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毛腿 发表于 2009-11-7 16:40:30

伏暑邪在少阳证治验

伏暑邪在少阳证治验
  笔者曾治疗一伏暑患者,此患者平素有胆囊炎病史,且有夏季在炎热潮湿的环境中工作的经历,冬季感受时令之寒邪后,出现寒热如疟、胸闷、心烦、心下痞硬,晚上加重,伴咳嗽,口苦,纳差,便干,舌苔黄而腻、脉弦数等症状。到某医院接受中医治疗,用的是小柴胡汤(柴胡、半夏、人参、甘草、黄芩、大枣、生姜)。

    结果,症状未缓解,反而心烦、胸闷加重。现证见:寒

    热如疟,脘痞作呕,胸闷心烦,入暮尤重,天明出汗诸症稍减,伴胸腹灼热始终不除。笔者考虑其素体内蕴湿热,复感时令之邪而发,故诊断为伏暑。根据寒热如疟,口苦,素有胆囊炎病史,辨证为邪在少阳。治法以清泻少阳胆火,清利三焦湿热,方用蒿芩清胆汤(青蒿20g,黄芩10g,半夏10g,陈皮10g,甘草10g,茯苓10g,竹茹10g,枳实10g,滑石15g,青黛5g冲服)。服1剂后,脘痞消除,2剂后寒热如疟、胸闷、身热均好转,连服5剂后,诸症均解,身心畅快。

    伏暑是发于秋冬而临床具有暑湿见症的温病,它是夏日感受暑邪当伏而不发,秋冬感寒凉之邪而引发。由于伏暑在卫分证解后,多表现为湿热交蒸,热重于湿的表现,故与湿温、暑温临床表现和病机相似。湿热郁少阳,少阳枢机不利而出现寒热似疟,但寒热不规则。湿热内蕴,扰乱心神,而出现心烦。湿热郁于胆经,故口苦。湿热蕴于中焦故脘痞作呕。午后及夜里阴盛,暑湿郁蒸较甚,故诸症午后较重,入暮尤甚。而天明阳气升发,气机通达,营卫调和,得汗则减。方用蒿芩清胆汤。其中青蒿、黄芩清透少阳郁热兼燥湿和解枢机;竹茹清热化痰止呕;陈皮、枳实有行气开郁,燥湿祛痰之功效;茯苓、碧玉散有清暑利湿的作用,诸药配伍,清泄少阳之热,兼以化湿。

    小柴胡汤中柴胡、黄芩能退表里之热,能祛三阳不退之热,而适于本症,但其方中人参、甘草、大枣甘温之性可助热,用之热更炽盛,且其滋腻之性使湿邪滞而不化,故胸闷加重。方中半夏、生姜能利能汗,辛以散邪,湿随辛之散性蒸腾上逆,蒙蔽心阳,而心烦胸闷加重。

    故伏暑之邪在少阳,不同于寒邪化热之伤寒少阳症,不能单凭寒热如疟,口苦等症状而用小柴胡汤,应根据其发病时节,发病特点,确诊后方用蒿芩清胆汤为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伏暑邪在少阳证治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