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守玉郝志玲 发表于 2011-5-10 13:18:18

与马桢伟先生商榷中西医结合【一】

与马桢伟先生商榷中西医结合【一】
         山西医科大学附属晋中第一医院主任医师兼副教授(退休) 郝守玉

致郝守玉郝志玲老师的公开信
郝守玉郝志玲老师:
    您网上行文希望我关注您的文章,其实,您的系列大作《中西医融合的基础:热能代谢(阳气)与水电平衡(阴液)的对立统一》自从上得岐黄论坛以来,我就有所关注。原因很简单,我的某些观点与老师您类似(参见拙文:《伤寒》六经辨证贯穿一条调节人体社会公共关系-水液代谢、电解质平衡…红线),而且就直接接近现代主流中西医临床实践沟通而言,老师您的学说更有“生命力”,有更多现实意义。如此好东西(包括您与叶苗老师《黄帝内经》电磁波的辩论)自然不肯轻易错过,但要一下融会贯通,或者有个相对意义上正确的领悟和拔伸,还得有一个慢慢消化吸收的过程。因此私念所及,不忙表态,唯有用心收录在案细细品味,希望一旦“和谐”您和叶苗老师学术观点就自然能吸精吮露……皆入我青囊也!
   就中西医结合,既有理论又有实践,且独成方法体系者(中西三级贯通),您和叶苗老师都是我由衷敬佩的、当今中医界、中西结合为数不多的领军人物(并非恭维,常常有理论者没实践,有实践者不成体系,很多“江湖”高手常只有实践没有理论或理论上不了大雅)。但恕我直言,虽学说各有千秋,而且就中西结合临床现实意义而言,您的学说也许能发挥的社会效益并不差于叶苗老师,但因背后一条主线【要素】进入的层面不同,您的学说的基础理论是‘分子生物学’,叶苗老师学说的基础理论是‘量子生物学’更前卫、覆盖面更大。常常量子生物学(母系统)能涵盖解释分子生物学(子系统),反之则不能,所以上网辩论您自然就显得处于劣势(在普遍人眼里,“千里马”自然高于温顺“良驹”多多)。然而,这只是一个常见还原论的“要素质”思维的结果,就系统论的“系统质”而言,常常温顺“良驹”比刚烈的“千里马”更可靠,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良驹”的使用比“千里马”概率更高、社会效益更大、更契合社会实际!同理,当今医学是‘分子生物学’成熟主宰领域,‘量子生物学’尚在襁褓之中,连伯乐们也看不懂的“千里马”,要想得到承认,还得有待死几个“布鲁诺”才能有望被人们认识,现在妄谈占领医学的主宰地位、领导西医或中医恐怕为时过早!即使“千里马”真的那么有用,“良驹”们能轻易退出历史舞台吗?医学不仅是自然科学,同时又是社会科学,历史的惯性已经把许多“错别字”变成了“简体字”,并被社会普遍认可,甚至有的已作为“法律”颁布,又岂是几个文字研究专家“发皇古义”能够改变的?故中西结合为今之计,还得先考虑“保护”当今主流中医(‘分子生物学’中西结合医生)的利益和学术信仰,灭了他们的“饭碗”、把他们惹反了的“改革”,能有好果子吃吗?(任何事情都得考虑适应“环境”惯性因“境”制宜,古人言“顺势而为”,中医有“辩证施治”,辩证唯物主义“客观规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就此而言,我是相对更理解和支持您学说的实用性,也是今次后文将论及的“要素质”与“系统质”主要内容。
    顺便提及就中西医理论结合而言,沈自尹老师、高德高亮老师、傅景华老师、梁福成老师、李月宪(有点误会)老师都是我曾经崇拜的前辈老师,我的系列文章观点大多来自这些老师的启示,有的干脆直接整段摘录,在此再致以衷心的感谢!因为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仅看得远而且不腰疼,才有今天包括您我…这些呼吁中西理论结合(明理沟通)的实践家。在下反思这些前辈五十年来的中西结合足迹,窃以为:
    上世纪70年代沈自尹老师在激素层面【要素】找到了肾阳的物质对应,竖起了中西医理论沟通划时代的里程碑,遗憾地是,整个理论体系只建筑在一个或多个激素【要素】上,某种意义上等于又狭隘或抛弃了传统中医理论核心的“哲学”部分(一级理论),虽经几十年的不断修正,但整体与事无补……终被人批评“里程碑变成了墓志铭”。
    90年代末期,内蒙古高德、高亮著《人体信息控制系统生理学-现代中医生理学和中药药理学》用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将人体“激素”整体整合,一百多万字的宏篇巨作收录了现代中外大量生理学、病理学、中医、西医、中西结合实验资料、临床报道,用系统信息控制思想将中医阴阳、八纲同现代生理、病理串联,用秩序论将信息控制与中医象数类比,把以系统论(新旧三论)为主导的中西理论结合学说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仅就其著作中收集的大量实验内容和数据对于今后中医、中西结合现代化的影响和贡献,可以预言就足以与当年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比美,其秩序论的提出,更堪舆中外诸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大师匹敌,可以说当今用系统论思想(从各种激素层面)解析中医理论者无出其右,给激素层面的中西结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但由于局限于激素层面的中西理论沟通离中医临床太远,中医理论的博大精深又何尝局限于此?结果遭边缘化反成孤家寡人,就连否定中医之流也不把这一科学大块头放在眼里!
    21世纪开端,傅景华老师把钱学森的高瞻远瞩通过他的檄文吹响了用现代科学前卫基础物理学-相对论、量子力学…解释沟通中西医理论的号角,让当今世界更多有识之士明白:原来“中医就是那神圣的未来科学殿堂,中医文化的源头正是现代前沿科学努力追寻的目标体系。”虽然有些高高在上,常遭人批评:“用哲学代替自然科学”,但梁福成老师的《中医基础模型说》等却为此从天文学、现代基础物理学等诸多方面找到了解释与沟通的桥梁,从此中医理论的解释和沟通跳出了医学和分子生物学之局限,找到了通往当代前卫科学的康庄大道!缺点还是离临床中医有点远!

郝守玉郝志玲 发表于 2011-5-10 16:29:35

接上
李月宪老师中西结合侧重临床回归,从《伤寒论》“证态”入手,几十年脚踏实地用现代医学解释沟通临床中医的方证对应-辨证施治,为今天大量具有西医基础的现代后辈中医找到了一条能够快速明白临床中医圣典《伤寒论》经方治病实质的有效通道,但愿从此《伤寒》再也不是那样晦涩难懂……,《伤寒》造福于人类再也不是少数几个老中医的专利……。然倘若囿于“证态”下工思维,老是用西医的已知研究解释中医,用西医的标准作为中西结合、中西融合共同参照系,无疑弊端多多!(跳出“证态”,明白背后一条主线即海阔天空)。
    今天老师您的《中西医融合的基础:热能代谢(阳气)与水电平衡(阴液)的对立统一》无疑已经跳出了方证对应的“证态”局限,找到了背后的一条主线。然此“一条主线”虽已抓住了临床中医学辩证修环境的“核心”部分,客观上已是【系统质】思维产物,但恕我直言,此相对比较侧重临床生理病理,涉及面不够宽泛,毕竟还有许多还原论【要素质】思维的痕迹,虽用于解释沟通中西医临床实用简捷,但倘若用于解释中医养生的“神仙道”“上工治未病”,或进一步解释化学分析无法解释的升降沉浮、归经等疗效,恐怕就有些力所不逮了?我想这也许与您的临床主任医师专业性质和专业面有关吧?当然我的管见并不见得一定正确,今次应邀谈论,冒犯之处还望海谅!
    今天武汉叶苗老师的《黄帝内经》电磁波理论,重新收拾用现代前卫基础物理学解释中医理论的大旗,重新跳出医学和分子生物学之局限,进入量子医学和量子生物学层面解释沟通中西理论,虽无疑高于激素水平、分子生物学水平解释沟通中西多多,但局限于一个层面的解释,尽管高级系统(母系统)包涵着低级系统(子系统),毕竟还没有脱离【要素质】的痕迹,只是用一个更高级的要素代替而已!而相反【要素质】的阳春白雪有时因为离开传统临床中医、离开老百姓更远,虽也能深入浅出,但不易被面上普遍传统中医理解,甚至有碍一大批既得利益中医的生存和发展,遭到群起而攻之大概在所必然!
    沿着这些前辈的足迹,笔者一路走来:上世纪八十年代,谋激素层面解释中医理论,笔者有拙文《从中医肾之功能谈肾阳(命门)的实质探讨》;九十年代,谋现代前卫基础科学-相对论、量子力学…解释沟通中西医理论,笔者有拙文《“道”为宇宙本源为何难以感知-引力斥力统一场论》;二十一世纪初,谋中医理论的现代实质,笔者有拙文《“精、气、神”超科学的三级信息控制管理》《‘医易同源’与‘辨证施治’现代新识》《混沌科学与中医实践》等;谋找到背后的一条主线,笔者有拙文《伤寒六经辨证贯穿一条调节人体社会公共关系-水液代谢、电解质平衡…红线》《经络是人体“社会公共关系”经营管理网络》《藏象是人体社会公共关系“政府”职责分工》等;本以为只需沿着前辈的足迹一路下去,直至将医圣张仲景《伤寒论》用现代中西理论解释-大快朵颐,中西明理沟通自然而然,岂不快哉!然现实中真正进入中西沟通角色的“形势”“环境”让我明白,此路未必一定能够行得通!
    因为今天造成中医事业发展停滞不前,中西理论沟通困惑的瓶颈,某种程度上,并非来自“外力”,而是来自我们中医内部自身理念“僵化”和“自以为是”的反作用。一是我们的中医“权威”们过分强调‘辨证施治’的神圣不可侵犯,把“博大精深”囚禁于少数具有“神仙般”光环的“古董封藏”,从而把本应属于中医‘上工治未病’(普及模式)的大半壁江山拱手相让于西式保健;二是把‘下工治已病’(传统模式)的成熟方法囚禁于“方证对应”,很大程度教条僵化局限中医治疗范围;三是主流中医西化,用经方治疗急病大病阵地基本失去(中医泰斗邓铁涛先生言:“失去中医急救阵地是中医界的耻辱!”);因此导致今天无论是未病、欲病、还是已病中医市场,今已全方位塌陷,此恐怕并非只是简单历史发展原因?由此潜移默化进而造成今天老百姓的普遍认识:未病亚健康保健靠科普(西式保健品),欲病小病靠问医生(西医),急病大病上医院(医院越大越好、药品手术越贵越好)。在当代知识层次的眼中,有病不上医院接受正规西医治疗而找中医,已等同“愚昧”“迷信”无疑,唯有西医宣告不治,走投无路才想起还有一个中医的存在,权且拿它“死马当活马”辅助试试……。中医这条“鱼”本是靠老百姓的“水”养活,由此不足10%的市场份额(90%市场份额拱手相让--水将干枯)根本无须大量专业中医存在,尽管今天登记在册的主流中医人数已自然压缩为解放初期的几十分之一,但仍然有大量“空置房”,主流中医连自己都吃不饱,面对汹涌发展的绿色民间“江湖”中医,又唯恐分了他们仅有-从西医手中乞讨所得的“残羹剩饭”,于是纷纷出笼作为科普教育百姓:“有病要相信科学,还得上正轨医院,找正轨中医,不要相信江湖郎中!”(恰恰忘了自己祖师爷也是江湖出身),结果造成老百姓的“错误”意会:“中医自己都在相互攻奸,中医还是欠科学;相信不可理喻中医类同‘愚昧’;中医市场骗子太多,惹不起还躲不起。”中医市场、中医养生的公信力、诚信度大打折扣、恶性循环,市场份额的日益萎缩今天已成不争的事实……。然市场经济,失去市场份额,生存尚且困难,妄谈发展岂不贻笑大方!因此障碍今天中医发展的主要瓶颈,不是缺乏经方高手(即使学有所成,也无用武之地,惟有民间江湖能够用此一条道走到“黑”);不是缺乏方法技术(满世界的养生方法技术介绍-书籍、高人铺天盖地);不是缺乏疗效(简单‘茄子绿豆’…都能创造规模效应,何况中医核心技术);缺的是明理沟通、老百姓对中医观念的正确认识;缺的是夺回本应是中医市场份额的理念;缺的是重新收拾中医市场、中医养生的公信力、诚信度的大众教育;缺的是公开、公正让所有中医‘耕者有其田’简单、易懂、安全、易上手的古中医现代“五笔输入”“windows”窗口平台。
    此本非个人能力之所能及,今之所以为,乃见当今中医市场凋零、群雄割据、唯以自己“老子天下第一”……【中西理论沟通也概莫能免】,挽救中医岌岌可危之颓势,中医匹夫有责,笔者不才,聊以自己多年对中医理论认识的绵薄之力抛上【转头】一块(抛砖引玉),希望打破三个阻碍中医发展的【玻璃隔断】,让作茧自缚导致当代中医喘不过气来、窒息当代中医市场份额的权威“天条戒律”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根本“松动”,余此愿足矣!

郝守玉郝志玲 发表于 2011-5-12 06:45:42

接上
一块转头:用一种平常中药茶【桢涵茶】熔融日常生活,取其“流水不腐”之意解决当今①现

代食物激素化学污染、人体毒素积累、慢性病接踵;②减少药品和保健品的毒副作用;③减缓顽疾复发率、

提高慢性病人群的生活质量;具有不可估量的社会意义。
            三块玻璃:①中医“上工治未病”并非简单亚健康、预防为主,而是通过修环境途径,取“上

兵不战而屈人之兵”之意,间接和谐治疗人体疾病的方法。打个比方,一团乱线最有效的方法应该从周边未

乱的线头解起,解未乱而乱者自解。明白人都可以自问:如果“上工”养生对疾病毫无帮助,还能延年益寿

吗?只是‘预防’或‘亚健康’,那么连‘卫生员’不如,能称为上工--上等医生吗?②修环境才是启动人

体自愈能力的根本途径;也是中医临症察机的背后一条主线和根本解决一切慢性病、疑难病、系统病……的

系统方法。而当今中医界叫嚣盛上的“方证对应”“辨证施治”“辨病施治”……客观上都是“模仿级”的

下工思维!③上工修环境所用方法、工具(食物药物)常常具有最大“普适性”“安全性”和“随机性”,
因为是“圣人以为常(规律),百姓日用而不知”的方便法门,一般无需考虑下工思维用药的“毒副反应”

。故不必把博大精深的中医事业局限于少数几个经过专业训练者!由此才能有望把当今濒临末途的中医事业

从“古董封藏”或“中皮西骨”中解放出来,重新夺回本应属于中医事业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让中医真正

走出困境!
    【系统质】通过【要素质】体现,【要素质】是【系统质】的基本构成,综合五大【要素】层面分别进

入明理解释沟通的背后主线,再用上工五行归纳整理,取其‘生克乘侮’‘周期运动’变化性质,将【要素

质】提升为【系统质】从而解决中西理论沟通常因不同层面进入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实现“海纳百川”

之整合。其基本思路如下:
①上工“治国理论”五行类似于计算机系统工作原理:
精=硬件;气=电能;神=软件信息。
木=废物清理系统(电路通畅)【民主与法律】
土=能量供给系统(电力保障)【民生与经济】
水=资源管理系统(主板技术)【民资与技术】
火=信息指挥系统(操作软件)【民政与开放】
金=诊断维修系统(电压电流)【民德与文化】
共同管理着人体网络系统:经络、血管、神经、淋巴、免疫、
内分泌、泌尿、生殖、呼吸、骨骼、肌肉…各大组织系统运作。
②精气神能量医学新五行类似于植物生命原理:
木=肝为将军主疏泄 【茎】 生化调节自组织自和能力
【本能】管仲-不扰不烦而民自富,与俗同好恶
黄元御-中气为轴左升右降圆运动万病皆源于土湿
土=脾为仓廪主运化 【根】 以酶化湿、后天之本
【转能】管仲-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金=肺为相傅主炁性 【叶】 抢电子抗氧化阳为标
【盗能】黄元御-阳为红日,纯阳为仙、纯阴为鬼
水=肾为作强主生精 【种】内分泌DNA先天之本
      【蓄能】孔子-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遗传进化)      
火=心为君主主神明 【光】电磁波生物场 信息能
【灵能】孟子-养浩然正气(抗生物信息干扰)
③神-灵能“智慧”能量五行类似于五大物质态原理:
阴阳之中复有阴阳,五行之中又有五行,五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水-肾藏精=水能(水分子)液固态       “胚胎组织生物场”---激素
土-脾藏志=气能(气分子)气固态       “细胞微生物生物场”-酵素
金-肺藏魄=光能(光量子)玻爱凝聚态   “元素生物场”---微量元素
木-肝藏魂=电磁能(电磁子)简并费米量子态“经络生物场”----电磁波
火-心藏神=引力波(引力子)等离子辐射态“智慧意念场”----引力波
    灵魂包括心意和魂魄(信息),载体是肝肺心,载体物质组成是光子、电子、磁子和引力子。智慧和灵

感来源于以心肝肺的共同作用,同时必须先天之本(肾水)和后天之本(脾气)的补充和推动,大脑的计算

是在这一系列作用基础上才能出现。
    《黄帝内经》“心为精神之所舍、脑为神明之府”,心是精神的载体,脑是表达精神的地方。东汉桓谭

“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燃、气索而死,如火烛俱尽矣”。精神是燃烧的烛火,不是固态粒子,也不是液态粒

子,更不是气态的原子,而是被电离开来的自由电子和自由原子核(等离子体)……。
    更多详细内容请容后文慢慢分解。此致礼!
                                     后学马桢伟拜上2011年5月7日于上海
------------------------------------------------------------------------
回复马桢伟先生;马先生你太谦虚了,我看了你的许多文章以后,感觉你是一位上通中西文化、系统论、混

沌论,下达中西医学、物理学的博学多才的学者。愿你继续努力,为中西医学从汇通、结合、到融合做出贡

献。你对我的文章提出的意见,我认为十分宝贵。我一定要认真考虑,今后愿与你继续商榷。
   我常常感觉到西医学,由于受形式逻辑、还原论、原子论、机械论同异分立思维的影响,缺乏理性、整

体性、系统性思维,缺乏理性的知识,不是完善的理论。因为西医自身存在许多缺陷,把人体一个完整的整

体,采用解剖方法,分割的支离破碎,并且还以此为基础,建立了概念理论体系,这样的理论体系是不能统

领整个医学体系的,因为人体是一个整体的、极为复杂的,巨大系统,抛开了整体思维的分割方法,怎么能

够长期统领医学体系呢?大多数医学工作者,就是没有看到西医学的这个重大缺陷,企图把中医,西化入西

医分割破碎的理论体系中,把中医理论的整体系统观,现代先进的思维模式,全盘放弃,这不是使中医现代

化,不是使中医与时俱进,反而抹杀了中医的整体性思维,拖住了中医前进的步伐。
西医学虽然跟随着西方科学的形式逻辑理论体系,避开了人体这个复杂系统的复杂性,把人体经过分割再

分割,找到最简单的部分,找到最容易弄明白的部分,先下手为强,捷足先登,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们

绝不能认为,这样以形式逻辑、解剖分割建立起来的西医理论就是先进的,恰恰相反,早在19世纪,哲学鼻

祖黑格尔就已经指出:形式逻辑、解剖分割的缺陷。他说:“一般百科全书只是许多科学的的凑合体,而这

些科学大都只是由于经验事实,为方便起见,排列在一起,甚至里面有的科学,虽是具有科学之名,其实只

是一些支离零碎的知识的聚集而已。这些科学聚合在一起,只是外在的统一,故只能算是一种外在的集合,

外在的排列,而不是一个系统。”“如自然历史、地理学、和医学(指西医学)等皆限于存在的叙述,分类

与区别,皆为外在的偶然事实和主观的特殊兴趣所决定,而非为理性所决定”(黑格尔著小逻辑54年版69页

)。这就是说,西医以分割解剖方法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理论体系是缺乏理性的。缺乏理性的理论,怎么能够

长久呢?怎么还能算作是先进的呢?所以具有先进整体思维的中医理论,绝不能化入西医理论体系中去。
以往的中西医结合由于没有认识到西医理论的整体理性思维方面的缺陷,忽视了中医理论整体思维的优越

性,过去中西医结合以西医概念为主体,硬把具有先进整体思维的中医学概念,纳入还原分割论、原子论、

确定论范畴,是误入歧途。所以中西医结合必须注意中西医学概念,所在人体系统的层次,中西医学由于宏

观与微观层面的差别,找到同一层面的概念是很困难的,这就是中西医学长期碰撞,而不能融合的主要原因

。我与中西医融合观作者李同宪先生在网上曾经商榷过中西医融合的问题,我们共同认为中医的证概念,与

西医的病理状态概念,以系统论为导向,可以找到共同点,进行中西医概念融合的试探。后来在网上又看到

你对中西医学证态融合的评论,我也认为你主张的从理气的较高层次概念进行中西医学沟通为好。以后我还

想继续与你交谈,谢谢你在百忙之中,能抽出你的宝贵时间,给我回了一封长信。感谢之至。

马桢伟谈中医 发表于 2018-2-22 13:41:31

三世说医--中医为何前科学/超科学?
——多维度科学比量中医理论
正本清源谈中医基础理论背后的科学性
健康管理硕士马桢伟2017年10月
引子:三世说/一个鲜明观点

本文一个鲜明的观点:中医和中医理论非但不是不科学,而是前科学、超科学!西医建立在‘唯物一世说’的“科学”理论与中医‘唯物/唯心/唯一三世贯通说’的“前科学、超科学”理论相比较,实在是尚在启蒙中“孩童”,即当年钱学森所言(大意):“就复杂性思维系统控制思想而言,西医还处于幼年时期,过几百年才能到系统论,再过几百年才能到中医的整体论。”“中医要是真正搞清楚了以后,要影响整个现代科学技术,总结了以后,要改造现在的科学技术,要引起科学革命。……从这一点上看,中医理论是前科学(超前科学),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

笔者认为中医理论前科学、超科学的八个理由:
    ①时间上,对世界本源的探讨和认识,中华文化是从老子的“道”、易经的“几”、“无极”、“太极”开始,距今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比现代科学早得多。
    ②内容上,优秀文化的外延和内涵远远大于单一自然科学(医学),道、几、真如、无极、太极等中华文化认识的世界本源正是现代科学努力探索、尚未解决的目标体系。
    ③思维上,东方文化(中医文化)本是“欧洲(西方)现代科学的灵感来源”,本是集天下之大成而成的一门优秀综合科学,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思维灵感。
    ④理论上,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又被当代前卫量子力学所佐证,并大有领导当今前卫科学新潮流之势。
    ⑤方法上,解决问题,中医文化有着与其理论相配套的一系列较现代西医乃至现代科学多得多(浩如烟海)的控制管理方法,且简单实用。
    ⑥疗效上,许多现代西医、现代科学没能解决的难题,正在被这貌似原始落后的中医文化所解决。
    ⑦实践上,大量事实已经证明:学科交叉现象已成为科学技术整体化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学科交叉既是实现科学知识系统整合的重要通道,同时又是孕育着重大科技突破的温床,中医学也是在与其他学科不断交叉过程中丰富和发展自身/与时俱进!
   ⑧发展上,现代科学的每一次进步,都为中医学提供了更进一步的科学理论解读、科学信念支持和方法技术支持。例如,免疫学、干细胞的研究发展,微循环理论的提出,系统论信息论复杂性科学的研究……;而且,越晚出的越高级的理论对中医学理论的认可程度越高。

就此以上八条,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羞于中医术和器的相对落后而不敢用“超”,中医文化的现代解读何必还只停留在西医或现代科学已经能够‘器’证的、已经找到的、弄明白的框框之中,为何不能潇洒地超脱一下,超上一超,这不正是钱老对后来中医的期望和要求吗?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因为客观上当今大众认识的‘科学’,不仅面上大多已被十九世纪的结构定位思想和二十世纪中叶的线性反馈科学“先入为主”,而且背后又被“既得利益”所把持……,反对中医的唯科学主义者只要高举科学唯物【一世说】这面大旗,从世界观、本体论源头拦堵中医三世说,结果中医“本/世界观”之不立,“道/认识论”何以生?“法/方法论”何以变?“术器/实践论”唯有与迷信不科学接轨!无论当今中医与中医“粉丝”们再如何用前述①时间上,②内容上,③思维上,④理论上,⑤方法上,⑥疗效上,⑦实践上,⑧发展上……证明的中医科学性,都可以视而不见,都可因形而上的‘唯心’和形而中的‘唯象’而被形而下‘唯物’“科学”庙堂判定为“迷信”或“不科学”!说什么“前科学、超科学”更是科幻/精神病人!“实践论”“黑猫白猫论”在唯物科学庙堂的“唯科学性”面前,在众多身居科学庙堂高位只认形下唯物的“科学家”心中,顶多只是一个高端政治家们跨世纪的创意!一个政治转型需要“白相老百姓的中庸口号”!

何以为?原来,自古中医“医易同源”“医者易也,意也”;讲究“形上天道(天理、玄学/唯心、心证-本)形下地道(物学、科学/唯物、器证-标)形中人道(文化、哲学/唯象、辨证-中),此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才贯通而“唯中唯一”的不二法门【三世合一说/三世医学】,重在“以天道统领地道见于人道”曰“天人合一”,故中医之“中”非中国之中,非中央之中……,乃‘上中下/天地人’三才中和贯通/唯一之中。但历史孽缘,从五四到文革,传统中医核心灵魂“天人合一/三世说”,已在当代唯科学主义‘形而下’【唯物/一世说】霸道奴役下,逐渐淡出中医,今天的主流中医“圣人/专家、教授、科学家”大多唯‘形而下’科学(一世说)为“王道”已成惯性事实,然此抽取中医(三世说)核心灵魂,只讲形下科学(一世说),毋论形上玄学或形中哲学(三世说)对今天中医的最直接果报是:
a让古典铁杆中医专家/教授逐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识天理,焉能知其中医之中);
b让现代中西结合专家/教授跟不上当代科学步伐,老希翼在形而下物质定性定量框架下探究中医“天人合一”(注:十九世纪的结构定位思想和二十世纪中叶的线性反馈早已不足以说明人体的复杂性);
c让许多中医学者整体“中医研究”(三世说是太极整体),逐渐演变为局部“研究中医”(一世说是唯物局部);
因为“圣人”不能以为常(抹杀天道和人道的地道,即定性定量科学不能解释其规律),百姓日用,难免唯有与“迷信”接轨,遭“科学与否”置疑自然而然!这几十年来,大凡因此类丧失传统“三世说”灵魂指导的“一世说”科学中医占领中医“绝对”市场,导致今天临床中医队伍大多从世界观/本体论开始“本不立则道不生”见地/格局每况愈下:如对中药【性味】只讲形而下【味】的现代化学物理作用,不识形而上【性】阴阳五行的电磁波特征能谱,导致许多在位中医专家教授网上集体声讨‘阴阳五行’不科学;针灸【经络】拼命寻找与其一一对应的形而下器质性管道和通路,不识其形而上整体特质电磁频谱对系统各层次能谱的整合夹带作用,大多陶醉“弃理求术”短期效应,集体沦陷西医形而下“科学”解说已成常态;此‘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理之不通,道之不立,整体疗效下降几成必然!即使天天喊老中医带徒又何奈?!

如果当真信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稍有一点常规“文化”知识的都应该知道:大凡经历过历史沉淀、被历史和大众普遍实践接受的“公理”,它就如同人们每天都要吃饭拉屎一样【庄子:道在瓦砾、道在稗粒、道在屎尿】平常之庸背后本就蕴含着天地人三世不同“科学”规律;即所谓“公理”本就是古人哲学【三世说】‘形而上’与‘形而下’相结合见于‘形而中’的产物,故虽暂时无法被现代普世文明/简单形而下物质“科学”直接证明,但决不应排斥其可被现代或后现代‘形而上’量子力学或‘形而中’复杂性思维、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第二第三维度“前科学与超科学”间接证明。故中医和中医理论,此千百年来已被无数先贤大量实践检验的结果,其“公理”背后有待认识的(包括形而上和形而中)“前科学与超科学性”存在,不管现代证明与否?用何种形态方法证明?都不应该影响其“公理性”在实践中被广泛应用!此古人有曰:“圣人以为常(科学规律),百姓日用而不知”(注:唯有少数上层专家/知识层次才能真正明白/懂得其背后的“科学”规律,寻常百姓虽不能明白其背后的“科学”规律,但也决不影响其公理性的广泛使用,然在宝塔尖能够明心见性圣人以为常的能人毕竟凤毛麟角,如果百姓都能以为常,又何言其圣人?)。那么,几千年来历经无数圣贤(历代精英)和广大百姓无数实践检验过的三世中医理论的“公理性”,当代唯科学主义者,包括在位中医(圣人)专家/教授/皇家科学家等是否已经有能力只用现代形下“科学”一世说逐一甄别证明传统三世中医形上/形中“公理”的科学性呢?答案只能是:管窥全豹、低维度的瞎子摸象而已!

虽然,伴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或许经过今天形而下科学家们重新“研究”“证明”“册封”的某些中医和中医理论,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会产生一定的与时俱进“创新”意义,能够推动部分中医事业的发展和普及。但往大的说,不管成功与否,这本应是当代科学家们(圣人以为常)中医研究应该承当的历史使命;往小的说,这对当代中医业内“业务能力”的提升,当代中医机构“中医品牌”的推介(百姓日用)或许有一定推动作用。但普世社会(物质利益社会)医学“科学”的最大弊端就是与利益挂钩,唯有以利益为导向的中医事业才能“生存”,结果让传统中医形而上的“无之以为用”逐渐退出主流,唯形而下的“有之以为利”占领绝对主流,主流中医“有之以为利”的商业利益“生存性”代替了原来中医“无之以为用”的“公理性/公益性”,中医乱象自然峰起!回眸三百年来的中医历史:
a明代中叶“前店后工场”的资本主义萌芽,让传统汉方中医蜕变为资本卖药医;
b清代继此资本老字号大品牌卖药医方为正统,将其它针灸推拿刮痧等一切与资本卖药无关的传统方法,一概逐出中医主流;
c五四以后,资本在科学和民主包裹掩护下,否定中医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d解放以后提倡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历经半个多世纪,今天实际早已成“西学为体(资本),中学为用(赚钱)”的小妾,重新“证明”“册封”无非为资本利益重择小妾标准而已。
现代中医行业内都知道:当今物质“科学”商业社会,传统中医理论与手段大凡唯有得到现代科学利益甄别研究“证明”“册封”的,方有生存竟争发展之机会;反之,没有得到现代科学利益甄别研究“证明”“册封”的,即使“公理性”再显著、疗效再好,也唯有逐渐退出中医历史舞台,登堂入室、竟争发展更是白日做梦!今天中医所谓的科学“圣人以为常”(专家教授的研究“证明”“册封”)其实质是以利益为主导“生存与否”之竟争!与中医真正的“科学与否”相干性又何其微也?本来,中医真正科学与否?证明与否?那本应是中医业内外少数上层“科学家”“专家”(圣人)们的历史使命,与广大基层中医和老百姓使用实践中医的公理性(百姓日用)何干?难不成,因为少数唯科学的“科学家”“专家们”虽占着茅坑却暂时无法科学解释证明中医的“公理性”,不能以为常(科学规律),由此中医理论的“公理性”就与“妖魔性”划了等号?循此,老百姓日用现代科学暂时还不能解释的中医方法,自然又与“愚昧”“迷信”划了等号?!其实明白人都清楚,只要“一世说”当道,人性唯有利益,资本社会/利益最义(宜),一旦资本参与,“利益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又何论中西?”“黑猫白猫赚钱才是好猫!有权有位,治死人也是权威!没权没位治好人也是非法!”此说在下虽然不敢完全苟同,但却多少真实地反映着当今中医“科学与否”的一个无奈侧面!

马桢伟谈中医 发表于 2018-2-22 13:42:45

而不识三世说医学(‘形而下’讲物/质位【一世】,‘形而上’讲道/本体【三世】,‘形而中’讲易/辨证【二世】),今天唯科学主义环境统治下的末法时期【盛行只讲形下科学(技法),不讲形上根本(道),即教条主义之末法】。近代中医科学研究大多唯在形而下框架下,弃理求法求术(弃本逐末),中西医结合虽在政府倡导的“科学”普世文明驱动下时髦流行,但受末法时期“环境/道场”所逼,中医“道法术器”,研究形而上/道与形而中/法的公理性,必然吃力不讨好,唯纠缠于形而下术和器的“科学性”立项,才常有“立竿见影”的利益。结果导致网上有人批评,现代“末法时期”的中医研究,如同某些“红楼”专家毕生研究大观园的“马桶”一般(逐末),今天许多中医研究专家不重哲学中医“道与法”整体“中医研究”,而专事科学西医“术与器”局部“研究中医”。循此庙堂权贵专家们的示范作用,今天中医界仿佛唯有用西医知识证明中医技术的科学与否?才能方显庙堂“中医专家”的“英雄”本色!久而久之,西医专家们局部一世说“研究中医”的科学性,代替了原来整体三世说“中医研究”的“公理性”。由是,中医与中医研究这“天人合一”老百姓的“不贵难得之货”,在国家级‘研究中医’“利益”的驱动下,或被形而下的“科学性”捆住手脚,或被当作形而上“祖宗牌位”束之高阁,更多的则被实用主义当作“标新广告工具”攒钱,反而“令人行妨”。故有当今中医内部人士揭示庙堂利益形而下“研究中医理论科学性”的实质是“自己画一个圈,挖一个坑,自己跳进去努力找东西粉饰证明的愚蠢行为,焉能不贻笑大方?”中西医结合科学理论倘若都建立在如此沙丘上,又何堪大用?!五十多年来的中西结合历史经验实际已经证明:离开了中医三世说,国家政府曾经花了大量人力物力,用形下西医理论“一世说”解释中医理论“三世说”的公理性,此所谓的‘中西结合’中医科学现代化之路,实践检验这是一条走不通的“劳民伤财”之路!今天是否还有没有必要重新再“劳民伤财”重来一遍?相反,倘若认识中医“三世说”,五十多年来的中西结合也并非一无是处。历史经验同样证明:融入中医“三世说”大框架,“天人合一”形上形下结合而形中,即便是西式拿来主义的典型形而下手段,也决不失其与时俱进之“经典印证”,传统儒释道鲜有不为之‘注脚’!中西结合自然而然!“勤求古训、海纳百川、融会新知、独辟蹊径”是其百年写照!中医三世说何其重要焉!!!

又:因为“科学”一世说当道,当今主流中医皆唯科学一世说为准绳,故就三世中医而言,“好中医在民间”大概唯此土壤!但民间三世中医这一伴随着华夏千百年三世说传统文化而生、富含现代一世说科学编外基因的农耕文化产物,作为一种与现行“科学”公权利益格格不入的传统“编外”,近百年来,因为被科学“一世说”强奸,全世界的编外“文化”三世说医生(非主流)都必须面对这样一种无奈:既迫于生计须不断打破原有格局,倒逼传统“与时俱进”,又不得不遵循“永远不要与皇权拧着干”这样一条戒律……唯高举复辟传统而创新。故今天普世利益社会,有当今北大教授传授真谛:“一种传统文化要在当今社会得以立足推广,必须经过两个程序过程,即首先必须影响社会知识精英,先被知识阶层所接受,再由知识阶层影响政府,惟有得到政府认可倡导的文化才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立足。”循此,笔者窃以为:因今天的太上【政府】唯相信科学、崇拜一世唯物,唯对身居科学庙堂高位的“一世科学权贵精英”言听计从,倘若不谈形下科学,中医形上形中的“天人合一”公理性常常只能是江湖妖怪,难上大雅!即使那天江湖“妖猴”真有本领反上形下科学权贵庙堂,也必遭太上五行镇压!故为今权宜之计,唯寄希望于身居“科学”庙堂高位的“一世科学权贵们”,倘若还真有几分尊重科学的“科学良心”或“科学羞耻心”,那么“用彼之矛攻彼之盾”,试用当今世界科学庙堂高处大多数前卫科学家公认或正在努力探索的“量子力学理论”【形上/三世科学】和复杂性思维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形中/二世科学】多层次多维度比量说明中医和中医理论的前科学性和超科学性,让今天的“太上”和“科学权贵”们能多少明白一些中医“公理性-妖猴”本领背后形上形中的科学性……这或许还是一条值得尝试,也许还是有几分说服力的方法和途径?循此,笔者陋浅,不敢为天下先,唯抄袭集约古人、先贤、历代中外名家诸多心得箴言,试从钱学森、佘振苏等人倡导的“一元两面三方(三世)多层次多维度”结构路线,集约比量说明中医和中医理论背后的前科学、超科学性,为这或许还值得一试的途径……做一块垫脚的铺路石!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与马桢伟先生商榷中西医结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