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之药 发表于 2009-7-16 14:51:00

浅谈脉诊在中医推拿中的应用

浅谈脉诊在中医推拿中的应用
随着是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健康的认识由过去单纯的“没有病”到现在的“高质量的生活”,维护健康的观点由过去的“有病吃药打针”到现在的“是药三分毒”,大家都在寻求一种对人无副作用的物理疗法来治疗疾病,恢复健康。而中医学的人性化、个体化、贴近自然的特点又一次为世界所瞩目。中医推拿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疗法以其独到的特点,为社会所广泛接受。
那么在中医推拿治疗疾病的过程中,作为四诊之一的脉诊到底有无用武之地呢?
笔者在临床及参加学术交流会的过程中发现,由于诊断手段的多样化,许多临床中的中医推拿医师在诊治疾病的过程中,越来越借助于X光片、CT、MRI等等外在的手段,而对于中医的望、闻、问、切四诊却往往弃如败履,尤其是脉诊,更是嗤之以鼻。有一次在给实习学生讲到脉诊在推拿临床中的应用时,一些学生竟然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我。恰恰是这样造成了大家对中医推拿的误解:推拿不就是按一按、揉一揉吗?还需要切脉?
笔者以自己在临床中用推拿治疗过的一例疑难病,来说说脉诊在推拿中的应用。
徐××,男,35岁,干部,2003年4月以“睾丸部不适3年余”为主诉前来就诊。患者在体检时发现尿中有1~2个红细胞,睾丸部不适,时连及腰,曾在多家医院进行过尿液分析、B超、血液分析、精液分析、癌细胞脱落检查等等,凡是跟睾丸有关的检查或者能够引起尿中带红细胞的检查都做过,均未有异常发现。
患者身材魁梧,但性格内向,自诉20多岁时体力活较重,时至今日,虽体力尚可,但稍过劳时便有不支之感。言语较少,声音低沉,面色较暗,精力尚可,舌质红苔白厚,脉洪大中空,尺脉沉弱,证属肝脾肾俱虚。
想起以前在看一本医案时曾有云:“患者饮酒过度,损伤真阴,脉虽大,但中空;脉大者,邪气鼓动真气外漏,表虽大,然中空却显其本虚之象。”在治疗过程中曾出现患者精神萎靡,四肢倦怠之象,先贤的解释是:“邪气已解,真气不再外泻,本虚之象自然外显,待邪气除尽,正气培补已足,精神自然可复初。”此病例与先贤所治何其相似。于是告诉患者:“可能在治疗过程中会有一段时间感觉精神不济,甚至还不如现在,不过不要紧,那是正常现象,过了这个阶段,慢慢就会好。”
首次治疗时用中指点揉太冲、足三里、气海,每穴各5分钟,然后顺时针摩腹10分钟,最后在腰部用放松手法结束治疗。
第二天患者来诉:腰部疼痛减轻,睾丸部疼痛加重。此次治疗重点点揉气海、关元、足三里,后未再出现类似的情况。第十日患者惊奇地说:“以前平时经常感冒,最近一段没有感冒了;以前吐唾沫多,走一路吐一路,最近好像也没怎么吐了。”
第十三日患者妻子打电话告知:今日不能前来就诊,因为几乎快起不了床。肢体几乎像散了架一样。于是宽慰道:“不要紧,坚持一下就会好的。”于是继续治疗。
在治疗过程中由于越来越熟悉,患者言语也多了些。于是在没旁人的时候就问道:“夫妻生活正常吗?”,患者不好意思地说:“很少,有时几个月也没又一次”。这就越发证实了尺脉沉弱这一征象。于是继续点揉气海、关元、足三里,摩腹,再点揉太溪五分钟。前后共治疗四十三天,各种症状基本消除,患者面色红润,痊愈。
回过头来反思一下本例患者的诊疗过程就会发现:脉诊在推拿临床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诊断的过程中,患者的体形及精神状态很容易给人以假象,加上初次来诊,有时患者因难言之隐不愿倾诉病情,或者有些患者对中医存在误解,以为中医只要摸脉,百病皆知,往往只将最痛苦的症状说出一二,甚至一言不发,所以脉诊在疾病的诊断过程中有着重要的地位。
本例患者就是如此:身材魁梧,脉洪大,往往给人以身体健康的感觉。尽管主诉很少,但是其声音低沉,面色较暗, 病程日久,就反映出可能属于虚证,再加上尺脉沉弱,尺主肾与命门,脉证合参当属肾虚。至于尿中有红细胞(尿血)当属肾虚不能封藏、脾虚不能固摄所致;睾丸痛乃是肝经虚寒证。后来患者告诉吐唾过多(五液中唾为肾之液),以及熟悉之后问到夫妻生活的时候,患者的回答,恰恰证实了当初的脉诊结果。若果没有仔细诊脉,只是想着尿液中有几个红细胞、睾丸痛,那就只好找泌尿科或者男性科了。
在治疗的过程中,如果没有通过事先的脉诊做出合理的推断,那么,后来患者出现的精力不如从前的情况你又作何解释?
所以,作为中医推拿大夫,大家千万不要因为诊断手段的多样化而将脉诊丢掉。

社区医师 发表于 2010-3-14 05:21:13

谢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浅谈脉诊在中医推拿中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