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参人 发表于 2010-4-13 14:07:56

中药演义连载中

第一回 逢大旱民众倒悬 遇灾病神农问策

    中华医药,源远流长;华夏民族,肇始炎黄。上古之时,瘟疟横行,神农炎帝,跋山涉水,济世救民,遍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乃祖国医药的伟大创始者,为后人留下一个个生动而感人的故事传说……   巴山,亘古雄伟壮丽。群峰林立,悬崖百丈,白云缭绕,古木参天,瀑布飞泻,幽溪奔腾。一条壮汉,穿梭林间。崎岖山路,荆棘丛生,扭裂踝腕,刺破皮肤,他也毫不在意置若罔然。在一个山坳里,东采草茎,嚼其味道;西摘根叶,品其气质;南取花卉,嗅其香臭;北收瓜果,观色辨姿,不知疲倦,不辞劳苦。饥餐野果,渴饮清泉。寻找着各色各样的草木,分门别类装入背篓。这位壮汉,正是人类祖先的著名部落首领——神农氏。  

    炎帝,上古少典国君之子。母为有虫乔氏之女,名曰安登。姓姜,世居姜水(岐山、岐水之东南)北岸之姜氏城。炎帝表字石年,古称“感神龙而生”,故“身似龙形”。出生于烈山(砺山)之石室,人称烈山或砺山氏。身长八尺七寸,面红而身材魁梧,力大无穷。因以“火德王天下”,故名炎帝。先建都于陈地,后迁都于曲阜。其部落位于黄河中下游两岸,土地广阔,人丁兴旺。炎帝心地善良,足智多谋,一生有众多发明创造。其时,人类皆“茹草木之实,食禽兽之肉”。炎帝想到禽兽有限而人民众多,一旦禽兽食尽,民将无以为生。因而想起草木一年—生,源源无穷,其最能养人者,莫如五谷。炎帝乃因天时,相地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耜、耒皆古农具),教民众“树(种植) 艺 (从事)五谷”。这便是五谷的发祥原始,人们也因此而称炎帝为神农氏。他还“教民治麻为布,而衣服始兴”,“为日中之市,而聚货贸易”。凡此种种,均多利民。因而南至交趾,北至幽都, “莫不从其化”。  

    今日,他饥渴漉漉, 汗雨淋淋,长途跋涉,翻山越岭,寻找各种花草树木的根、茎、叶、花、果、子、实,并亲口尝试。其目的,就是为寻找能治疗人民疾病痛苦的有效药物。如此踏遍青山、渡遍绿水、走遍黄土、行遍荒野的举动,已不是仅此一次,而是反反复复,难以计数。人们不禁要问,他为什么要作此历险之行?原来,在过去一直物富民丰,突然近年天不作美,尤其今年一连数月,天下大旱,滴水不见,大地龟裂,禾苗枯黄,粮食颗粒无收。人民处在饥饿当中。恰在此时,疾病又在民众中接踵蜂起,病魔与死神困扰着整个部落,疾病交迫,人如倒悬。当时的巫婆神汉,均束无手策,一筹莫展,真所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医药尚未被人揭晓之时,民众只能以死以待之。作为部落的首领炎帝,更是忧心忡忡,心急如焚。忽闻几个部落首领来报,各地羸劣者无数,死亡者惨重,更使炎帝烦躁不安,以至近十数日来寝食俱废、夜不成寐。原来的满面红光,渐转黄白枯瘦。旧日矫健的体魄,明显消瘦一围。炎帝的爱姬,系莽水氏之女,名曰听 ,见夫王如此迹象,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几度劝慰,终归无效,只好以泪洗面而代之。炎帝之爱女,名唤瑶姬,婷婷玉立,貌若天仙,且资质聪慧,果敢有见。这日劝慰父王后,突然开言:“父王,在过去的农耕、商贾、战事中,您多采纳部落中各大小头领的意见,现今的疾病,您何不再找他们相商,或许能提出有益的见解。”炎帝 闻言,神情为之—振:“哎呀,我儿言之有理。我真是聪明一世,懵懂—时啊!怎么忘了集思广益这—至宝呢?快传令下去,让大小头领前来议事。”命令发出不久,炎帝即坐于明堂之上,右边爱姬听 就坐,下边爱女瑶姬相侍。不多时各个部落(其时,天下共分甲、乙、丙、丁等十个部落,各部落首领称为酋长)头领到齐,作揖高颂:“吾王吉安”,然后分别就坐。炎帝示意后,环顾一周,开言道:“如今疾病猖獗,民不聊生,不知尔等有何卓见?”

小参人 发表于 2010-4-13 14:08:36

第二回 区区小草显神奇 各种大病得救治

    远古之时,氏族社会民众茹毛饮血,杂处群居。其栖息之所,或构木为巢,搭棚架于林木之间;或掘土为洞,阴处穴居于土地之下矗为议事便利计。其最高部落首领,则居于明堂之中。所谓明堂,即以土石垒基成丘,上以土木为墙、木材为柱,横梁贯之,上覆茅草。以竹为床,以石为凳,一应家具器皿,或竹或木,或石或陶。较之巢、穴,则豪华无疑矣。当炎帝以沉重而忧郁的神情询问各大小头领时,头领不仅一阵骚动,个个面红耳赤、抓耳挠腮。骚动过后,一阵沉默鸦雀无声。良久良久仍无人回答。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清空“父王,几个月前,小丁为熏蚊虫而燃烧艾叶,其祖母病痛昏迷,无意中闻艾叶而苏醒,说明艾叶能有醒神之功效,今后似可推广。又如河滨沙梁小丙,因患疮毒不能起身,家无粮谷,其母于河畔挖得甜草根代食,不久疮敛病愈,人称此草为甘草,可见有解毒健身功能”。一石激起千层浪,万波涟漪更无穷。瑶姬短短两条例证,引起众多头领不尽的回味。在漫长的岁月里,人们在生产生活中,总会无意识碰到某些偶然的现象,把这些“偶然”加以重复,往往能形成一个固定的事实。特别是在以五谷为主的炎帝时代,当然杂草、树叶等作辅助菜肴,也事在必然。其间某人腹痛吐泻,无意中食某菜或某草而吐泻止、疼痛除,也并不少见。此时各头领均已得到启发,并纷纷讲述各自的见闻。广言堂当场形成嘁嘁嚓嚓说个不停。”大家肃静。”炎帝见状,当场宣布:“各位按次序分别叙来,并请有司(当时专管首领事物的人员)记以成文备案查考,然后接着道:“下面先请甲部落头领 (甲酋)讲述。”甲酋(当时人称各部落头领为甲酋.乙酋等)闻言,雀跃而起,朗声说道:‘给大家讲个故事。’他咽了一下,“我们部落大乙,为人勤快。眼看今年稼禾无收,又值寒露之际,惟恐入冬受冻,进山去砍柴。在背山处发现一片青绿,走近时见是似草非草、似木非木的种植物,用指切之,似有油状,他认为烧火一定很好,就割了一大捆,扔在院内,以备冬季烧火取暖。劳累了一天,又从山上往返,周身大汗,腹中饥鸣,疲倦乏力,当即躺在院中歇息。睡梦中,忽觉周身寒冷,全身如绳索捆绑,醒来时全身鸡皮泛起,抖战不已,而且通体疼痛,如被杖击,头痛欲裂,腰痛如折,鼻子不能通气,靠嘴呼吸,时时咳嗽。其母见状,以为饥饿所致。仓促之中寻出仅有的小半碗谷米,下在锅中,欲熬稀粥。快成时,怕大乙嫌稀粥太淡,想加点菜料,忽见院中有青菜,跑去抓了一把。以为是韭菜,熬成后,大乙喝了一碗即又睡去;不大一会儿,只见他汗出津津,寒战也停。当醒来时,大乙的疼痛已止,咳嗽也停。众人都觉怪异,问大乙妈的稀粥是怎么熬的,才知里边放菜放错。经大乙再到原地询问,那里的人把这种草叫“麻黄”,并听那里人说凡是受冷而引起不出汗、身疼痛者,熬汤喝下,很快便能病除。甲酋说完,炎帝高兴地说。很好,既能治病,我明天就去那里尝尝味道,品品它在进人体内的感受。” 接下去,乙部落头领乙酋开始发话:“今年收成不好,家家缺粮。原来吃不饱的人,不耐受冻,偏遇今年气候又特别冷,所以患身疼发冷的人特别多。我们听甲部落的人说麻黄能发汗。散寒,因而凡患此病者,都熬麻黄水喝,并且全部得救。一般人取麻黄一小握,熬成水喝一小盏便成。可我部落有个小伙叫楞不丁,他治病心切,一次熬了鹅卵石粗三把,喝下三碗后,疼是止了,大汗不停,如水淋漓,并且头晕,周身无力,同时更加怕冷,稍有风吹,他便哆嗦。他的母亲.以为他太饿,就准备作饭吃,可全家好点的粮食一点也没有,在地窖旁好容易找到点‘麦余子’,还是去年掏麦子时漂出来的秕子’人们把它叫做“浮小麦”。情况紧急,只好拿来充饥,因为太少;其母想找点辅料。可什么也没有,在墙角见有看似干而触之尚软的几根细柴,加之其母眼神不好,以为是去年放干的小红薯,撅把撅把扔在锅里同煮,煮好后让楞不丁服食。吃的时候,楞小子发现这红薯味不对,这才细看,认得是麻黄的根,但这时饭食已快吃完,反正饥不择食,管他呢,填饱肚子为上,谁知道奇迹出。现了,楞小子汗出止了,而且精神也渐渐恢复了。我来这里时,他已如同常人。”炎帝听后,哈哈大笑说.“浮小麦、麻黄根,止汗固表效如神。” 听到这里,细心周全而足智多谋的瑶姬再也坐不住了,她当即滔滔不绝,像竹筒倒豆子一样,道出了近年来她的见闻:“父王,在您为部落操劳之际,我闲暇无事,重点观察了不少花草树木。原来它们不仅形态不同,而且有着各自不同的气质与性味,甚至同一植物,它们的根茎叶花果实,也同样各不相同。而这些不同的气味,对人有不同的影响。我发现,凡是味道辛辣的,人吃食后,容易发热、脸红.出汗,过多就会心跳,心慌头晕;凡是甘甜的能让人精神振作,气力增加;食量加大;凡是酸涩味道的,能使人大便减少,小便短缩,汗出亦减。当然也有一部分能使人腹泻;那些味苦的,能控制烦燥、口渴减少.发热退;具有咸味的,则能让人耳聪目明,骨力增大。’说道此处,瑶姬看了一眼乙酋说:他们部落的楞不丁。就是用麻黄太多,超过般人的三倍,而麻黄肯定是辛辣的。此时乙酋当即补充说:“瑶姬。说的对,我曾经亲自尝过他喝的汤,确有辛辣味,而且略有苦味。“瑶姬点点头,更自信地说:“这就对了,我所发现的正是这—点,辛辣味能使人出汗,但太多则汗出不止,如继续出汗,就使人头晕发蒙,甚至迷糊不清。幸亏又用了浮小麦、麻黄根,使汗停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还要说什么,只见炎帝给她打个手势说:“你说的让有司全部记下,没说完的会后父王再问再记,现在还是让大家抓紧时间继续畅言。”说毕指指左排第三位:“丙头领有何高论?”

小参人 发表于 2010-4-24 15:46:48

第三回 积众多偶然现象 决志建必然王国

    明堂的四角各有一根粗大的木柱支撑,正北面是一堵严实的墙,东西两面,围墙呈三分之二状,上端空豁。正面留有人行出的正门,两边用木料作成花棂形。这里虽挡风雨,但气流仍与外界相通,不时有微风吹入。然而人们论说的激情,压过了外界的风声,抵住了袭来的凉气。由于炎帝的指令,丙酋慢慢站起,看上去人显消瘦,面色淡黄,用不高的声调说道:“唉!我部落,河流较少,黄沙较多,逢此大旱,草木难生,禾苗尽皆枯死,民众为节省五谷,连野草树根都当宝贝。野兽也已绝迹。部落中有几个食量大的壮民,饥饿殊甚”说道此处,丙部落副头(人称丙副)立即起立,接住话题:“下面由我代替我们头领说吧!他为了让那些能食壮汉支撑度日,把他的谷粮全部分完,而他却用野菜、草根、树皮代替,已经几个月了。半月前,他开始汗出如洗,甚至说几句话都会大汗淋漓,少气无力,走路常用木棍作杖。大家见他如此状况,劝他多吃粮食,可他家已无粮食可寻,而寻常野菜、树根,煮食后很快变成大便,稀溏拉出,他渐渐变得没有食欲。不能行动.在床上躺了几天,气息奄奄,昏睡不醒,手足也逐渐凉起来。。大家十分着急四处悲告。幸好部落中有一猎户,数年前他打猎到潞山,也因饥饿劳累,昏倒山中。半夜被凉风吹醒,无意中乱拔草根择食。忽然抓住一根藤状草,用力拨起,“下边是一根粗粗的软根,外表圆胖,再细看,如入体形状。饥饿中慌无他顾,送入口中,顿觉香甜可口,口干渴也得到缓解。他忙又拔几根吃下,顿觉精神振作。第二天起来,发现已不气短,浑身有力。趁此机会,他又照样拔了一捆,背回部落。因当时粮丰草美,此物一直束之高阁。听说丙酋因饿而病危,他匆匆前来,将此物三根熬下,连汤带物,让丙酋服食。服完后只听丙酋腹中鸣响。渐渐汗出减少,手足也逐渐转温,开始能和入说话。第二天再服三根,便能起床活动。”这时丙酋站起续道:“此物甘甜而美,诱人食欲,服后第三天,找觉得什么草根皮都香。而且已不拉稀,体力也大为增加。哎呀!若非此物,我恐怕已见不到大王和众位矣。”炎帝听到后,目转几下说:“此物甘美,状如人形,能起死回生,人不可不参。我们今后就叫它‘人参’吧!”同时,他又下令:“会后各部落都从丙酋处领取样品,派人到潞山去挖取人参,以备应急之用。” 本来已轮到丁部头领发言,但丁酋为人木讷,说话迟滞,被瑶姬插了嘴:“父王,女儿在日常生活中,已观察到五谷(庶.黍、稷、稻、曩)、五菜(葵、藿、鲱、薤、韭)五果(桃李、杏、栗、枣)、五畜(牛、羊、猪、犬、鸡)这四大类食品,各自有酸、苦、甘、辛、成五种味道,而这五味又分别与木、火、土、金、水五行相合,在人体,按五行又分别与肝、屯、脾、肺、肾五脏相应。也就是说,谷、菜、果、肉;能够分别有选择地进入人体脏腑。在一般情况下,他们对人体脏腑起着滋养、强壮的作用。在疾病情况下,它们又按不同属性、类别治疗不同的疾病。根据以上各头领及大家私语中所广见,女儿认为在大自然中,存在着能够像以上谷、莱.果等性味的草木花卉,我们何不在广袤的大地上、山川间、江河中寻取这些同类物品,采回后,或可充饥以度荒,或可用以治疗疾病。”说到这里,在座的头领们尽皆哗然,群情激荡,齐声高呼:“建议,就按瑶姬说的办。”丁酋忽然站起,犬家纷纷扰扰的场面,顿时平静。只见他慢条斯理地说:“眼下颗粒无收,民众家无隔宿之粮,原野中野菜、野果也已不多。又将入初冬,大伙又不识哪种草木可以治病。因此,这挖采之举,谁人能做,谁人能当?轰轰烈烈的场面经丁酋一提,顿又安静。正当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时候,忽见门口人影一闪,进来个白发老头,只见他鹤发童颜,步履轻健,敏捷地来到炎帝而前,炎帝一见此人,顿时眉开眼笑,赶紧离座相迎:“老先生多日不见,一向安好?”老人边作揖边道:“托福托福,大王吉安!”炎帝迅速扶老者坐下,然后说:“目今荒旱,人民涂炭,现正召各路英豪计议对策,适才遇到难题,正想赴仙居讨教。”老者哈哈大笑道:“闻听贤王议事,老朽也想略尽绵薄,特此匆匆赶来.”老者捋着白髯说:“进门前已知各位所难,老朽已暗自思法矣。”大伙一听,神情为之一爽,尽皆喜形于色。原来老者乃炎帝幼学之师,人称太乙子,为人博学多通,见多识广,喜好游历。炎帝不少创举,得益于太乙子者甚多。现今进退维谷之际,老先生一到,知其必有良策,故人人喜上眉梢。只听太乙子道:“天有九门,中道最良,日月行之,名日国皇。字日老人,出见南方,长生不死,众耀同光 (语见《神农本草经一逸文附录》)。”说完凝视炎帝,向南方观望。众人皆不知老人语意,但见炎帝频频点头,不时称是。当太乙子转过面来时,炎帝再次起身,抱拳欣然说道:“诚感先生赐教,愚王自当奉行。”说毕,又向大众宣布:“自癸来元年初艺五谷以来、目今以六十余年矣。今为抗荒旱,救民病,本王决定,听从先牛教导,即日便由本王亲自外出,上山下乡,涉川历江,遍尝草木,搜寻药石。”他看看瑶姬说:“你把刚才关于五行、五脏、五味。五谷.五菜、五果、五畜的内容迅速整理成册,备我携带,以作尝采药物的参考。”瑶姬乐呵呵地说。“此册半月前已写就就,要不我怎会想出让父王召开药品对策会的建议呢?”炎帝说声好后,又转向其子临魁道:“从明日起,家中诸事,由你代管,如遇难决之事,可召集各部落酋长商讨,重大难题,派人告我,不得有误!”临魁站立回禀:“谨遵父王诏命。”炎帝旋即又对众人说:“看来瑶姬对疾病与药物,已有些小识见。我外出后,各部落的病人,可与瑶姬相商,能救治者,切莫贻误!同时,对各地所发现的救荒洽病经验,也要及时告知瑶姬,让她继续扩充整理。”众人回答“是”后,一齐出门,分别到丙酋处领取人参,然后返回自家部落不提。

小参人 发表于 2010-4-24 15:47:51

第四回 太乙启悟见真知 深思熟虑出良谋

    月朗星稀,树影摇曳,秋风萧瑟,落叶飘飞。初冬寒气,时时侵肌,一阵凉爽,一阵栗起。炎帝拖着疲惫而沉重的步履,在漫漫的夜空下,踱来踱去。他的脑海中回荡着一天来各酋长们的话语;他的眼帘帘中闪现着瑶姬的启迪;而耳畔的回响是太乙先生谆谆的教诲。早在多年前,炎帝既拜太乙先生为师,恭虔敬服。各种著名改革,都由先生指悟而获得成功。癸未元年推行的五谷种植,即系先生提出。其时先生说:“子为众子之长,长矜其饥寒劳苦,昼则弦矢逐狩,求食饮水,夜则岩穴阴处;居无处所。小子矜之,道时风雨,植种五谷,去湿燥隧。随逐寒暑,不忧饥寒。风雨疾苦。”炎帝遵照先生意见,改游离为定居,变棚穴为居舍,种植五谷以饱腹,织麻成布以保暖,皆先生所教。后来变生食五谷为熟食,变群居杂处为家庭,均听命于先生。太乙原话:“凿井出泉,五味煎煮,口别生熟,后乃食咀。男女异利,子识其父。”现今已全部成现实。而今先生让自己亲赴南方尝采药材,想来这南方必定草木繁盛,药物众多。散会后先生又教授了尝采药品的规律,可当作治病的总则: 诸药味酸者,肝养心,除肾病; 其味苦者,心养脾,除肝病; 其味甘者,补脾养肺,除心病; 其味辛者,补肺养肾,除脾病; 其味咸者,补肾养肝,除肺病。 先生以五行的生克道理,阐明了各种草木对人体的作用。而每种草木,味各不同,既使味道相同,也有味厚、味薄、味浓、味淡之别,而且是否有毒,也需要亲口尝试方能识别。想到这里,炎帝心中更觉豁朗和清爽,更觉此行的重要和必要。他边走边想,不觉已到听该房门前。离得老远即能闻到一股馨香的烙饼气味。再稍走近,又听到石针缝制兽皮的声音。进门一看,原来妻子听泼在专心做饭,烙饼已叠起一大摞,比平常多出几倍。女儿瑶姬正低头缝制兽皮大袋。炎帝甚是诧异,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听到父王声音,瑶姬连忙起身,放下手中活计端来汤液,为父王解渴。妻子笑吟吟地说:“你不是要出门吗。为你赶做干粮!”一股温馨的暖流,顿时沁入炎帝心田。 “谢谢你们!” “谢什么!你甘愿为大家冒险远行,我们应以实际行动支持你。相互说笑间,瑶姬已摆好餐具,大家开始用餐。席间,斟满一盏醪醴,端到炎帝面前:“为大王尝采药品壮行,特敬一杯!”炎帝接过手中,感激得热泪盈眶。多少次创造,多少回改革,都是这位伟大的女性,给予支持,给予鼓励。他情不自禁地脖子一仰,将醪醴干尽后说:“为你们的后援,我也敬你一杯!”听泼和瑶姬也分别饮尽。然后炎帝话入正题,对女儿说:“瑶姬啊,你今晚一定要把你所说的五味性能赶写成册,并把今天太乙先生的五行理论也写进去。” “父王,放心吧,这些内容,我早就写好啦。前几年您忙于倡导日中之市的时候,我闲暇无事,正好太乙老先生到来,他很早就把这些理论教我了。我又经过几年尝试观察,的确屡验不爽,因此前几年我就把它们写以成文,并刻于简册。明天给您带上,决不误事。” “好!我儿真是有心人。一有你们的支持,我这次行动定会成功。”“为父王采药成功干杯!''儿子临魁和女儿瑶姬同时相散。祝愿声.碰杯声、欢笑声,响彻夜空,直达云天,久久不能平息。

小参人 发表于 2010-4-24 15:48:52

第五回 神农采药救万民 国老济世利千秋

    明堂的北面,波光粼粼,咆哮隆隆。远远望去,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东去劝人归。朝霞与双鹤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明堂的南面万人广场上人山人海,群情鼎沸。“吾王万岁”“炎帝吉安”、“神农顺利”的欢呼声此起彼落。原来民众们为炎帝的出游尝采药材,集结在广场为炎帝送行。清晨天刚蒙蒙亮,炎帝刚刚醒来,瑶姬早已把炎帝出行的用品备好。见父王睁眼。便笑着说:“父王,母后早把早饭做妥,请您稍事活动便来用膳。炎帝为了抓紧时间早晨的一应洗漱、活动尽皆从简。迅速用完早饭,即健步来到广场站台。只见他束发正冠,布衣整齐草履结实。手拿石刀石斧,右侧悬挂兽皮口袋,内装瑶姬编好的本草记录及烙饼干粮。背后高耸着红柳条编制的背篓,雄赳赳、气昂昂地迈上石凳,用宏亮而刚毅的声音道:”民众的康泰是本王的愿望。我今出行,众民众要各按本职,各尽其事。待本王采药归来,共斗病魔,共逐死神!”民众中顿时爆发出狂奋的掌声‘‘驱逐病魔、战胜死神,一定要达到,一定能够达到,口号声震撼大地,响彻九霄。欢呼声能惊天地,敢泣鬼神。在瑶姬。听泼,太乙及甲,乙,丙,丁等众酋长的簇拥下炎帝走下站台,迈步南行,走出广场数里。一队长长的人流仍然恋恋相送,不愿离去。在一片广阔的沙漠地边,炎帝回首摆手,高喊‘‘请众民就此留步!”“大王保重,大王吉行!”炎帝招招手以飞快而稳健的步伐,迈向一望天际的荒原,突然前面一条由西向东的河流,挡住了去路。河的边上,已有薄薄的支离破碎的冰层,但他却不能阻挡河水的汩汩东进。此时炎帝抬头,日已将近正午。他正颇感乏累,腹中已感饥渴,正好边食边饮,稍作休息。嚼着烙饼'就着河水'喘着粗气,望着周边。忽悠之间前面不远的河边有一片枯草,随风摇曳着行将飘飞的黄时。炎帝边吃边想:“何不前去看看。”想到这里,便身不由己地走至近前。嗬!原来这里远近数里,尽是此草。虽然已将干枯,但多数尚能辨其形态。走近细观,见草茎粗壮,立直挺拔,基部近根处青有木质,上有灰白短毛如绒刺样,外皮或红或暗棕色,单数羽状复叶,呈互生形叶,柄长二至三分。炎帝用力拔起一根,其根部更为粗壮,且向下向旁又有分枝,其粗者如拇指,因在沙地,再佐以石刀挖掏,采挖较为方便顺利。随着根茎走势,挖出一根长约数尺的鞭状根。外皮暗棕,折断其末端,内质呈金黄色。送入口中咀嚼,甜味浓烈。”味甘”,炎帝边品边忆:“太乙先生云甘味能补脾养肺,此物如此之多,如此易采,又如此甘美。眼下民众饥饿殊甚,伤脾损胃者至多。理应采之。说干便干,炎帝把背负之物解放一旁,动手从最边上的一苗,小心翼翼的挖掘。挖至起劲处,汗水由额到胸、颈至背湿浸衣衫,但他想到的是民众的疾苦,劳累早丢到九霭云外。不大一会,整整一背篓已装满。正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人耳际:“大王辛苦。”炎帝抬头见一位耄耋老翁。精裤矍铄地出现在面前稽首。长者辛苦,炎帝顺口答道。只见老者开言:”神农采药济民众’国老济世利千秋。听到此间,炎帝闻言不俗,知为高人。乃十分礼敬。趁着休息,说:“长者请坐”,两人便席地而坐,促膝相谈。 “听长者适才所言,似有深意,不知长者有何见教?” “不敢,老朽在此居住,已不知年月,近闻人传,大王拟采药济众,老朽感佩莫名,今幸目睹大王风采,真乃万民幸甚,老朽幸甚!” “长者不必过谦,此物究系何名,有何用益,恳请长者教我。” “老朽原名国甘根,因久居此所,人皆忘我名称,见我白发皱纹,多呼国老,实感有愧。至于此物,我曾多年观察,细作体会,确可作为去病良药。” 接下去国老便详细道出备细: “此物黎庶俗称甜草苗,又名甜草根,因其味甘甜而厚美系多年生草本,又简称甘草。”说到这里,炎帝突又想起瑶姬所说,丙患疮之例,不由脱口而出:“能解毒疗疮?” “对!本品功效奇特,治病甚多。”一听治病,炎帝对国老更加礼敬,乃稽首曰:“请先生不吝赐教。尽遂言之。” “物苗叶深绿,秋初或黄绿或棕绿色。生有小十六七片,状椭圆形,长约一二分,宽约一分,前端钝圆,基部浑圆。两面均有短绒毛夏日时叶腋抽出总状花序,也有短毛毛刺,蝶形花冠,淡红紫色,长约半分。花落后长出如毛豆荚样果,长圆形,密集。有时镰刀状或环状弯曲,宽二三分,长有密集棕色毛束内有种子七八枚,扁圆形或半圆形。喜生于干燥草原,或生于向阳山坡。炎帝听着,环顾一遍原野。原来此地。看似一片沙漠,四周黄土,并非尽为沙砾。在黄土原区,似可望见众多杂草。只因“露百草枯”而现值霜降季节,所以百草凋萎。再遇秋风横扫,草叶吹拂。然细苗软枝,仍见随风飘动。国老手捋长须继续说道:“欲治民病,此品决不可缺,”炎帝生怕老者介意,赶快回过头来,眼光炯炯有神地仰视。和颜悦色地对国老说:“恕本王失礼,敢问先生此药究能医治何疾?国老摇晃着一枝干草郎声言道:甘草,味甘平。主五脏六腑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力气。消疮肿, 解百毒。(见《神农本草经》),下同)炎帝闻言,不但惊诧,又且欣喜遵说:先生之言,尚乞明示之。”

小参人 发表于 2010-4-24 15:53:05

第六回 甘国老历验奇效 贤神农愉悦吟诗

凉风习习,枯草摇摇,黄沙泛泛,白髯飘飘。国老凝目远眺,回忆着既往发生在这片黄土地上的人们,追述着甘草对人类贡献的传奇故事。据国老祖父口述:自盘古开天地称天皇以来,历经地皇、人皇。又历五帝中太吴伏曦氏及女娲氏。女娲氏治天下一百三十年,传于柏皋氏、中央氏、大庭氏。传至栗陆氏,因其刚愎自用,民始携叛,其臣东里子谏一而被杀,天下益贰。造反蜂起,民受其祸。其时以至尸骨如山、饿殍遍野。后有有巢氏教民,众民始见安宁。其时饥馑荒年,一如今日,人人面黄肌瘦,个个赢弱见骨。国老曾祖等先人,世居此地,虽水草丰美,但抵不住外来逃荒人之众多。粮尽草稀,仍然遍地嗷嗷待食。其饥馑甚者,瘫软无力气如游丝,目闭口开,奄奄待毙。国老曾祖虽视之一已急如焚,但苦无长物以应急。仓促中寻思至以草根煮食。乃命家中老幼,急挖草根,无奈当时本地只有此草最富,只好以此为佳。煎汤喝下,隔夜醒来,满地饥民,皆已起立,而且能行走觅食。此后再作饮用,人人体健个个力增。国老曾祖即自此不离该地,并嘱后人不得随便妨碍此草生长。年长日久,传到国老此地已变成一个无边无际之:“甘草园”。听到此处,炎帝再次稽首道I“难为老先生在当今之世,再度救民于水火。我听家女曾言,部落:中小丙患疮,甘草亦能治之,不知老先生知之否?”国老笑逐颜开道:“我前曾说本品能 ‘消疮肿、解百毒’么,恕老朽年迈,不能言简意赅,以至贤王聒噪视听。”说完擦擦汗又道:“事实上,人在饥饿时,行动无力,最易磕撞跌碰,或因杂食,夹进毒物,人则容易染生疮疡肿毒。最近来本处之游民,尤多罹患。我也照例给他们煮饮甘草水,神奇的是,他们都能体健而疮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处阳村小民公叔戊,”说着国老指指三里开外一的一座土沙丘,“丘南名阳村、丘北为阴里”,国老解释道:“公叔戊为人善良,勤劳俭朴,近因荒旱,饥饱劳役,致使形体逐渐瘦弱,少气无力,稍事行动操劳。便气喘吁吁。常常卧床难起。一来又发展成冷汗淋淋,时时心慌心悸。据他说,严重时能使心跳突停,并说此症时作时止,每当停跳时,气短更甚,胸部憋闷,几乎欲死。周围人都以为他不久于人世。其母于亡、不忍极尽家中藏粮饲喂,均无济于事。一天,其母给公叔戊煮水,由于心不在焉,不小心把火种引出灶外,而灶顶梁上恰有一大蜂巢,被火烧着后落于地上。当时火落处,正放着为公叔戌治病的甘草。其母年老眼花,着火未能发现。而火势燃到甘草后,蜂巢渐已烧尽,蜂蜜流于草上,经火烤灼,香味溢出。公叔戌闻该气味,顿觉精神一爽。挣扎着爬到香味来源处,顺手抓起一根蜜染烤焦的甘草,送入嘴内咀嚼,不大一会儿,感觉浑身有力,心跳心慌大减,汗出也收。再食一根,已能站立。其母见状,惊喜万分。把全部蜜烤的甘草,分成若干,每天熬水给他饮服,数日后,体力恢复如前。如此看来,这蜂蜜拌炒甘草,确能起死回生。”说完后,国老又补充说:“随着饥荒的发展,这种心跳病的跳跳停停症越来越多。最近这里已来过多人,我都用此法治疗而愈。”炎帝欣慰地点点头,并问:“只此一堆蜜炙甘草,能够施用吗?国老说:“当然不够,但道理很简单,用完可以再找吗!不过,为使甘草能充分和炽热的蜂蜜拌匀拌到,我将甘草切成小片,放入热锅内翻炒.,乘热时把剥掉纸的蜂巢放人,很快地会把蜂蜜附入甘草之上.,再炒须臾,甘草则变成焦黄略黑。用治这种虚弱心悸效果更佳。”这时,太阳已经偏西,炎帝眼看日已不早,便对国老说: “深谢先生教诲,我要立即运回甘草,分给各部落,以救燃眉。”国老无奈地摊摊手说: “本想与贤王再叙,但因贤王重任在身,不敢挽留,就此别过。请贤王牢记,甘草的作用,生则泻火,炙则温中补虚。”炎帝再度稽首,以示谢忱。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炎帝背负着药篓,独自行进在回家的途中。他心潮澎湃,愉悦殊甚,“此行不虚”。看来不少人的病痛,已有望解脱。他边走边回忆,太乙先生的甘味理论,瑶姬爱女的总结简策,国老长者的实践论断,都对甘草作出了中肯的评价。他热爱甘草,不是因为它甘甜,不是因为它能充饥。更爱其高贵的品质,在于能救人于病痛,在于能增强部落中人的体魄。想到这里,他不由对甘草的功效,随口作出吟诵: 甘草甘平十二经,补脾益气且助心, 清热解毒和诸药,润肺止咳缓挛痉, 草稍治淋阴肿痛,草节治痈毒火清, 生者泻火功效卓,炙则温中补虚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中药演义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