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中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97|回复: 1

泽野遗珠矿物药

[复制链接]
飞毛腿 发表于 2009-8-17 17: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老的中药入药形式有三种,分别是植物药、动物药和矿物药。

现在临床上,植物药用得最多,动物药次之,矿物药则最少。也因此,中药才又被称之为本草。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现在很多人印象中,中药就是人参、黄芪、当归、甘草这样的植物药,以及燕窝、虎骨、鹿茸等动物药,但是对于许多曾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矿物药却记忆飘渺。于是,古老的矿物药就成了泽野的遗珠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件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

根据我国著名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教授的有关统计,从先秦时代的《本草经》至清代赵学敏的《本草纲目拾遗》,总共417种,可用的200种左右,但现代仍在临床上常用的就寥寥无几了。

矿物药在古代人的眼中是真正的毁誉参半。

我们先来说一说“毁”的方面。

长生不老是人类永远的梦想,历代帝王富甲四海,拥有天下,更是梦想江山永固,唯我独享。秦始皇统一六国,梦寐以求不老之药,派徐福率童男童女赴海外求仙药,奈何去而不返。汉武帝时代,求仙求药之举比之秦始皇更胜一筹,他们不仅重用方士,到处寻觅不死之仙药,而且兴师动众,直接动手炼丹炼金,企图找到长生不老之灵丹妙药,但服丹不死者未见,中毒致死的例子在历史文献中却不乏其人。如魏道武帝服寒食散而死(《魏书·本纪》);关于历史上十分有名的寒食散,余嘉锡先生曾有洋洋洒洒三万余字的考证,有兴趣者可以认真研读。鲁迅在其著名的演讲《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中,不但谈到了魏晋风度和何晏等人物,同时亦多处提到了由何晏大力倡导服用的药物“五石散”。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前代帝王前赴后继服食丹药而死,后代帝王依然执迷不悟。比如,唐宪宗、唐穆宗服食金丹而亡,唐武宗服方士之药以致喜怒失常而毙(《唐书·本纪》);明朝自朱元璋以降,诸帝几乎都崇尚方士,服丹成癖。统治者的好恶影响了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自汉武帝始,倚重方术,方士进宫主持方药,为效忠皇上,邀功挣宠,炼丹炼金因而成为此辈工作重心。这些内容必然反映到本草著作中来,所谓仙经与本草合糅也。方士之谬说,有的被沿袭,记载在之后的各种本草典籍中,更多的则理所当然在被明智的后代医家所摒弃了。所以唐代大医家被后人尊称为药王的孙思邈就说:遇此方,即须焚之,勿久留也!李时珍也多次斥责此类荒诞之说。

正因为矿物药数量不少,且其中有些药毒性大,用之不当会出问题,加上历史上的一些惨痛教训,故临床用得不多。流风所及,现在,在中医院校、中医院的教学、临床、科研中往往被人们冷落了。

李时珍《本草纲目》一书中共收录药物1092种,其中矿物药只占总药物数的14%。屈指数来,用于内科的矿物药不多,如临床中医师熟知的芒硝配大黄,可增强泻下作用;石膏配知母,可增强解热作用;滑石配甘草,可增强利水渗湿作用,等等。而外科、皮肤科外用的矿物药较多,如白降丹、红升丹、炉甘石洗剂、枯痔散、三品一条枪等,及复方扑粉、脚癣粉、硫黄软膏、白降汞软膏、冻疮膏、柳汞软膏,这些常用药的主要成分都是矿物。

我们经常说,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其实,矿物药本身就是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矿物药用之得当,疗效是不错的,有的甚至可以用效果神奇来形容。矿物药的相当一部分在古代本草学专著中被排列在“上品”中,可见在当时医家中的位置是很高,可以说“赫赫有名”,被置于“服之能使神仙不老”的崇高地位。《神农本草经》365味药中,有160味提及“神仙不老”,其中矿物药占相当一部分。例如:云母“久服轻身延年神仙”;玉泉“久服不老神仙”;朴硝“炼饵服之,轻身神仙”;石胆“久服增寿神仙”;太一禹粮“久服轻身神仙”;水银“久服神仙不死”;青芝、赤芝、黄芝、白芝、黑芝“久服轻身不老,延年神仙,等等,不一而足。

著名的中国科技史学者李约瑟的学生罗伯特·坦普尔(Robert﹒G﹒Temple)博士在其著作《中国:发现与发明的国度》中,就说到中国人关于“硝石、硫黄、木炭、汞、银、雄黄和砷的发明”。他提到的银是安神镇惊药,在《新修本草》中用“银屑”为药;他提到的砷,即砒石,首载于《开宝本草》,为治疟、催吐、疗疮药,有大毒。此外,现在最常用的炉甘石,是菱锌矿、水锌矿的锻淬品,主含碳酸锌,《本草品汇精要》(1505)中即有记载,至今仍被皮肤科作为收敛、杀菌、止痒的常用药。而作为财富标志的金,自古以来就作为安神、强壮之药。

因此,客观地说,炼制矿物药也大大促进了我国古代药物化学的发展。诸如:冶金与金属化学药物的发现;炼丹与无机合成化学药物的发现;升华法制备药物的发现;汞齐合金技术与本草化学药物制备的发现;本草药物有关理化鉴别方法的发现,等等。

譬如秋石,它是从人尿中提取的一种有机化合物。可以说,秋石的炼制技术是11世纪我国科技史上的一项伟大发明。“秋石”二字最早见于东汉道学家魏伯阳《周易参同契》。此书谓“淮南(王)炼秋石”。有注家认为“秋”即“西”,即“金”,“秋石”即“金丹”。汉唐以前秋石炼制有两派,一派是正统炼丹术,是用矿物药炼制的一种金丹;另一种是当时被看作旁门邪术的是用小便炼制秋石。

宋代沈括的《苏沈良方》记述了用小便炼制秋石的工艺流程,详细描述了阳炼法、阴炼法两种方法。其方法从现代科学意义上来看也是很了不起的。如“阳炼法”中用皂角汁的清汁(皂苷)作为沉淀剂,沉淀出人尿中的一种特殊物质(甾体激素)。古人能够聪明地选择这种特异性的反应,不经过无数次的实践,要取得成功是不可能的。沈括本人也服用过秋石,曰“时守宣城,亦大病逾年,族子急以书,劝予服此丹,云实再生人也”。可以推测秋石的主要功效是补益久病虚劳之症。

明代统治者崇尚道教房中术。有记载:诸佞倖进方最多……用秋石,取童男小遗去头尾,炼之,如解盐以进……士人亦多用之。

可见,当时秋石是作为壮阳补益药使用的,不但王公贵族用,一般知识阶层也用。这是医家炒作的结果。与当今媒体热炒某些保健品相仿佛。

清代,秋石应用更广泛,被作为跌打损伤、劳伤、厌食、儿童营养不良、妇科病的常用药。

秋石中含有激素,当无疑问。直至今日,仍有人广泛收集小便(并不限于童男子),从中提取药物。本书中收录的古人炼制秋石的方法,对如何获取地道药材应当是有启发的。

到了当今时代,秋石依然被作为防暑的一味佳品。对于患有急性肾小球肾炎的病人来说,是绝对不能进食普通的食盐的,而平常美味可口的饭菜一旦没有了食盐,吃饭近乎就变成了一种负担甚至刑罚。这个时候,秋石就可以作为普通食盐的替代品,又不增加患者的肾脏负担,同时又能保证病人的口味,实在是功劳不小。这也是矿物药对人类贡献的一个侧影。

在抗生素被广泛应用之前,国人在对付感染性疾病方面也不是束手无策的。我们手中的利器就是中医中药。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来源于矿物药。

解放前的皮外科大夫都有一句口头禅,那就是:手拿白降红升,走遍南北二京。所谓的白降和红升,就是赫赫有名的白降丹和红升丹,也是医家用来治疗疮疡脓毒的法宝。这两种外用药物的主要成分都是矿物药。

记得以前上大学时,在图书馆里读到一本书,书的作者就是一个中医外科大夫。在他行医的年代,骨髓炎依然还是西医非常难治的疾病,于是他就钻研古书,配制了一种外用的丹药,一开始他怕毒性太大而给病人带来严重的副作用,就在自己家的驴子腿上做实验。经过反复实验,最终大获成功。

这里还可以讲一个砒霜与白血病治疗的故事。

在美丽的北国冰城哈尔滨,有一位民间老中医治疗儿童白血病的效果似乎很好。于是慕名前往者众。但终于有一天,在吃了老中医给的药粉之后,一个孩子病情突然加重最后迅速死亡。孩子的父母就坚决不依不饶,最后有关部门对老中医的售出的药粉进行化验分析,发现里面的主要成分就是有着剧毒的矿物药砒霜。于是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对老中医进行了处理。

本来这件事情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关于砒霜可以治疗白血病的传闻就渐渐传开了。后来国内一些顶尖级的科学家就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最终证实,砒霜里的物质确实可以有效治疗M3型白血病,并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阐明了作用机理,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科学家本人也获得了崇高的荣誉,更重要的是,给这样的白血病病人带来了上苍的福音。

如果说,以上所举的例子多是与疾病的治疗有关,那么矿物药和我们的日常生活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代人对矿泉水可谓司空见惯。古人虽然不知道矿泉水的具体成分,但却知道中国数百处泉水的水质优劣,记载了他们的不同治疗作用或副作用。现在的矿泉水广告中也不乏这样的宣传介绍。

古人还了解温泉所含的矿物质各不相同,有硫磺泉、朱砂泉、礜石泉等的不同,然后指导患者入泉治疗疥癣风癫、杨梅疮等病。这我们现在的温泉洗浴治疗皮肤病有何等的相似。

如果说本草学是一个内涵巨大的宝藏,那么,其中的矿物药则是一具道道地地的富矿,只是过去被我们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有心人,必可从中开掘到令人眼前一亮的宝贝。
社区医师 发表于 2010-3-6 06: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医中药网

GMT+8, 2022-1-18 20:44 , Processed in 0.09782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www.zhzyw.com

Copyright © 2001-2021, zhzyw.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