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ngyiwang 发表于 2009-11-10 15:27:55

中韓傳統醫學的源流關系【转帖】

  今天的韓醫,其根在中國的中醫。韓醫和中醫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可以說是一脈相承,從醫學觀、醫學理論、臨床診療方式等方面來看基本上都是一致的。
韓國古代名醫許浚在《東醫寶鑒》中提出“身土不二”,意思是“身”和“土”不能分離,每個人與生養自己的故鄉水土無法斷絕聯系。這一理念與中國古代“天人合一”的思想一脈相承。從曆史流變的狀況來看,韓醫與中醫也存在一種類似“身土不二”的淵源關系

“中醫與韓醫是源與流的關系。”《中國中醫藥報》總編助理毛嘉陵說。他認為,今天的韓醫,其根在中國的中醫。韓醫和中醫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可以說是一脈相承,從醫學觀、醫學理論、臨床診療方式等方面來看基本上都是一致的。

一千多年前的魏晉南北朝時期,中醫藥傳入朝鮮半島。到了唐代,中醫藥最著名的經典《黃帝內經·素問》、《傷寒論》等就成為了朝鮮醫學生的教材,他們效仿唐朝的政府管理制度,設立了醫學學科。北宋時期,全面反映當時醫學發展水平的《太平聖惠方》成為了高麗國醫藥臨床中重要的指導性讀本,接著,高麗國又刊印了《傷寒論》、《肘後方》等一大批中醫藥著作,使中醫藥學在該國得到了廣泛傳播,高麗國還仿學宋朝設立了“惠民局”、“典藥局”等醫藥機構。

北京中醫藥大學國際交流與合作處處長、博士生導師傅延齡也表示,直到明清時期,韓國始終與中醫保持著交流。“比較多的是中醫傳入韓醫,也有不少韓醫元素融入中醫。”韓醫一直以來都將中醫稱之為“東醫”,一直到了上個世紀80年代,出于民族自尊的原因,才將名字改成“韓醫”。目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仍然使用“東醫”一名。

相比之下,日本的情況有類似又不太一樣。在日本,中醫習慣被稱為“漢醫”、“漢方醫學”或“東洋醫學”。但日本在明治維新後實施“脫亞入歐”的政策,否定一切傳統的文化與技藝,也自然停止了對中醫的學習。因此,日本的“漢醫”在明治維新後陷入了低谷。這種影響一直持續到現在。傅延齡認為,“因此現在中醫在日本的法律地位不如在韓國的情況。”

也許從中國的角度看更能了解韓醫與中醫的關系。對于中國來說,韓醫被稱為“朝鮮醫”,屬于民族醫學的一部分。從事民族醫學研究的中國民族醫藥學會會長諸國本介紹,中國的傳統醫學分成作為主要代表的中醫學、各民族傳統醫學和民間醫學三大類。其中第二類包括了二三十個民族的傳統醫學,有十多個比較活躍,朝鮮醫和藏醫、維吾爾醫等並列其中。

“19世紀一部分韓國人移民入吉林延邊一帶居住。他們的移居引入了一些新的移民文化。他們所掌握的傳統醫學原先叫‘高麗醫學’,後來改稱為‘朝鮮醫學’。”諸國本表示,“民族醫學是傳統醫學的一部分,和中醫學的地位是並列的,它不等于地方化民族化。”

儒家思想引出“四象醫學”

慶熙大學醫科大學是韓國最著名的傳統醫學院校,該校國際關系教育研究院院長高炳熙認為,中醫和韓醫之間最大的區別在于哲學理念上的不同:“中醫主要立足道家思想,側重人類生活的平衡。而韓醫則主要立足儒家思想,試圖盡量去適應環境,探求如何更好地生活。”他認為,從這點上來看,韓醫比中醫更為實際。

不過,中國學者並不認同他的這種看法。諸國本認為,盡管中醫的《內經》具有淡泊名利等虛無的思想,較接近道家理論,但中醫隨後的發展中,還是受到很多儒家和佛家思想的影響。如漢代孫思邈的《千金要方》受到這一時代重儒思想的極大影響,而包括白內障的針撥術等在內的一部分中醫眼科技術,則來源于印度,受到佛教影響。

高炳熙認為,哲學理念的不同導致中醫和韓醫之間理論框架上的不同。他認為,儒家思想導致了“四象醫學”的産生。“四象醫學”是韓國特有的理論體系,它注重人體在行為、生理特征和適應性方面的個性。不同于中醫陰陽五行學說,該學說根據人體的氣、體形和生理心理特征,歸入太陽、太陰、少陽和少陰四個象。因為其極其注重個體的特性,高炳熙形象地將這一理論稱為“裁縫醫學”,也就是說,醫生和裁縫一樣,會給病人“量身”診斷,開處方。“這就是‘消費者是上帝’。”

不過,說四象醫學就是韓醫的理論基礎並不確切。傅延齡表示,“四象理論”和中醫“陰陽五行”的理論和“四象”理論並沒有根本的不同,何況“四象醫學絕不代表韓醫學,它只是比較出名的學術”。

同時,四象本身就是中國古代自然哲學中的一個概念,它來源于《周易》。《周易·系辭上》說:“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諸國本認為,中醫的《內經》、《靈樞經》中也都提到了“四象”的概念,“它把疾病和人體體質相結合起來,按此診斷,而開的方子還是中醫的方子。”因此,他也認為“四象醫學”只能算是韓國醫學的特色理論。

“看差別關鍵看在醫學觀念和學術理論體系上有沒有差別。”毛嘉陵表示,韓醫與中醫的差別甚至不如藏醫或者維醫與中醫的區別大———這兩種民族醫學與中醫有截然不同的一套理論。相對而言,韓醫與中醫相比,整體框架沒有特別大的獨創性。

■新知補丁

韓國“醫聖”與《東醫寶鑒》

《東醫寶鑒》由朝鮮太醫許浚編撰而成。當時的朝鮮國王光海君說:“東垣為北醫,丹溪為南醫,宗厚為西醫,許浚為朝鮮之醫,謂之東醫。”朝鮮“東醫”因此得名,許浚也因而在韓國享有“醫聖”之名。韓國大使館食藥官韓容燮介紹說,許浚還是第一個進行人體解剖的韓國人。

韓容燮對《東醫寶鑒》一書評價很高,他認為許浚將此前傳到韓國的中國古代醫書分門別類,重新整理,並有很多獨創性的見解,成為了一部醫學百科全書,“這是韓醫的基礎所在”。

毛嘉陵介紹說,在《東醫寶鑒》誕生之前,韓國醫士就通過對中醫書進行分類整理,編成醫藥學巨著《醫方類聚》,保存了中國曆史上已經失傳的醫書30余種,堪稱中國明以前醫方著作的集大成者,這也是韓國為中醫藥所做出的一大貢獻。

《東醫壽世保元》
韓國傳統醫學的基本經典之一。醫學家李濟馬于公元1894年撰寫完成。全書4卷,分為性命論、四端論、擴充論、髒腑論、醫源論、廣濟論、四象人辨證論等七編,記載625條論述,153個方劑,約6萬字,初刊于1901年。該書的基礎理論部分論述了作者首創的以體質為診療依據的“四象醫學”學說,闡述了“天、人、性、命”整體觀、陰陽學說、四象人論、四象髒腑論、四象病因病理學、四象診斷學和藥物方劑學。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中韓傳統醫學的源流關系【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