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1147458 发表于 2013-2-2 08:34:37

《黄帝内经》参同契之七 天心释 杨世廷

《黄帝内经》参同契之七 天心释
杨世廷

“心”这个动物固有的脏器。无论是在造字上还是在功用上都有它的独特性和特异性。这个“心”字,实属够三才为一体。钩横偃月,三点台星,斗勺幹运,虎啸龙吟。真是,家居北斗星勺下,剑挂南宫月角头。造字的奥妙,用字的巧妙。堪称一绝。我们看人体脏腑——心、肝、胆、脾、胃、肺、肾、肠、膀胱、胰、脑等都月字做偏旁。只有“心”字没有月字旁。这就说明咬文嚼字的重要性,更说明“心”是一个特殊的脏腑,有他的特异性。我们看《黄帝内经》——“灵兰秘典论篇第八“是怎样说的。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藏之相使,贵贱何如?岐伯对曰:悉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以此养生则寿,殁世不殆,以为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以此养生则殃,以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闵闵之当,孰者为良。恍惚之数,生于毫牦,毫牦之数,起于度量,千之万之,可以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黄帝曰:善哉!余闻精光之道,大圣之业,而宣明大道,非斋戒择吉日,不敢受也。黄帝乃泽吉日良兆,而藏灵兰之室,以传保焉。 “这个君主之官,神明出焉”。首先把心比作君主,就是皇帝,就是总统,就是主席。是最大的官。其次是神明,“神”是天地之灵气,“明”是指人的精神意识和思维活动。这一脏和其他四脏截然不同。它不但有独特的思维,而且他每时每刻都在不停地工作。他一旦停止工作,这个人的寿命就终结了。你说他为啥会这样呢?是因为人心和天心是相和的,也就是说人天是合一的。“我们凭坐修所能把握自己的“心”是有限的,那就是说,驱使这颗心所能创造的人生,无论多么美满,也不可能是无限的。因为这种“人心”,从错误的知识所形成的那部分占了多数。觉得驱使自己的心,去创造自己所愿望的人生,在这个范围内叫做“独觉”。其在创造的过程上,仍然会有摩擦和冲突。但是渐渐地,我们会在坐修和人生创造的过程中,察觉到有一种无限、完全圆满的另一种“心”的气息,从而有一切委于那一种“心”的气息,这种心就是“天心”。中医说的人 天合一就是这个道理。根据佛教,溯本追源,佛心本人心,人心本佛心。佛心是觉悟的人心,人心是尚未觉悟的佛心。自然人类,因缘而起。佛性人性,世界本原,本来清净。有情无情,所以污秽,无明外染,激活而来。有如明镜,光明止于尘垢;有如静水,清影没于波澜。思想决定行为,世态随于人心。清净世界,必须清净人心。心净则国土净,心染则染土生。百千万年,人心秽染。欲正世态,先正人心。此为,倡导“以佛心纠正人心”之缘起。佛道乃佛心之道,世道乃人心之道。人心染,世道必有邪。佛心净,佛道必正。万千百年,古今中外,圣哲贤者,百计千方,为正世道,绞尽脑汁,奉献甚至牺牲,其绩其效,有进有退,沉沉浮浮。人世正道,尚待有期。此为,倡导“以佛道辅正世道”之缘起。 如何以佛心纠正人心,以佛道辅正世道。吾辈不才,供养四句。 健康身体心理,提升伦理道德;强化慈悲和合,启发智慧灵性。 孔子的“所欲不逾矩”就是一切依从“天心”的境地。“人心”是心理学上所谓的“意识”,属于大脑神经系统,是人类对外在环境求生存之用。“天心”是心理学上所谓的“潜意识”,属于内脏神经(自律神经)系统,是人类对身体内在环境求生存之用,受间脑指挥,而与宇宙大自然相通。“天心”发挥作用,便可达到“天人合一” .道学 “人心”的对称。指人天生的仁、义、礼、智、善之心。《荀子•解蔽》:“道心之微。”,《尚书•大禹谟》暗引,改之为惟。《古文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宋儒称此为“十六字心传”。宋程颐认为“人心,私欲,故危殆;道心,天理,故精微。灭私欲则天理明矣”(《二程遗书》卷二十四)。朱熹说“道心”、“人心”不是两个“心”,“只是一个心,知觉从耳目之欲上去,便是人心;知觉从义理(即仁义礼智)上去,便是道心”(《朱子语类》卷七十八),道心是天理,是“天命之性”;人心是天理与人欲相杂的“气质之性”有善有恶,所以要“革尽人欲,复尽天理”(《朱子语类》卷十三)。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黄帝内经》参同契之七 天心释 杨世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