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之药 发表于 2010-1-29 15:51:15

话说中药白芍

话说中药白芍
   芍药花朵硕大,富丽堂皇,可和牡丹花媲美。在《群芳谱》中,有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之称。
   芍药在我国至少有三千年的栽培历史,较牡丹更为悠久。有人赞美芍药花“那如新安红芍药,透日千层红闪烁,碧云透出紫琉璃,风动霓裳凝约,我闻种花如种玉,尽日阴晴看不足。”芍药花美不可言,芍药的肉质块根就是现在常用的中药材—白芍。白芍味酸苦,性微寒,有养血荣筋、缓急止痛、柔肝安脾等作用,为阴血不足、肝阳上亢患者所常用。尤为妇科常用药。正如《日华子本草》云:“主女人一切病,并产前后诸疾。”临床上常与熟地、当归配伍,用于治疗血虚所致的妇女月经不调、经期腹痛等;与甘草同用,对胁、胃脘、腹、头、四肢肌肉等部位拘急疼痛有效,用量一般为5~12g。养阴、补血、 柔肝时,用生白芍;和中缓急用酒炒白芍;安脾止泻用土炒白芍。若说白芍的由来,还有一段传。
   东汉神医华佗为研究中草药方便,在其宅前建了个药园,他种药草、建药房,向人们传授技艺。有一天,一位外地人送给他一颗芍药,他就把它种在屋前。他仔细研究了芍药的叶、茎、花之后,觉得没有什么可做药用。某天,华佗在灯下看书至深夜,忽然屋外传来女子的啼哭声,他抬头向窗外望去,只见朦胧月色中有一位美貌女子,掩面啼哭。华佗颇感纳闷,推门而出,却不见其人,只见那女子站的地方是棵芍药。华佗心中一惊,难道它就是刚才的那个女子?他看了看芍药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你自己全身上下无奇特之处,怎能让你入药?”转身回屋读书去了。谁知刚刚坐下,啼哭声又飘然而至,再去看时,还是那棵芍药。反复几次,皆是如此。华佗觉得蹊跷,喊醒睡熟的妻子,一五一十地将刚发生的事说于她。妻子说:“药园里的一草一木,到你手里都成了良药,被你用来救活了无数病人,独有这株芍药被冷落一旁。想来你是没有弄清它的用处,它感到委屈了吧。”华佗听罢说道:“我尝尽了百草,药性无不辨得清楚,该用什么就用什么,没有错过分毫,对这芍药,我也多次品尝过,确实不能入药,怎么说是委屈了它呢?”事隔几日,华夫人血崩腹痛,用什么药也不见好转,她便瞒着丈夫,挖起芍药根煎水喝了。不过半日,腹痛渐止,又服了二日,其病全无。她把此事告诉了丈夫,华佗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研究它的根,着实委屈了芍药。后来华佗对芍药的肉质块根(白芍)做了细致的试验,发现它生品长于平肝,麸制长于养血、敛阴,酒制长于活血,碳制长于止血。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话说中药白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