有留意。在治外感病中,人们就有用发热或加温的方法来治外邪。如病人受寒邪,在民间。会用;生姜、葱白根、胡椒煮好,加点糖醋,热药汤喝下,入避风的房间把被子全身包起来。此时体温升高,过一会,汗出病除。这是民间的一种简单的发热疗法。在治疗一些疑难内科疾病,或风湿痹病与癌症的用药过程中,有些人药后身体也会觉得发热。这种感觉都是药力作用的一种良好表现。有时病人不知药后出现全身的热象来问,我只能实话实说,这是人体自身阴阳自然调整的一种好现象。不要害怕。可也有人会怕,又想病好,又怕反应。那只能随它去了。因为这种人没法对其说理。

这种自然界负于人类有用的发现现象还很多,只讲到这里。那么,发热是一种什么现象。为什么会有好坏之分呢?有人听道发热就害怕,你还说它有好的一面。让人难思其义。最古老的哲学告诉人们,宇宙世间万物由阴阳二气物质变化而生成。阴是好的,阳就是坏的。阳是正面的阴就是反面的。成败倚伏。变化于广大微妙之中。发热是阴是阳。其阴阳都是。又互根。阴阳变化好坏相伴。但是发热对人体的好与坏。是自然中,不同空间,不同人物,不同疾病的表现而已。发热是人体的能量转化,与释放的过程。是人体正气抗争病邪的过程。若正可胜邪发热当退。若邪气重连日发热,人体能量损失很大。所以在治重热病人,初、中、后不同阶段用药不同。此病愈之人身体很虑当注意保养。

现在来讲一下临床治疗过种中的,疾病发热。

一、 小儿食积的高热现象

在九十年代初,有一天,一位年青的父亲来找我。要为他的孩子看病。我说;你可把小孩带来看;小孩住在医院里。在医院里我不能去看。因为那里有很多医生在看,你不要来找我。如医生可把小孩的病看好,我又何必听人说来找你。但我话说在前,医院是不去的。你可把小孩的病情说出来,我看一下有没有办法帮你。他说小陔今年六岁,在一星期前突然发高烧,连夜到医院去打针、住院。发烧起被有退到38至37,6度,可后温度又上升,上午温度低点,下午都在39一40度,几天来一直没好。这二天腹胀又痛。医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只是发热待查。双方的大人看着小孩,都急哭了。就盼望病能快点好。问;小孩肚皮痛肯让人摸吗?不肯让人摸。小孩口会爱喝水吗,要喝一些水,有出汗吗,有出一点。出后体温会低一点。会吃吗?这两天不爱吃。大小便怎么样,小便很黄不多,大便已好几天没拉了。生病之前吃了些什么?小孩平时胃口很好,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会买好吃的给他,那天吃了,棕子、李、桃、香蕉、奶粉等。听完话后。此吃东西不当造成的毛病,此物内积数日化毒,肠壁已是郁暗之色。血液滞留。若不迅去,化腐成坏病。所治此病,不能待查,那会让费时间。只能快速去邪,方保安康。开方如下;9药克为单位)

1方: 麻黄5 生石膏20 霍香5 香茹3 竹茹10 枳实10 厚朴10 生大黄10 芒硝10(后入) 一剂小三碗水煮二碗,分四等分,先吃半碗药,15分钟没动,再吃半碗药,若还没动,各半小时将药服完。回去买药马上煮。注意听好。药后腹痛暂不管,若泻药即停。不要再吃。

2方:泻后想吃东西,切记。只能吃半碗稀饭汤,过些时间后,再吃点。不要给他一下吃太多。好东西隔日再少量给他吃。

次日上午这位年青的父亲到我这里来,脸露笑容。说很感谢我。我说没什么好谢的,是小孩的体质好。是你们配合的好。他说昨日药。吃三次就腹痛,后大泻很多黑臭的东西。后热退到今早量体温只有37,6,医生觉得很奇怪。没给他们说。听后对他说只要今天的下午,温度不高。病就好了。他要求再 开方如下:

1方: 田基黄10 荆芥5 砂仁5 伏苓8 白术6 甘草3 麦芽10谷芽10党生5 两包水煮服,日一包。

2方,肉奶类物质过天把再吃,小陔暂不要到户外玩,风扇、空调暂不要用。过些天按正常生活。

此小孩之病,起初有感于外邪,又大人关爱太多,至水果食物等营养品杂进太多不化,于邪结于腑中,前医失之辩证发热待查几天,用了抗菌素烧不会退,病情还是加重。此体征很明显的食积,阳明经腑实证。为何不能省察。若不是中药没即时用到。后果很难设想。

二、肺炎的发高烧

在夏天,有一晚上来人,要我为一病人看病。问他什么病,说他的亲戚,住在医院治疗。几天来高烧不退。我说你把病人接出来后再看。观此女患者年龄还不到三十,身体还壮。只是面部胀红,唇郁暗。言语几句即咳,无痰物出。说;头几天外感寒热,药后有好些,可三天前发热加重,咳嗽、胸痛住院,二天来烧没退,上午在38一39,下午在39一40度,每汗出烧会退下,可不久又烧起来。几日来教这样。医拍片后,看肺部大面程阴影,说是肺炎。切其脉浮数大有力,舌质红,胎中秽腐蚀白少津。触尺肤、手背之心皆热。诊毕,此邪之内外皆感。当表里同治,重于清热解毒,速透解邪势,为治病方略。方药如下:

1方: 银花30 荆芥10 桔梗15 连翅10 竹茹20 石膏30 百部10 贝母10 鱼腥草20 前胡10 知母10 生甘草10 麦冬15 花粉15,两剂水前服,每剂药水五碗煮三碗,一小时喝一碗。

2方:只能吃稀饭,其他的暂时不吃。

3方: 西药最好不用。

次日清早,病人昨两剂药后。咳出大量粘稠痰物。高烧已退。测体温37,6度。开方如下;

1方: 银花30 荆芥10 桔梗5 连翅10 竹茹10 百部10 贝母10 鱼腥草20 前胡10 知母10 麦冬15 花粉15,两剂水前服。

2方: 田基黄30 白花蛇舌草30 白茅根30 此鲜草药水煮15分钟合入,1方中服用,不时服。

药后病人,没有再发热,诸症皆愈。嘱其注意几天保护。开一调理方: 党参10 茯苓10 甘草10 当归5 白扁豆10 黄芪10 生姜10 红枣10个 莲子15个。日一剂水煎服。吃几包。

此病人身体较强。可重用清热解毒化痰之药。故病愈速。

三. 肺炎发热。

有一天,一位中年女患者来看病,说;己住院一个多月了到现在还没什么好,医生拍片说肺有阴影是肺炎。现在虽然发热比前好点,但还是会发热,有时38一39度,上午温度低些,咳嗽有痰,胸有点痛,常汗出。胃口不好吃不多。口会干,身体很软,走路都没什么力。有时肠胃还不好会拉。观其色苍白带点青。唇有点鲜红。舌胎白,质淡前有红点。切其脉初按觉有点散软,中下弦滑略觉数。两关较明显。问;你病开始时是怎样的,答;起初说是感冒发热,没治好就这样了。诊毕思考,此病因外感治之不利,邪入里恋于太阴不去之病也。因病邪之滞,正气已伤。精神有点差,其形有点瘦。经云;“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治此病当扶正祛邪之法并用。不能沌用清热解毒化痰的方法,用药寒温并举。只能微寒之凉药。用药可佐;温之以气,但补之以味当缓用。方开如下:

一方: 生黄芪10 防风10 白术10 白花蛇舌草10 田基黄10白前10 杏仁10青蒿10 半夏10麦冬10麦芽10炒苏子10桑叶10连翅10 两剂水前服。日一剂。

zhongyiwang 发表于 2009-10-8 15:58:05

二: 生冷,腥物暂不要吃。

过二日后病人来诊说;好像病有好一点。发热会少些,还是觉得要比别人多穿衣服,口吃东西无味。原方加生姜10 红枣5个 莲子10个。再二剂水煎服。日一剂。不要吹风扇与空调机。

三诊,病人已没什么发热。温度在37,5一38之间。此时已不住院了。面色开始清化见舒。脉象趋常,但细弱之中亦可见弦。舌胎质都有改变。淡白微干可见。此有点余邪未净,中气未复,脾运化与布津之力不足。其人月经,本有不是,与用药调之。

一方: 黄芪15 党参10 防风10 白术10 甘草10 半夏10 桂枝10 当归10 赤芍10 木胡蝶6 小茴6 砂仁6 麦芽10 谷芽10 生姜10 红枣10个,两剂水煎服,日一剂。鱼腥草、夏枯草、人字草、淡竹叶全草、野菊花、白花蛇舌草、白茅根、田基黄,鬼针草这些鲜草自已去拔。日三至五味水煎服。

二方:胃口好时,进点营养之物。

四诊;此病人药后七天已不发热,服至十日一切正常。后转调妇科与气血。

此患者虽是肺炎,因正气已伤,祛邪之药不敢多用,其有感邪扶正之药也不敢多用,只能视时机而行。所以治病不速。缓些日而愈。

四、手术后肺部感染的高热反复不退

在去年的夏天,一个妇女打来电话,要求为她看病。我说你在那里,住在某大医院。那里有很多医生,你不要找我看。再说电话里开方很难准确。此时她用哭泣之声说;“陈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她反复地说这话,被她这种说话搞得很为难。好吧你把病情经过说一下。她说;“因肝藏部分切除手术,引管没放好,术后之血流入体内引起高烧。最多一次抽出脓液有六百多毫升。每日抽脓液都有几百毫升。后医生又重新手术清创,不知打一种什么加强针,针刺到肺部。液体打到肺里,二次手术后,咳嗽气喘的很利害,常咳出血痰来。胸胁很痛。每日还是发着高烧。气急时只能用氧气。去做“c.t”拍出片子膈下与肺部都有积液,医生用大针从肺部抽出蓝色液体,还从隔下抽出脓血之水。本来是一处抽液,现在变成两处抽液。中西医专家都来会诊,中药西药都吃。医生对家人说;这病很危险,要有思想上的准备。手术至今已四十多天了,每天都高烧。现在身体很弱,无力。汗很会出。”

听说之后思惟,此病手术创伤,瘀血内停,热腐化为脓血。产生高热。此正气与邪之争。若热腐脓血不去,邪毒必破膈透入脏腑危于性命。彼西医用了大量抗菌素及方法,炎症高热不能好转。而彼中医,不知用何药,也不能见效。恐循规蹈矩,西医炎症高热之说。而用清热解毒排脓方法。若用此法病必不能见效,因其表现很有道理,按书搬法。医者用的心安,患者看了觉得有理,至于服药为什么,不会见效,不知反省用药之过。不知中医用药之法在心而不在书里说的常规。法为病之变而生法。此常而非常,非常而无常。从不拘泥墨守成规。不为经典而抑志。在诸多复杂变化中,迅速决定。立快刀砍乱麻,分辩阴阳。此由博而约,简略思虑。此病程日久,体力大伤,阳气大损。阴邪迷漫,肝肺之膈中上下。阴邪日胜。只有温阳益气之法,方可挽于危机之中。处方如下:

1方: 炮附片50 干姜15 良姜10 花椒10 吴芋10 桂枝45 茯苓20 白术20 当归10 川芎10 黄芪30 党参20 防风15 白芷10 仙灵脾10 枣皮20 生姜80 红枣30个 葱白根20枝。日一剂。水煎服。空心服为好。17点以前服完药。

2方:不要吃动物的东西,抗菌素的药,要开始减少用。营养液可用。

3方:不用风扇空调机。因药后阳气与邪之争,毛芤打开,风邪易入。或皮肤因冷而收闭邪不能出。

次日药后病人打来电话,说今日体温有高一点。其他都没什么变化。于原方中加入肉桂10克,再吃一包,炮附片自已再抓一把下去。

又过一日,病人打来电话说:又天上午的体温比以前低。会想吃点东西。嘱咐原方再吃一包。三天后病人体温趋于正常,至七天已不高热了。温度在37一38之间。病人体力恢复了很多。此时他可从住院处走一些路做车出来,于是专程下去为她治体内脓液与肺部损伤的毛病。

看到她咳嗽还不利,咳出物有痰;血、蓝色之物。咳嗽的声音很难听,好象有破的音。不敢大吸气。肋下有一个引流管。刀口很长。每天从引流管里,还有几百毫升的脓液出来。医生每天都要用生理盐水冲洗。这样为她治疗约一个月多,引管不用收口了,肺部的蓝色物质没咳出来了,但其肺部破损的地方时还有点血块咳出。去拍片肺部与创伤处的阴影没了。在这里不写后来的处方,是因为处方太多,写出来会太长。这里只简略说一下:

其一,治以扶正为主的药有,炮附片用过120克,黄芪达50克、苁蓉、沙苑子、仙茅、巴戟天、枸杞、核桃、兔丝子、木胡蝶、杜仲、枣皮等。

其二,用于解毒药有,角刺、山甲、银花、白花蛇舌草、白茅根、白花蛇舌草、白毛藤、田基黄、夏枯草、银花、金线莲、石苇、满天星、九节茶、九头狮子草、黄毛耳草、半支莲等草药

其三,用于行气活血化瘀的药,及他药有,乌药、香附、青皮、枳壳、厚朴、槟榔、丹参、五灵脂、红花、水蛭、土别虫、乳香、没药、露蜂房、南星、草乌、细辛、葶苈子、白芥子、竹茹、炒苏子、半夏等。

这里有一点想说一下,病人在医院胁下的每日冲洗,起头病人不会什么痛。到了脓液每天只有五十至一百毫升左右时,里面伤口开始愈好时,医生每次冲洗都很痛。病人问我有什么办法不会这样痛。我想了一下对病人说;你可不必用医院的方法来冲洗伤口了。可改用草药露来自行冲洗伤口(因为医院的医生不会帮她这样做的),还好她本人原是西医护理的。方药是: 银花20 白花蛇舌草20 鱼腥草15 田基黄15 水煮用其蒸气的水来冲洗伤口,这样很好,病人用了不会痛,伤口好的很快。

后来病人对我说,她看到与她一起住院手术的人,象她一样有脓发热的都死了几个。这是病人亲口对我说的,真假不敢肯定。象这样高热病人,西医用了很好的抗菌素,病人还是发烧不退。而医院的中医用了败酱、苡米仁、黄苓等一类药。依统计学方治病。无一点作用。不知变通。象这一类炎症待急,高热久日不退,病人身体虚弱者。治要保命为主,扶正用药,不敢殆慢,若失时机,不会再来。稳住病情后,着手祛邪。祛邪与扶正之药,按比例进行。切机渐进,抓往一切有利的机会,方可挽病人于垂危之中。

有人说中医只能治慢性病,西医治病比中医快。在这里不想多辩。我不敢说这都不对。因为目前人们对中医的认识在下降,中医在治病过程的作用也下降。中医在治很多病方面要靠西医,为什么,因为目前一些有正规牌子的人。对中医理论的深层次,不肯用功。只用定法,按图索骥,刻舟求剑。只要有一点难治的病,只会西医。我们应该认识到,西医是目前或将来人类治病的主要依靠。担负着人类医疗的重任。我不想说西医不好。因为他的视野,他的理论造就了,他们的治病方法。从目前的发展来看,人类对现代医学的运用在不断发展,更依赖西医。而中医或民间的医学有无关系都不大。即使民间有良好的治病方法,知者甚少。说出来让人怀疑,如天方夜谈。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淹没于历史之中。从哲学来说,至高无上现代医学也有不足的一面,而至土至下的民间医学能治好病,也有至上至智的一面。在这里只想人们是否能留一席之地,给传统的民间医学。让其有一点用力的地方。中西医治病各有所长。但有时传统的医学疗法,治病的速度也是很快的。

比如幼儿的高热。只要他体内没有炎症。用民间的飞针法。小孩的体温如在四十度。可在一至五分之内降下来。常是速针之后,热随汗解。其飞针手法都在一至二分钟内做完。飞就是手法很快的意思。

又比如急性的咽喉疼痛,是实症的。用上好的老醋,磨真的七叶一枝花。一些服下。咽喉很快就会轻松。

再比如夏天中暑有的人住医几天都搞不好。用土办法,有的经一抓就好。等等民间有很多很快治病的方法,因世人不知,而被误解太多。

综前病例。其一小陔之发热,太阳、阳明合病同治,以很短的时间治好高热。其二,此女肺炎高热,邪滞于卫气之间,重用清透之药。烧在十小时之内退去。其三,也是肺炎患者的发热,但治法不同,因正气不足,病愈较缓。其四,此女患者手术后感染,创伤于肺。并发异物炎症。治疗难度很大。重用温阳救逆之法,留其性命,高烧在几日内退下。可创伤的败血与肺部炎等症。治时间二个多月。

凡治热病皆要迅速,扶阳存阴。治热重之人草药生用取汁,此民间之法效果很好,今人已极少用了。若热闭实邪重者。抽筋昏迷之人。此经络之穴急针刺放血,开邪去路通经脉。用药快速清解,才会保脑不被烧坏。才不会有后余症。中医之辩证,有六经辩证、脏腑辩证、八纲、卫气营血辩证、三焦辩证之分。不要过于细化。然其变化之分,皆不离阴阳也。

今人治病喜细分发热之病是伤寒与温病。而历来都有争论。写一些书说某人,治外感之热用仲景之伤寒药法,病变重危。而改用温病叶桂之法。治病愈。说仲景之法误人及种种不是。大赞温病之法。也有人书某人外感用温病之法,几乎殆命,用仲景四逆救起。种种纷说皆有害医学。更使后学迂入岐途。此皆愚医之作,央及圣人。只读医书枝叶,未出夜郎,观井而评说天下。圣人张仲景立书《伤寒杂病论》,源《黄帝内经》之说。其方法用药,古德称之为,医方之祖。为历来学医必读之书。何谓“伤寒”,指一切外感病之总称。“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病起于阴阳,药必有寒热之分。病又有伤寒与温病之说;温病可分;风温、温热、湿温、温毒、冬温、温疫等之说。然其治各有异。仲景之法变化为温病治方之母。观叶天士、吴鞠通、王孟英。皆熟读仲景之人。其开创造性地发展了中医学说。以书温病之论,是针对那些板书伤寒而不能变通的迂腐之人。其发扬光大了《黄帝内经》的精神。

社区医师 发表于 2010-3-14 05:59:23

谢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谈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