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中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92|回复: 0

陈中华的反中医言论和立场站不住脚(原创)

[复制链接]
溪流 发表于 2017-10-9 20: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一位反中医的大腕跳了出来 ,中美创新联合国际疑难病研究院和中外新创国际医药研究院院长陈中华公布了自己的反中医立场。

  (  现在每个人几乎都经历过健康体检,比如就业升学等等。这样庞大艰巨的任务都是由现代医学承担着。中医是没有能力担负起这样工作的。依靠中医望闻问切不可能交出健康与否的准确报告的。健康体检 中医不行,工伤劳动力鉴定,中医不行吗,病休诊断书,中医不行,伤病保险赔付,中医不行,法律凭据,中医不行!另外,公务员体检、新兵入伍体检拿一个中医“望闻问切”得出的结论也是好使的,中医院挍入学的学生体检也不是用“望闻问切”的。)

    中西医在人体保健与治疗方面各有长短,这几乎是医学界尽人皆知的事实,不能以一种技能的长处对比另一种技能的短处,武术、太极拳对人体的保健功能,不是广播操能达到的。体检西医是有长处,因为西医对人体有许多硬性的指标,达到或达不到一目了然。但是,现代人面临的亚健康状态,极大地危害了民族的水平,西医对此有什么好办法吗?陈院长只要是敢于承认事实,那么我要问:有许多人西医检查都能达标,但是他就是感觉自己很不健康,譬如说气虚,西医哪种检查能查出气虚这个症状呢?那个指标能鉴定患者“气虚”呢?没有,查不出来,但是,气虚这种症状在当今的亚健康人群中,普遍的存在着,有许多人气短乏力,精神萎靡,干不了一点重活,上个楼都心跳的不行,我请问陈院士,这是人体的正常状态吗?肯定不是!西医对此有什么检查手段和有效治疗方法吗?我认为没有,陈院长若认为有,敬请指点一二!

   其实不只是气虚这个症状,有许多疾病,处于发病的前期阶段,例如有些疾病如糖尿病导致肾病的前夕,腰痛、尿频,小便不利、精神萎靡,早就不同程度的存在着。如果早期见到肾虚的症状,及时的充实肾气,完全有可能避免肾病的发生。如能避免肾病发展到透析阶段,陈院长以为其意义大不大呢?

   也许陈院长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中医治疗肾病是无稽之谈,我举一个真实的例子,这个病人叫张杰,唐山市人,女,31岁。她产后患了糖尿病,接着又患了糖尿病肾病3期,西医告诉家属,没有办法了,只有等到肾病5期透析了,张杰三十出头,孩子还在哺乳,这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她几乎丧失生活的勇气,她找到了我,经过8个月的调理治疗,她的糖尿病肾病指标回到了1期(1、2期可逆,3、4、5期不可逆)西医也吃了一惊,高兴地告诉他,她的病问题不大了,打着胰岛素,一般工作都能胜任。她几乎是从死神那里逃了回来。我来质问陈院长,西医能治疗3期以上的糖尿病肾病吗,可否举出哪怕是一个治好的例子来反驳我!(这个病人手机号我有,谁不信可以手机号询问,病例也全部保存,可以查询)

   说起冠心病,心电图阳性率很低,冠脉造影是“金标准”,而做一次冠脉造影需要高额巨资,不是普通人能经常做的,这时去找中医,只要这个中医的脉诊功夫过硬,发现冠心病是很容易的事,提醒患者早做治疗,不必等到患者冠心病患者濒死再去坐支架,这是意义多么巨大的事,对人民的健康有着多么大的意义,为什么身份不寻常的陈院长硬要泼中医的污水,站在中医的对立面呢?

    我治疗过心肌梗下五个支架病情仍然继续发展,西医主张再下支架,患者自问:下到什么时候是个完呢,这样治下去行吗?他找到了我,服用中药五个月,彻底缓解了病情,不用下支架了。陈院长自己说,根据这样的病例,您还能说中医没用,是伪科学吗?(我有患者手机号码,可以查询)

   ( 让我们来看看中医到底怎样!中医中有一种药叫做人中黄,这是一种什么药材呢?通俗地说,就是用粪便沤过的甘草。而在没有引入现代医学前,其它很多污秽之物都象人中黄一样可以入药,不仅有人中黄还有人中白(尿液形成的污垢)、童子尿、耳屎、女人的月经、上吊绳子烧成的灰、锅底灰等等。这可不是哪个庸医瞎说的,这可是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的。)



   大家看这则新闻:

南京医生从粪便中提取有益菌治好严重便秘
   100毫升液体通过纤细的管子,缓缓地注入78岁老人的肠道中。一个月过去了,这些细菌在他的肠子里驻扎下来,痛苦了三年的便秘有了改善。 可是你知道吗?这些液体竟然是从粪便里提取出来含有治病菌的“药”。粪便能治病,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更让人感到新奇的是,在南京有4位女子提供便便还能赚钱,每100克大便就能提供给一个病人治病.



   西班牙研究人员用从婴儿粪便中提取的益生菌制作了一种香肠,并认为这种香肠有保健作用,而且“味道不错”。

  据澳大利亚《先驱太阳报》2011年06月17日报道,日本冈山实验室(Okayama Laboratory)的科学家Mitsuyuki Ikeda认为粪便是绝好的蛋白质来源,其提取物可以和牛排酱料混合起来,进而成为制作汉堡的原材料。

众所周知,益生菌是一个好东西。很多家长不管孩子是不爱吃饭、积食,还是腹泻、便秘,甚至体弱多病,都会为其补充益生菌.

西医已经发现了人体大便中含有对人体有益的菌体等等,并用来治疗疾病。

具体到尿液如童子尿,大家看下则新闻:南昌部分学校在厕所收集“童子尿”后卖给药厂

连日来,江西南昌市新建县和湾里区的一些家长纷纷向记者反映,称县城不少中小学校的厕所内突然摆满了红色的塑料桶。记者调查后发现,有专门人员用这些塑料桶收集男孩子的尿液,稍加提炼后卖给生化医药公司提炼尿激酶。专家回应,尿液的确可以制药,但需注意收集方法和提炼工艺的安全。
记者找到了南昌市万华生化制品有限公司,这里的业务员介绍说,在一些县城里面会有一些专门从事收集尿液的小公司,他们将尿液收集完后稍作加工,就会送到像他们这种大型的生化医药公司来提炼尿激酶。之所以在学校里出现收集的情况,主要是因为学校的孩子们身体相对健康,尿液的质量要比在公共厕所收集强。而尿激酶是用来做溶栓治疗的常用药物,可以说是变废为宝。“现在市面上的药价比较贵,如果上游产业收集成本较低,作为产业链下游的他们成本就不会太高,出厂的药价自然也会便宜。”厂方认为此举值得提倡。
记者从医学专家那里了解到,尿激酶的确是治疗心血管等疾病的药物,能够用于治疗脑血栓形成、急性心肌梗死等新鲜血栓栓塞性疾病。
西医已经发现了大便与尿液对人体的有益成分,甚至在提取和应用治疗疾病,而在陈院长眼里,这些污秽不堪的东西都可以成为否定和取笑中医的“笑料”。作为一个国际医学院长,西医用粪便与尿治病时是“科学与进步”,中医古代使用就是愚昧与落后,明显的双重标准,不值得网民质疑和发笑吗?您就是以这种孩童般的眼光和逻辑思维评定一种事物吗?您的做法只能用这句话概括,-----自打耳光!或者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医千年以前就发现了大便和尿液中有对人体疾病有治疗作用的成分,这只能体现了中医的伟大。当然,随着时代发展,中医应用的时候也应该从卫生的角度改进一下,这正是中医走入现代化的应该迈出的“脚步”,而陈院长以此为反中医的炮弹,作为取笑中医的“资料”,显示了这位院长在医学上的浅薄和无知,虽然他头顶的帽子那么大,愚之见,帽子越大越丢人!

( 上面的那些用药如果看作中医的糟粕,还可以纠正,那么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就不是那么容易纠正了。中医经典中说:心主神明,肝主思虑,胆主决断。意思就是说思考的器官是不是脑,而是分布在心、肝、胆上。尤其,把评价一个人是否决断果敢的依据放在了“胆”上。如此说来,做胆囊切除手术的人一定会优柔寡断、胆小如鼠了! 这玩笑开大了,连思考的器官都搞错了,这可是原则性的根本错误。那么,一套理论体系的根基支柱都是靠不住的,这一整套理论的荒谬也就也就可想而知了。)

陈院长这套评论,只能认为他对中医的认识属于“棒槌”,一窍不通,两千年前,当人类对脑功能的认识还是空白的时候,中医深刻的把脑功能分属于五脏功能的一部分,并且用万千患者的治病实践证明其正确性。心主神明是正确的,临床常见神经衰弱的病人表现为心血不足,心阴不足的病人的征象,而补心血滋心阴能肯定的减轻和扭转病情,使病人逐步恢复,失眠、紧张、焦虑、胡思乱想都会好转。

我治疗一个唐山交警五队的警员才xx,38岁,其人心悸,紧张、焦虑、失眠,头晕,在唐山中医医院治疗无效,去了北京301医院,西医服用无效,挂号大师级名中医,服用了方子仍然无效,后经唐山交警五队副队长部xx介绍找我诊治,我摸脉,发现脉细数,这是心阴虚,而且脉象还显示他脑动脉供血不足,用补心阴、活血化瘀的方法,18剂药完全治愈,症状完全消失。我看了301医院中医大师开的方子,居然是按“心痹”来治。令我付之一笑。这个交警送给我一面锦旗表示谢意。我有他的电话手机,可以采访咨询的,陈院长这类“中医盲”不信可以索要手机号打电话问询。

湖北籍的唐山武警战士徐xx,从小时记事时就头痛,上小学中学都未停止,参军后仍旧发作,西医检查为血管性头痛,吃布洛芬、芬必得类止痛药吃得同时又患了胃溃疡。他回湖北老家探亲,在大客车上遇到几位去我的诊所的患者,听了他们的介绍,也随着他们一同来我的诊所。我摸了他的脉,发现肝胆火旺,给他用了(当归芦荟汤)6剂,从家乡回来他先来到我的诊所,告诉我服用第二剂药头痛就大大减轻,现在觉得好多了,我又给他开了6剂巩固疗效。他说中医真伟大,十几剂药基本治愈了二十几年的头痛。他也留下了手机号码供大家查询。

尊敬的院长大人,看了以上的例子,您还能说脑功能的疾病与中医脏腑功能的心、肝胆没有任何关系吗?您不懂这些,一是由于您知识面的狭隘(虽然您头顶院长头衔),二是您根深蹄固的西方文化中心论作怪。铁的事实胜于雄辩,除非您把头钻入沙丘。学鸵鸟的本事。

关于吴女士诊脉的问题,我不做过多评议,只讲最近我经历的一个病例:有一位马女士领着她的妹妹和妹夫找我来看病,我给她妹妹摸脉,约莫3分钟,我问:“最近月经停了吧?”,回答“是的”,我说“做试纸了没有?应该是阳性。回答“做了,是阳性。”然后妹妹问:“您看是男还是女呢?”,我回答:“现在没有必要讨论是男还是女问题。”妹妹问“为什么?”

    我说:“尺脉死气沉沉,我估计通往胎儿的血流营养切断了,胎儿面临是死还是活的问题。这时谈孩子的性别有什么意义?”

    这时她妹妹瞪着眼睛看着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我,我一看纸上写着“胎心音没有,胎芽停止生长”,建议手术。马女士旁边说“大伯脉摸得太准了。做完手术,我们要找您来治疗。”



陈院长为反中医引经据典,例举了“鲁迅、梁启超、陈独秀、郭沫若、严复”等等,历史上的许多名家对中医的否定态度,作为他反对中医的佐证,似乎名家的态度,就可以宣判中医的“死刑”。说实话我看到您这一段“引用”名家名言为自己的理论佐证的时候,真想哈哈大笑!因为国际著名的“医学家”,居然是个“逻辑盲”,逻辑论辩有一条忌讳的“铁律”,就是“以人为证|”,用某某名家的话来证明自己正确。名家的话就是不可辩驳的“压倒性真理’。

逻辑学认为,“以人为据”常常表现为“以权威为据”。有些人不依靠理论材料和经验事实来证明自己的论题,而把“权威”的大名拿来充当论据。这是一种迷信。欧洲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家就经常用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权威来作为挡箭牌。

没有什么人说的话是百分之百的“真理”,这世界没有神仙和救世主。任何人都可能犯错误!所以“以人为据”是完全彻底的错误。不值得再费吐沫!

鲁迅曾表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认为促使书面语和口语一致的关键是实行汉字拼音化。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也说“汉字必须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如今的中国语言界哪些人认为这些话是“真理”呢?

尊敬的陈院长,我似乎听到你院长椅子咯吱咯吱的声音,应该加几个铆钉了吧?或等着别人把你从椅子上拉下来似乎更不光彩。因为某些伟人不过是对中医说了几句“错话”,而您的反中医文章,通篇都属于“胡说八道”之类,事情关乎到五千年最伟大的文明的传承问题。辛亏您没混到“伟人”份上,危害还不至于太大,否则还真是: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陈院长对于他不懂的科技领域,实在属于英语ABC的水平,不懂就应该“闭嘴”,偏要“夸夸其谈”,没事专门给大家制造笑料。咿咿呀呀的当起“主角”。不觉得滑稽吗?

您要是不服,可以找个论坛做辩论场,我来PK您,假如我输了,我不再反对您的主张,从此黄鹤一去。您要是输了,从此不许再对中医说三道四、信口胡言。您看怎么样?公平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中华中医网

GMT+8, 2019-2-24 04:47 , Processed in 0.07168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