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ngyiwang 发表于 2009-11-28 16:15:54

为什么推出《中医新课堂》丛书

为什么推出《中医新课堂》丛书
  学医难,学中医尤难!成为名中医更是难上加难——因此,元代名医王好古写的中医书名叫《此事难知》!
  一旦通晓医理,就能以一当十,一通百通,就像清代名医陈修园写的书《医学实在易》!
而从“难知”到“实在易”中间,则是成为中医临床高手最为艰难的路程。——我们推出的《中医新课堂》丛书(近期有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则要为你在这段艰难路程上“插上翅膀”,让你迅速从中医初学者成长为临床大夫。完全还原:让名师“手把手”带教临床!

  被誉为“中国近代医学第一人”的张锡纯,曾经这样总结自己的中医教学效果:“三年期满,皆能行道救人。”而对比传统中医教学,则是“取《内经》、《难经》、《伤寒》、《金匮》诸书为讲义。然如此以教学生,取径太远,非阐十年之功于此等书,不能卒业;即能卒业者,果能得心皆应手乎?”
新教学的三年、传统教学的十年;皆能行道救人、不能卒业/得心应手——差别何其之大!关键在于教学手段和方法。中医的“师承式教育”,已经成为“学院派教育”必不可缺的关键环节!——我的师爷、北京“四大名医”孔伯华先生,曾创建“北京国医学院”,担任院长。孔伯华常亲自带领学生轮流实习,对学生循循善诱,倡导启发,主张独立思考。临床见习时,每遇疑难病症,当即提示生徒,或事后进行讨论,允许提出不同看法和意见,畅所欲言,尽情辩论,然后作出总结,指归而教之。办学十五年,先后毕业学生七百余人,多成为中医界的骨干人才。周恩来总理当面评价孔伯华:“孔老不高谈空理,务实求干。”
当代著名中医临床家余国俊大声疾呼:“作为一个临床医生,留心验证并筛选出高效专方,一旦确有把握便公诸医界,让人一用就灵!”而他本人将自己和其老师、经方大家江尔逊的全部经验、精粹之处已和盘托出!余国俊直言不讳地提醒医家要特别注意:临证不仅要“观其脉证”,还要详细询问治疗史。对于较长时间服药不见好转的疑难病患者,要通过详询治疗史而看清楚曾经走过的弯路,以免一误再误。——而余国俊本人在临床中则坚持:“我近年来提倡中医治疗疑难病证时,应力求在辨证、立法准确无误的前提下遣选高效方药。如尚未掌握高效方药,则要依次确立首选方、次选方、再次选方,以前赴后继,争取最佳疗效,庶免“一招鲜”失之后徘徊歧路,漫无定见,药证不合,难起沉疴”。——这才是中医临床大家的风范!
为让更多中医学习者接受“师承式教育”,我们特意将把师承教育的每个环节“高度保真”到《中医新课堂》丛书。这套丛书绝对不仅仅是一套书而已,而是要求中医名家对每个案例做“精细入微、苦口婆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讲解,就如同古代中医师承教育,师傅“手把手”地传教自己的入室弟子一样。——不仅仅是“事后诸葛亮”式的医案,而是“全面还原”诊断的过程、细节、思考!乃至于犹疑、失误、反复!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为什么推出《中医新课堂》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