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之药 发表于 2009-8-10 11:01:06

喉诊与中医临床

喉诊与中医临床

    喉诊,即观察咽喉,在诊断喉科疾患之外,对内科诸证也常是辨证上的重要依据之一。咽喉为肺胃之通道,心、肝、肾、胃诸经遍络于咽喉。因而不论是外来之邪热,或是内生之火,火热蒸腾,均可从咽喉部明显充血或灼热疼痛等反映出来。临床上我常观察咽喉有无明显充血,从这一征象起点,初步就可测知其为火热性质的证候,继而与各种病种、病程以及全身脉症等相参,加以综合分析,探索其机理,属何脏腑所主,以分辨其是热郁,还是火盛或是阴虚等不同证候,为治疗提供依据很有裨益。
外感咽红——热郁肺经为多
从临床看,咽喉明显充血,见于外感病初起,多为风热上侵,热郁肺经,尤以肺胃素有积热而感邪者最易出现。因之,咽喉红赤肿痛为风热感冒中常见的兼证之一。基于“上感”每可诱发各种病变,常见的如支气管炎、肾炎、病毒性心肌炎等。临证时,凭此征象,不但借以辨认所感病邪的属性是风热,更重要的,对“上感”所诱发的多种病变,藉以抓住病理变化中的主因,在于热郁肺经。因“上感”咳嗽不已,有的热郁痰阻、肺气失宣而引起,外感病中出现心律失常,有的因肺热内迫伤及心脉所致;至于肾炎发生,有的由于肺经郁热下迫伤肾,引起气化功能障碍,出现水肿,尿液异常。证之临床,上述病的早期,如在证候中出现咽喉明显充血,辨证属于热郁肺经者,尽管病种不同,均可采用银翘散为主方,微辛微苦,清开上焦,每可收到轻可去实之效。但在具体运用时,应注意到病邪传里,里热较盛,对兼痰阻等情况。随着病变不同配合相应的药物。如肺卫症状不明显,方中仅选银花、连翘、牛蒡、桔梗、杏仁等微辛微苦以清撤上热。里热重的,酌加栀、芩、板蓝根,甚则可加入连、柏等。痰阻的,可选用象贝、橘红、栝楼、郁金等。再随症选药如咳嗽选配前胡、百部等,心律失常选配丹参、茯苓、远志、枣仁、珍珠母等,肾炎则选配生苡仁、滑石、茯苓、泽泻、车前子等。盖肺主气,司治节,开泄上焦而侧重清里,则有利于肺气之通畅,使热郁之邪,从内外分解,上下分消,随之也改善了心与肾的功能活动。正如《素闻*阴阳应象大论》说:“其高者因而越之”,实具至理。
内火咽红——肝胃热痛当辨
肝阳易亢,胃气独盛,肝与胃为病均多火热证候。咽喉明显充血,在内火病变中,多见于肝与胃诸病,一般有火盛与郁热两类。从临床看,肝旺气盛,化火载气上逆而胸胁胀痛,胃火炽盛蒸浊上泛而舌苔浊腻等证,虽有明显脉证可稽,如脉弦大、心烦、口渴、舌红、尿赤等症状,但咽喉红赤灼痛,对于鉴别肝火与气滞或胃火与湿浊方面仍然是一个重要的佐证,可与其他脉证相合参。治疗时应着眼清泄,使火降气平,胀痛自除,热泄浊行,苔浊自化,不致拘泥于气滞,或湿浊方面,而漫用香燥行气止痛,或燥湿化浊。盖肝火常由气郁所化,又多与气滞同见;胃热每因湿蕴而生,又多与痰湿共处。肝脉布胁肋,胁痛多为肝病,若证见胁痛、气闷不舒、脉弦、苔薄,且有咽喉红赤者,则气滞本经,火郁于中。胃居中脘,脘痛多为胃病,若证见脘中胀痛,呕恶、脉滑、苔浊腻,且又咽喉红赤者,则湿浊外阻,热伏其间。此等证虽火热匿居,但往往为气滞或浊阻所蔽,证无可参,脉无可辨,唯有细察咽喉,红赤者即其本质,故能有助于认清证情,而为辨证上重要一环。
阴虚咽红——虚实错综可循
阴虚者,咽喉每多呈现慢性充血,色潮红娇嫩,伴有咽干症状。此症多与肾、肺、胃有关,肾主五液,火为阴虚之变,主病在肾。又因肺为水之上源,胃为津液之府,若肺胃阴伤,虚热上蒸于咽,也常可兼有这个症状。且久病累肾,肾阴亦必暗伤,故每见肺肾同病。若咽部红赤灼痛,而无外感形证的,其肾阴虚则一,而心肝之阳亢盛,为阴虚火亢之证。在心肾不交的遗精,失寐证中常可见到。及或肺痨后期见此,为水涸金消,俗称“烘烟囱”,病已不救。总之,咽喉慢性充血,阴虚是其基本病理,阴伤轻者,病在肺胃,阴伤已甚,则在于肾。多涉及心与肝。因此,在辨证时,可用以测知患者的素质,更重要的是,在诸虚证候中,用来测知阴气耗伤程度,作为鉴别诊断的指标。如遗精与多尿,既可见与肾阳不足,也可出现于肾阴亏虚,相火偏旺。证见咽喉潮红或红赤而痛,便可确诊为阴虚火旺,火动于内,精液不摄,治用滋阴降火,固摄肾精,不宜选用助阳温摄之剂。又如脘痛,既而痛甚,痛而喜按,纳而痛缓,体疲、脉弱等症,又出现咽喉充血,则此症不特胃气已虚,而且胃中之阴亦伤,是属络虚之病,治疗上只宜参芪草合乌梅白芍等为主,酸甘相合,益气生阴,以养胃络,切不可纯用甘温建中或香燥流气之剂。总而言之,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同时,还必须说明,咽喉充血,也不尽属于火热病变。若下极阴寒,真阳上越,在咽喉部也会呈现红赤如朱,应与阴虚火旺相区别。就内伤杂病说,真阳上越咽红的临床特点是:1.本病多由过用滋阴清利而致,欲以养阴,反而伤阴;2.咽红多突然发生;3.具有其他阴寒指证。故细心体察,不难分辨。
结语
观察咽喉充血,祖国医学早在《伤寒论*少阴病》里就有以咽痛为主证,辨证施治的论述。早年我在朱莘农业师的启发下,重视喉诊辨病,通过时间体验,对辩证上确有帮助。临床上,咽红不仅用于外感热郁肺经的辨治,而且对于内伤虚实不同病证亦有辅诊作用。实火咽红疼痛,以肝胃火热郁结者居多,虚火以肺肾阴虚为主,每兼心肝火旺之证。此外,还有真阳上越的咽红等,往往诸症错杂,凭此一症而明真伪,以判寒热。但是,应该认识到,这一局部征象,只能作为辨证的起点,不能孤立地对待。否则,就要产生胶柱鼓瑟、刻舟求剑的盲目性。

社区医师 发表于 2010-3-14 05:41:47

谢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喉诊与中医临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