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中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12|回复: 4

老中医医案新著出版

[复制链接]
yiping 发表于 2017-2-26 21: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iping 于 2017-2-28 14:48 编辑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新近出版了一部老中医医案:

本书作者曾师从施今墨、汪逢春二位医家,行医50余年,有丰富的临证经验。本书汇集了作者100多个医案,包括胃肠病、肝胆病、咳喘、心脑血管病、温病、心神疾病,以及皮肤科、眼科、妇科、儿科疾病等,辨证思路和遣方用药都颇有独到之处,且疗效良好,多数医案附有作者亲自撰写的按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yiping 发表于 2017-2-28 19: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医案的部分目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yiping 发表于 2017-3-6 17: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豆瓣”上对于《吴兆祥医案》的评论
                 
                            仁心仁术

     从《吴兆祥医案》中,不仅可以看到吴老先生精湛的医术,而且可以看到他高尚的医德。
   例如,《医案》83页,吴老先生诊治一位17岁的中学生,患了湿温重症,疑似伤寒。按《医案》记载,吴老先生在3周时间里为该患者看了“四诊”,然而,细读这一例《医案》,前三诊的处方都有“药味加减”,可见吴老先生实际为患者的诊治是远不止“四诊”的。而且,患者是疑似传染病人,不便到中医门诊来。可以想见,吴老先生当年很可能是去患者家中诊治的。经过3周治疗,这例重症病人痊愈了,令人由衷赞叹吴老的医术和医德。
    这样的例子在《吴兆祥医案》中还有许多。譬如111页,吴老自配儿科治鼻炎的药粉,免费送给需要的患者。
 楼主| yiping 发表于 2017-3-17 15: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父亲吴兆祥
  (《吴兆祥医案》代序,此为节选)
     
     每当春风抚慰着大地的时候,我便不由得怀念起我那在这美好季节里告别人世的父亲——一位走过五十年杏林春秋的老中医。在近半个世纪的行医生涯中,他为拯救病人而忘我地工作,不尚空谈,脚踏实地,体现了那个时代中医大夫的品格风范。

             师从施今墨、汪逢春二位名医   
    我的父亲吴兆祥,字子祯,1895年出生在河北沧州。我的爷爷曾开过一家小药铺,父亲从小在家中就受到过中医药氛围的熏染。然而,直到父亲37岁的时候,有幸投师于北京名医施今墨先生,才真正开始走上学医的道路。父亲30多岁时患了严重的头痛病,又被医生误治,使病情加重,后幸而求治于施今墨先生,施先生妙手回春,治好了父亲的病。父亲对施先生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深为钦佩,便有意要拜施先生为师。恰值施先生创办的华北国医学院招生,父亲就报考了这所学校。
    施今墨先生是中西医汇通的积极倡导者。在华北国医学院的四年学习期间,父亲不仅学习了中医学基础和临床各科,还学习了西医的病理、解剖等学科。在教学中,施今墨先生特别注重医理与实际相结合。学院附设诊所,施先生亲自应诊,并现场为学生讲解。当年侍诊于施师之侧,亲耳聆听施师教诲的情景,给父亲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
    1936年,父亲以优秀的成绩从华北国医学院毕业了。此后,父亲曾先后在北京、天津等地行医。为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医学造诣,父亲又进入了汪逢春先生办的医学讲习所,随汪逢春先生临诊实习数年。汪逢春先生与施今墨、萧龙友、孔伯华并称北京四大名医。我的父亲能够师从北京四大名医中的两位,可以说是很幸运的。此外,父亲还参加了上海名医恽铁樵先生的中医函授学校。对另一位沪上名医丁甘仁先生,父亲也很崇敬,经常阅读丁甘仁先生的医著。由于先后几次拜师,博采众家之长,使父亲的医术得到了长足的提高。

                 救死扶伤   鞠躬尽瘁   
    在建国初期,政府将在各药店坐堂的中医大夫们分配到各市、区属医院工作,我父亲被分配到北京同仁医院。
   当时,在同仁医院这样的综合医院的中医科,并不分内、外、妇、儿、五官、肿瘤等专科。中医大夫们是真正的全科医生,求诊的病人每天都络绎不绝。许多经西医治疗效果不好的病人,更是把康复的希望寄托在中医身上。父亲的诊务之繁重是可想而知的。繁忙的诊疗工作经常持续到下班时间仍不能结束,看着还在排队等候的病人,父亲从来不因为时间已晚而有丝毫的草率,总是认真细致地诊治,直到最后一位病人。在我的孩提时代,就曾深深地留下了这样的记忆:有好多次,我的母亲做好了晚饭,耐心地等待父亲下班回来,却很晚很晚了还不见父亲回来。母亲在焦急地等待,我也在焦急地等待。一直到听见父亲那稳重的脚步声进了院子,我们的心里才算塌实了。
    1974年,父亲离开了在同仁医院的工作岗位,回到家中开始了退休生活。然而,作为一位乐于奉献的老中医,我的父亲其实是退而不休。常常有街坊邻里或亲朋好友介绍的病人来家中求治,父亲都是一丝不苟地义务为他们诊治。后来,父亲与街道居委会办的“红医站”合作,在那里开设半天门诊。在“红医站”一间小小的平房里,父亲接诊了四面八方求治的患者。在那个年代,父亲看一个病人仅收入5分钱。尽管收入如此菲薄,年迈的父亲仍然是绞尽脑汁,为病人巧拟良方。除了诊脉开方之外,父亲还耐心嘱咐患者配合治疗的注意事项,介绍预防保健的知识。在退休后的日子里,父亲又治愈了很多疑难病证患者。我的父亲就是这样不为名利、不计报酬,只为解除患者的病痛,无怨无悔地奉献着自己的余生。

            读书学习是他终生的乐趣   
    学海无涯,医术无止境。父亲终生热爱着自己的医生职业,也终生为提高自己的医术而努力着。父亲能够妙手回春,成功地治愈许多疑难病证,除了恩师的教诲之外,亦是他刻苦学习研究中医药理论,在实践中不断摸索的结果。他下班回到家中,业余时间总是以读书看报为乐。许多书籍被常年反复翻阅,书页都破损了。直到古稀之年,父亲还自费订阅并经常研读中医杂志,从中了解中医药的进展情况,学习同道们的医疗经验。父亲晚年一直保持着看书学习的习惯,也是为了防止思维退化,以便在为患者诊病时有敏捷的头脑。父亲在看书的时候,还常常作些笔记和摘要,那工整清晰的一行行小字,真让人想不到是出自一位耄耋老人之手。我觉得,父亲终生保持这种勤勉的学习习惯,有一种内在的动力,那正是一个医生对自己职责的终生不渝的信守。

            养生之道:顺应自然,淡泊名利   
    我父亲在80岁高龄时才从工作岗位上退休,年近90岁时仍然能够为患者诊病。父亲的健康长寿,是得益于他顺应自然,淡泊名利的养生之道。
    从河北农村来到京城,父亲在繁华的都市生活了七、八十年,却一直保持着俭朴的生活习惯。我的记忆中,父亲的衣着总是俭朴而整洁。他上下班时穿制服,回家以后就换上中式的布衣。天长日久,衣服磨损了,洗得褪了颜色,父亲仍是那么爱惜地穿着。父亲还有个让家里的各种物品物尽其用的习惯。他从不轻易扔一点东西,像包药用过的纸都得要整整齐齐地压在椅垫下,随时可以取用。就连一小段绳子,也要捋顺了,放在专门的地方,以备不时之需。
    父亲多年来的饮食习惯,都是喜吃五谷杂粮。他终生遵循古人的“饮食自倍,肠胃乃伤”的养生名言,吃饭总是定时定量,且只吃七八分饱。直到耄耋之年,他的牙齿还保护得很好,经常和晚辈吃同样的饭食。我的母亲比父亲小十多岁,在生活上精心地照顾父亲,老两口相亲相爱,这也是父亲长寿的原因。
    父亲年轻时就喜爱体育运动,到了晚年,他仍然每天坚持散步。下班回来,还要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像买东西倒垃圾什么的。退休后,父亲时而一个人到北京郊区的香山、颐和园等处游览,在大自然中陶冶身心。  
    父亲能长寿,还得益于他善于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固守自己的精神追求。比如在文革中受到批判冲击时,他仍然保持着开朗的情绪,在治病救人的职守中找到精神的归宿和依托。
    父亲去世已经近30年了。他那曾经高大的身躯,那凝神定智禅精竭虑为患者治病的丰采,仍历历在目。父亲亲历了20世纪中医界的风风雨雨,他的一生,亦可映衬出百年中医发展史实的折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中华中医网

GMT+8, 2019-4-24 06:32 , Processed in 0.09495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