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中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14|回复: 0

邱志济论疫病防治22篇(续)

[复制链接]
18908228027 发表于 2020-3-7 06: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六论  姜蒜葱椒是截断疫毒的法宝
中医防疫原本是简、便、廉、验之路
中医文化是经验上升为理论,才是“技进乎道”的数千年不老的“童身”。老祖宗五千年过来的治疫之路,既符合国家和百姓利益,又能速控疫情,患疫者不留下任何后遗症。繁杂的西方防疫治疫之法,是劳命伤财的,昔日“非典”初起的教训、国人历历在目。
在武汉,中医药国家援鄂先遗队仝院士队和广东张忠德队,尤其是广州中医药大学温敏勇队的领队诸君,是“非典”当年,邓老亲炙的创“零死亡”的老队员带队,中医人治疫捷报频传、喜讯连连的时刻,国人必须惊醒,反思有否遵邓小平同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说,走中医的简、便、廉、验之路。
笔者再论老祖宗用姜、蒜、葱、椒、防疫治疫,有理、有据,请看“治疫第13~14论”,所述事实即会明白。
近一月来,笔者用简方,微信远程治愈多例省内外粉丝和宗族亲友的发烧、头晕、乏力、纳差、咳嗽、便结、咽痛或胃冷恶心等疑似疫症,故再将简、便、廉、验、之典型案例与诸君一起分享。
姜、蒜、葱、椒有单独使用和合并中成药使用,今举简单辨证法应用实例:友人重庆郑某,41岁,素有脾胃宿疾,2020年1月24日,突感鼻塞、头晕、咽痛,乏力、胸闷、脘痞、胃冷恶心,大便二日未去,测体温37.8度,舌苔,微信照片见:白腻不厚,辨证属寒湿疫气流感初起,当散寒护阳、辟秽、宜通、退热。微信处方:生大蒜子6枚(约10~12克)去皮切薄片,老生姜10克,切薄片,小葱白连须1寸长3枚切短,红糖1匙约8~10克,共放中号有盖口杯,滚开水冲泡半杯,闷5分钟连渣分2次吃,患者当天服完1剂即头痛消失,晩上大便通畅,热退,次日早起,诸症消失八九,第2天中午再服原方一剂,诸证消失。
必须阐明的是,第一次处方时,医嘱:第一天要求三餐,大米热粥为主,菜只可吃:生菜肴方:微辣长的生青椒(必须有微辣,不是灯笼椒)50克左右、合连皮生胡萝卜30~50克共剁细,分3餐佐膳,无糖尿病宿疾者,可放红糖6克左右调味。(天气冷,餐时稍隔水蒸热吃,不可蒸熟)。加减法:如舌苔中后见厚苔,不论白厚或黄厚,体温在38.5以下者均用中成药:“防风通圣丸”六克装,次1包,日2~3包,先吃,或跟吃,提速表里双解之效,立见奇效(其机理参阅1论)。不论是疑似症,或确诊“新冠肺炎”初起,多药到症除。关键在于疫病初起即用,这也叫中医治未病。又谓截断“疫毒”之法。如动即输液、打针、消炎、抗病毒西药先行,即引邪入里,壅阻气机,致肺胃不降。出现疑似湿热的证状,故有人认为部份患者是“湿热”疫病,其实是假象。和动即清热解毒中药,不首辨阴阳的“门外中医”无异。笔者自2020年1月22日至今,用微信处方义诊,治疗远程的粉丝、宗族、亲友35人,(有全国多地)均一剂知,二剂效。当然对那些误治多日,加上心态不好已转重症者,请参阅“治疫22论各篇”即得简单答案。
按:治疫千万不要受西医病名所囿,“新冠肺炎”是西方疫病的病名,给西方人牵着鼻子走,难免有“数典忘祖”之嫌。邓老指出:“中医学的基楚理论是黑箱论,黑箱论是中医学的方法论,……你看張仲景没有解剖病人和死人,但是他就知道脾脏有免疫功能……,‘四季脾旺不受邪’……,这不就是免疫功能吗?但西医认为脾是没用的,把脾切掉无所谓”。
蒲辅周大师治愈163个乙脑病人而无后遗症,靠的是仲圣黑箱论——辩证施治。邓老昔日治“非典”创“零死亡”、“零转院”、“零感染”、“零后遗症”,靠的也是仲景“黑箱论”——辩证施治。今天我们治“新冠肺炎”更应靠仲圣“黑箱论”——辨证施治的中医智慧,指导防和治。
你看西方的防疫和治疫,均千篇一律的所谓“科学的防治”。只有“疫苗”和抗病毒西药救命,但事实与他们的救命“疫苗”相勃,原因是他们没有仲圣传人的智慧,故有西方一次疫病流行,枉死者千万人之恐吓。邓老指出“什么叫现代化呢?就是病人花很少的钱,付出很少的痛苦,把他的病治好了”。这就是邓老一贯强调走简、便、廉、验之路的初衷。
十七论  古今简、便、廉、验防疫治疫验方
古今,槟榔、姜、蒜、葱、醋防疫治疫
清代大医家赵学敏集民间“铃医”之贤者髙招,不私所得、精心雅正,著成《串雅全书》济世,其初衷是“医家本期于济世,不可存贪得之心”,此乃吾辈之楷模。《中国中医药报》转载《光明日报》“这个民族的中医”一文,是知名作家导演张曼菱的大作,她和中医之缘,读来既生动有趣,又引人思考。故借此,顺便提及岐黄之道本与西方商业性医学有不同境界。邓老一再指出:“解决人民健康和医疗费用过高的问题……必须按中医自身的发展规律,沿着验、便、廉的方向发展,千万不能走西方复杂化、高消费的道路”。古有单方、验方治疫,取效之真,历代传颂。亦是古今良医的实践升华,这是铁的事实,古人能战胜史上321次大疫,单验方曾经效用数千年,今天非但没有过时,而是道经千载更辉煌,亦是防疫治疫的简、便、廉、验之路。只是今天“老人不讲古,后生会失谱”,在当下疫情未平之际,尤其是企业工厂全面复工的时侯,古方验方应该会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望有识者大胆使用。
①、槟榔防疫治疫:南朝大医家陶弘景《名医别录》指出:“吃槟榔的风气,由来很久”,《鹤林玉露》“岭南人以槟榔代茶御瘴(瘴气即疫气),其功有四:一曰醒能使人醉,二曰醉能使人醒,三曰饥能使之饱,四曰饱能使人饥。清末时,尚有含槟榔的习惯,人人皆有槟榔荷包,随时取嚼……吃槟榔可除口臭”,宋·黄庭坚觅槟榔诗云:“蛮烟雨里红千树,逐水排痰肘后方,莫笑忍饥穷县令,烦君一斛寄槟榔”。槟榔:消谷逐水、除痰澼、宣利五脏六腑壅滞、生捣末服、利水谷道,健脾调中,除烦破结。是《温疫论》(明末清初1643年)治疫大家吴又可名著中,《达原飲》名方的君药,此方辟秽、除瘴、能消能磨、除伏邪、疏通三焦,后世尝用至今。
笔者曾用槟榔一味,药店打粉,或用家用破壁粉碎机打粉,每天10克,老生姜5~10克,切薄片,小葱白连须1寸多长,2~3枚切短,食用陈醋(瓶装)1匙,红糖1匙约6克,共放中号有盖瓷口杯,冲开水半杯多,用小铝锅隔水蒸炖5~6分钟,分2~3次搅勻连渣温服,治流感疫病高发季节,众多中老年人,均取速效。对流感初起,发热、头痛(痛无间歇为外感)、咳嗽、胸闷、乏力、舌苔白腻,大便一天未解者,多1剂知,2~3天效。但已经输液抗病毒西药、或清热解毒,苦寒性感冒冲剂不效者,且大便几天不爽或不通,舌苔中后厚苔者,嘱其跟服“防风通圣丸”六克装次1包,日2包。亦能1剂知,2~3剂效。今阐释槟榔治疫防疫之实用,意在有助于国人增加思路。
②、大蒜子治疫防疫验方:大蒜子10~12克,去皮切薄片,生姜5~10克切薄片(生姜量随耐辣度定),瓶装陈醋20克(一小勺),红糖10克,共放中号有盖瓷口杯,滚开水冲泡七到八分量,闷5分钟,分3~5次连渣吃,此方古人在流感等疫病高发期,可防可治。大蒜子、生姜、陈醋、红糖合方,有辛甘化阳、酸甘化阴、扶正解毒、温中散寒、止咳止痛、抗病毒散寒邪的作用,其防疫治疫之妙,只有用传统中医的理论,才能阐释,是西方蛋白质王朝和西方的所谓现代医学不能解析的中华文化之妙。方中大蒜、生姜之愈病机理已在(14论)中阐释,不再重复。
醋分香醋、白醋、酒醋、熏醋、苦酒、米醋、食用醋等,这里指的是后2种。醋之性味:温、苦、酸,(故不适用儿童和幼儿),醋有活血散瘀、消食化积、解毒防疫之功效,醋可预防流感,促进胃的消化功能,增强体力和免疫力,醋和大蒜相伍,更增其抗病毒,杀菌防疫的功效,醋还有降血压,防治动脉硬化,抗衰老的作用,且价廉易得。
③、笔者历年在流感高发的季节,嘱家族亲友和各地粉丝单用连皮胡萝卜,切成2寸长片,500克,红糖50克,瓶装食用米醋1瓶,共浸泡在大口陶瓷锅里,2小时即可食用,每日吃2到3次,次服10~15克左右,亦能预防流感高发期的阴霾、病毒侵入人体,其机理是:胡萝卜营养价值极高,有土人参之称,它能健脾化滞去湿、抗炎抗病毒、抗过敏(变态反应)、抗癌、强心降压、还有润燥明目的功能,但胡萝卜不宜和白萝卜、人参、西洋参、及酒类同食。
吾医之简、便、廉、验效验方,散失于民间者众矣,吾辈当效仲圣之志,勤求古训、博采众方,集山野之萃,收百家之长,使吾医发揚之光大。防疫治疫的单方、验方,能治未病,能截断疫毒深入气、血、三焦、脏腑。邓老指出:“中医提倡治未病,……包含了免疫防病……”。
十八论  论救治疫症呼吸衰竭重危症
升陷汤合丹参飲是救治重危症的效方
疫症呼吸衰竭症的救治,应当学習老一辈临床大家李可老的经验。李老救治呼吸衰竭危症方“升陷汤合丹参飲加味”是有效挽救呼吸衰竭症的良方。李老指出:“病机是大气下陷,夹痰夹瘀”,但据笔者近十多年所遇“呼吸衰竭症”中,有化验单者,有胸腔积液者,也有结核性胸膜炎者,其病理改变相似于疫症。有渗出性病变,笔者在2006年读李老赠书《李可危急重症经验专辑》,多年临床仿用,就原方稍于加减,均收佳效。方由:生黄芪、山萸肉、丹参、各30克,柴胡、升麻、桔梗、各6克,砂仁6克、白檀香6克(砂仁、檀香共打粉,分3次搅药汁中喝)、红参片、知母、各10~15克。每剂加水中号口杯2杯,水开后文火煎取0.8杯去渣,分2~3次吃,1小时一次。后受成都民间中医学者的启发,加云南白药(散剂4克装)日2克,分3次吃,疗效大大提高,治疗多例大气下陷或胸腔积液引起的呼吸衰竭证均收佳效。主证为:呼吸极度困难,似乎气息将停,危在顷刻,恐惧非常。气不能上达,动则喘、汗、心悸、发热、胸痛、胸透有渗出性病变或胸腔积液,经给氧、抗炎、激素、丙球、等治疗不能控制。
按:此方有培土生金、化瘀消炎、止血防渗、升举中气之妙。中气乃元气所生,呼吸衰竭症,因元气衰弱,后天之本失用,致中气下陷,一气周流受阻,枢机不转,故升陷汤轻轻一提,圆运动即恢复如常。多一剂知,2~3剂即转危为安,善后改方中成药“附子理中丸”早、中饭前吃(说明书量),“香砂六君丸”晚飯前吃(说明书量)。
“升陷汤”其愈病机理:升陷汤是大医家张锡纯名方,锡纯创方之意,以黄芪为主者,因黄芪既能补气,又能升提中气,且其质轻松,中含氧气,与胸中大气有同气相求之妙用,惟其性稍热,故以知母之凉润济之;柴胡为少阳之药,能引大气之陷自左上升;升麻为阳明之药,能引大气之陷者自右降中速升;桔梗为药中之舟楫,能载诸药之力上达胸中,故用之为向导也;因气陷者为虚极,加人参以培元气之本;加山萸肉收敛元气以防气之涣散也。李可老妙合《时方歌括》之“丹参飲”之意,乃《本草钢目》谓丹参:“能破宿血,补新血……调经脉。其功同四物”。《本经逢原》谓“止烦滿益气,瘀积去而烦满愈,正气复也”。方中砂仁:辛温而柔,理气化凝,化精输精,由上引下、由下而上、由内而外、由外而内,更能促精气和元气复合五脏。白檀香理气和胃,治心腹疼痛,胸隔不舒。李东垣指出:“檀香能调气而清香,引芳香之物上行至极高之处,引脾气上升、进食”;尤其是“云南白药,大有速止肺炎、肺结核、渗出性病变的良效、速平咳嗽、胸痛、潮热、喘汗、咯血等证状。这和笔者昔日用“云南白药”配合中药治愈肺结核多例的机理颇为合拍。此方阐析之的,愿能对亲赴一线的同仁解难析疑增添思路。
后按:新冠肺炎属中医外感热病范围,毕竟外感病属轻浅之“症”,绝对不是病,要说病,乃是患者本有宿疾老毛病,君不见对证中药治疗仅几天就能出院。令患者心有余悸的,是制造恐吓的西方妖风,中医治愈绝对沒有后遗症,愈后只要加强运动,增强免疫力,不吃垃圾食品,就不用再吃中药了。慎防不法商人乘机获利。(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医中药网

GMT+8, 2021-10-20 08:18 , Processed in 0.09086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www.zhzyw.com

Copyright © 2001-2021, zhzyw.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